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罢黄小桃的脸颊抽搐着,说道:“我等凡人实在理解不了这种‘雅趣’!”

我们接着看监控,目前只找到了三段,还有一段是受害者独自进了电梯,似乎是往顶楼走了。酒店里进进出出许多人,如果凶手在行凶前并没有和死者在一起,那就只能逐一排查,这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劳动,我让一起来的其它警员把今天的监控全部拷贝走。

这三段录相也提供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我们通过上面的房间号确认,死者应该住在三楼西侧的一排房间里。在前台的电脑一查询果然找到了,死者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开的房,她名叫李兰兰,登记的是一间双人房。

我和黄小桃去了那个房间,打开一看,屋里床铺凌乱,垃圾桶里扔着使用过的安全套。我们在地上找到了一个袋子,里面放着一些拘束皮衣、皮鞭、蜡烛什么的,其中包括在尸体上面留下痕迹的几件道具。

“看来没错了!”黄小桃说道。

我扫了一眼说道:“男人应该跑了,地上还扔着一只男式袜子,这些‘玩具’也没带走,说明走得很慌乱,极有可能他在目击证人之前就知道死者死了,怕扯上干系才跑掉的。”

这对男女来这里玩虐恋,然后凶手把死者骗到天台杀害,用神风结吊在天台边缘。他知道第一个发现的人肯定会去碰绳子,尸体便会从高空坠落,掉到全市最繁华的街道,引起社会恐慌!

我走到窗户边朝外看,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下面的交通也已经恢复,我望着小县城的万家灯火,心想凶手当时会不会在某一扇窗户后面,像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看着街头的骚乱、人群的惊慌,收获一种巨大的犯罪满足感!

此人的变态已经病入膏肓,犯罪对他来说是食粮、是空气,是不可替代的必须品,他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野兽,在城市中游走,寻找猎物。

黄小桃走到我身后,问我在想什么,我问道:“你知道那幅著名的照片——最美的自杀吗?”

黄小桃回答:“知道,那张照片让我觉得不太舒服,因为它本质上是一起非自然死亡案件,却被人说成美丽的、优雅的,就好像在鼓励自杀似的。”

那张照片是1947年,一个女孩从帝国大厦上纵身跃下,摔进一辆别克轿车里,整个车身扭曲变形。女孩神态安祥,手捧一束花,恰巧被路过的摄影师拍下来,在新闻界引起了一阵轰动。

我倒不想评价照片本身的意义,直接说道:“尸体身上最多余的东西就是嘴里的玫瑰花苞,那东西毫无疑问是凶手塞进去的,我觉得凶手很可能在‘致敬’这张照片,玫瑰对他而言是画龙点睛之笔,让整个案件得到了‘艺术’的升华。”

黄小桃摇头:“真是个变态,这对破案有帮助吗?”

我说道:“我在想,凶手此刻在做什么,在某个房间里对着现场的照片兴奋地打飞机?或者刷着微博期待地看着人们的反应,或者在反复查看这张要致敬的照片。”

黄小桃笑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他近期一定会搜索这张照片。”

我点头,立即给老幺打电话,这段时间我没怎么联系他,听到我的声音他特别激动,连珠炮似地说道:“死鬼,你这段时间死哪去了,也不知道发个信息!怎么说我也是特案组一员,你就这样把我晾在一边,这也不太合适了吧。”

我连声道歉,说最近有突然情况,然后交代他一个任务,在整个县城范围内,寻找搜索过这张照片的人。

老幺一下子不说话了,我问道:“这个很难吗?”

“统计大数据是很费功夫的,人家一个公司做的工作你叫我一个人来?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心疼我啊,而且你也知道,这张照片不止一个链接。”

“那就查百度上的前三个……不,前五个!”

又一阵沉默,老幺说道:“好啦好啦,我查就是了,不过你至少有点表示好吗?来,啵一个给我听听。”

我现在没啥心情和他周旋,犹豫一阵,在手背上响亮地啵了一下。老幺高兴得咯咯直乐,贱兮兮地说道:“小宋宋,我也爱你,等你回来哟!”

挂了电话,我恶心地差点没把电话扔了,黄小桃捂着嘴直笑:“真是一物降一物。”

我们离开房间,和其它警员一起准备先回去。来到市局之后,胖警官接到手下的一个电话,说刚刚查到一个号码,是死者最后与之通话的,此人姓王,极有可能是与她在一起的中年男子。

胖警官请示我的意见,我叫道:“立刻拨过去!”

我们来到技术室,技术警作好监听、定位的准备之后,才由黄小桃拨通那个号码。响了五声左右电话终于接起,屋子里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声音,我依稀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汽车的声音,好像是在马路上。

黄小桃道:“请问是王先生吗?”

“你是警察吗?”

出乎所有人意料,对方竟然率先问出来,黄小桃看了我一眼,答道:“是的,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我就知道你们会找到我,那不是我干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先生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手头掌握的证据已经证实你没有嫌疑。”黄小桃安慰道。

对方仍然不冷静,慌慌张张地说道:“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的,本来只是和兰兰出来消遣的,这件事情一旦曝光,我的工作和家庭就全毁了。”

“先生,我们会保密的,您现在方便出来吗?”

“我……”

就在这时,一阵剧响打断通话,黄小桃被震得拿手捂住耳朵,之后电话里是持续的盲音。她喂了半天,没人回答,电话里传来喀嚓喀嚓的声音,似乎是手机被碾碎了,紧接着通话就中断了。

“定位!!!”黄小桃大声叫道。

技术警为难道:“定位不了,只有28秒。”

其实人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黄小桃让他们把录下来的音放一遍,所有人屏息凝神地听着,我注意到背景音中,不断有汽车笛声。

就在25秒左右,一声类似撞击的巨响打断通话,然后手机被碾碎了。

黄小桃瞪大眼睛说道:“我这通电话害死他了?”

如果他确实是在打电话过程中发生了车祸,那这责任应该是我的,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快速说道:“联系交警部门,查一下哪里发生车祸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