我把验尸伞收了,开始验尸,死者年龄约为二十五岁左右,从瞳孔混乱度和尸僵程度判断,死亡时间大约为十二小时。

死因和上一起案件一样,是从后面被勒死的,凶手手法极其熟练、冷静,我毫不怀疑是同一人所为。

死者身上的伤虽然惨不忍睹,由于从高空落下,身上有多处骨折,脊椎也摔断了,但有用的线索却不多,孙冰心指着死者腹部的字说道:“这个能瞧出笔迹来吗?”

我摇摇头:“看不出来吧,拿刀刻的,和握笔写字完全不一样。”

孙冰心指着一个笔画道:“你瞧这个钩弯曲的方向,和其它人有点不一样,多少还是有点个人特色的。”

我点头,但我觉得这个意义不大,笔迹和指纹一样,没有参照对象的时候是没意义的,但它可以当作以后的呈堂证供。

我用洞幽之瞳察看死者的皮肤上的创面,和上一桩案件相同,凶手是一个左撇子。

我还注意到除了细小的摩擦之外,腰部还有一道勒痕,看着像皮带,上面有梅花点状的花纹。而且这条‘皮带’还延伸出一部分,从两腿之间穿过,似乎是一种奇怪的内裤。

我不禁好奇,问道:“有这种内裤吗?”

孙冰心摇头:“我可没穿过!”

我想问问黄小桃,发现她不见了,旁边的人告诉我,黄小桃寻找证人去了。

孙冰心掰开死者的嘴去检查,我盯着死者的皮肤发呆,之前我认为凶手拿麻袋装过死者,因为能在身上摩擦出一道道痕迹的衣物我认为是不存在的,就算光着身子穿毛衣也不会摩擦成这样。

可是这里存在一个疑点,死者身上的摩擦痕太均匀了,如果是被放在麻袋里面,肯定是后背受到的摩擦大于前胸,但死者身上,前后摩擦的痕迹差不多。

“宋阳哥哥,快瞧这个!”

孙冰心慢慢从死者口中掏出一个红色的东西,原来是一个玫瑰花苞,保存竟然相当完好。她神情错愕地打量了一下,我接过她的镊子,对着花苞嗅了嗅,只是一个普通的花苞。

孙冰心将其收进证物袋,我俩继续验,死者嘴里似乎有严重的口腔溃疡,仔细一看发现与溃疡的形式有点不同,像是硬物造成的口腔粘膜破损。

死亡十二小时的死者,胃里的细菌正在分解内脏,即便口中残留着淡淡的玫瑰花香,也掩盖不了内脏里散发出的腐-败气味。要不是我早就习惯了这种气味,也不会从中分辨出一丝不对劲。

我仔细嗅了嗅,问道:“什么味道?你闻到了吗?”

孙冰心皱着眉头闻了闻:“尿骚味!”

我把死者的嘴合拢,在死者脸上、颈部嗅闻,依稀嗅到一丝尿臭味,孙冰心惊诧地说道:“死者生前被虐待过!”

我沉吟着道:“是的,但是是死者主动的,而且她很享受。”

“什么?”众人一阵惊愕。

我解释说,死者身上的种种反常表示,她是一个虐恋爱好者,她生前应该在嘴里被塞过球状的物体,还喝过尿,并且全身"chiluo"地穿一种制地粗糙的紧身衣。这种衣服往往会露出敏感部位供人挑逗,她的腰上应该系了一根很紧的皮带,在下面塞了一根假玩意。

孙冰心说道:“这样的话,凶手就是施虐的一方喽?”

我摇头:“不一定!但找到那个人一定能提供不少证据。”

我继续检查死者的下-体,死者的阴-道向外翻着,毛发上粘着一些凝固的分泌物,我从怀里掏出一个鼻烟壶,从里面倒了一点白色的粉末在手上,对着死者的大腿一吹。

粉末落在上面,立即有一大片区域变成紫色,然后又迅速消失,众人一阵惊讶。

“秦妇灰?”宋鹤亭惊诧道。

“没错!”我答道。

秦妇灰是《洗冤集录真本》中用来查验奸-情的东西,是拿蟾蜍的皮腺和木香薷叶磨出的一种粉末,对阴-道分泌物会有反应,我是为了这个案子特意准备的。

从秦妇灰的反应过,死者流过一大片分泌物,应该是生前插入异物造成的。接近阴-道附近却没有反应,那上面看似分泌物的东西其实是淋巴液,也就是说,死者也被奸过尸。

我用镊子分开阴-道看了一下,发现阴-道内壁有一些破损,是死后造成的,凶手真是重口味!

我仍然想不明白,凶手采取了哪种体位,虽然这可能不太重要,但不弄明白我就是不舒服。

这时黄小桃进来,问道:“宋阳,验完了吗?我们发现一些线索。”

我拍拍手:“验完了,尸体带回去吧!”

出门的时候,我小声问黄小桃,这次干嘛要故意回避,黄小桃耸着肩膀说道:“最近不是太想看这种女性被虐待的验尸现场,我怕自己变成性冷淡。”

她的回答让我一惊,我自己神经大条,完全没有这种意识。

黄小桃找到了目击证人,是两名酒店工作人员,由于酒店管理比较严格,员工想过烟瘾的时候就跑到监控的死角。傍晚五点左右,两名员工跑到顶楼抽烟,突然发现边缘外面有什么东西晃来晃去的,定睛一看竟然是个女人被吊着双手挂在那里!

两人自然是吓坏了,也不知道对方是死是活,想把女人拽上来。没想到一碰绳子,绳结竟然自动滑落,女人就笔直地掉下去,砸在一辆车上。

两人以为自己害死了人,吓得不轻,所以当黄小桃把酒店所有人集中起来询问的时候,一开始矢口否认,但黄小桃经验丰富,一眼就瞧出他们在撒谎。

我觉得没必要特意去见一下目击证人,他们不可能是凶手,就问黄小桃还有什么发现,她答道:“监控录相好像拍下了凶手!”

这个我可太有兴趣了,立即叫道:“去看看!”

我们来到监控室,王援朝已经赶到,他调出一段录相。画面里,一个穿着工装裙的女人从走廊经过,突然扶着墙直不起腰来,停了好一会才慢慢往前挪步。

又走了一段,女人又重复了下这个动作,这时从画面另一端出现一个男人的背影,双手插在口袋里,女人回头看了一眼男人。

在另一组监控里,拍到两人一起上楼,这组画面拍到了男人的脸,看上去四十来岁,塌鼻子,厚嘴唇,身材有点胖。

黄小桃问道:“你瞧死者歪歪扭扭的样子,凶手是不是对她下了麻醉药?”

我笑道:“你弄错了,这人不太可能是凶手,顶多是个遥控玩具爱好者。”

“遥控玩具?”黄小桃瞪大眼睛。

我解释说,死者和这男人是来玩虐恋的,她下面应该插了一个遥控的震动器,男人的手放在口袋里,很可能是握着一个遥控器。

我对s-m了解不多,听说玩s-m的人就喜欢穿着拘束衣,塞着震动器,外面披上正常的衣服跑到人多的地方去玩各种play,那种暴露的风险会大大刺激他们的生理快感。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