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焦急地等待了半个小时,随后从交警部门传来消息,刚刚全县发生了两起交通意外,没有撞死人。

胖警官道:“撞死人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责任在司机方是要判刑的,也许是被司机藏匿了尸体,或者是发生在没有监控的郊外。”

我说道:“再找找吧!”

黄小桃懊恼地抱着脑袋,我安慰她说这不是她的错,可是无济于事。

我们在局里呆到十点左右,和这里的警员比,我们算是很轻松的了。他们还要通宵筛查视频,我们几个找了一家饭店吃饭,店主不知道我们是查案的人,眉飞色舞地和我们说起今天哪条路有一具女尸掉下来,整个县城都轰动了。

我们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微博上已经传遍了,黄小桃叹息连连:“得,全省都知道了,这下子灾情泛滥了,不知道小县城能不能捂得住。”

我冷笑道:“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吧,在万众瞩目中回归,可是……这不等于违背当初的交易吗?”

宋鹤亭说道:“我不知道你爷爷和组织做了什么交易,但是可以猜想,你爷爷去世之后,这个交易就不作效了。”

“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让爷爷身败名裂的死?”我紧咬牙关。

宋鹤亭的神情中露出一丝悲切,我想凶手既然做出这种大动作,组织会不会惊动,一切都是未知数。

这顿饭大家吃得很沉闷,回去之后早早休息了,隔日一早,我很早就爬起来,其它人也和我一样,在这种关头谁还有心情睡懒觉。

当我们来到市局时,胖警官跑出来,他顶着一对熊猫眼,兴冲冲地对我说道:“宋顾问,我今天凌晨抓到嫌疑人了!”

“什么?”我们大惊失色。

胖警官兴奋地说道:“你猜猜是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哪知道是谁,他带我们去看,我们来到一个审讯室外面,看见马巧军坐在里面,正声嘶力竭地争辩说自己不是凶手,我疑惑地看向胖警官:“你怎么确定是他的?”

胖警官拍着胸脯道:“放心好了,我们自然是有证据的,你还记得第一起案件中,死者缺失的耳坠吗?”

“你的意思是……”

“没错!”胖警官得意的点点头。

原来从案件开始他就派了两个人盯着马巧军,作为当年‘嫌疑犯’的儿子,又饱受周围人欺负、歧视,他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昨天凌晨,盯梢的警员注意到他鬼鬼祟祟地下楼扔垃圾,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只耳坠,和死者身上的一模一样。

胖警官眉飞色舞地说道:“想不到,想不到,竟然会是他,这下子证据确凿了!”

我摇头道:“‘证据确凿’这个词可别乱用,我平时从来不说,只不过是在他的垃圾袋里发现一只耳坠,这算不上铁证。”

胖警官明显有点失望:“但是……”

我说道:“先给他作个体检!”

胖警官不解其意,还是照做了。体检证明,马巧军的一个肾脏永久坏死,他自述那方面的能力根本就不行,坚持不了十几秒就腰酸背疼,实际上他已经十年没有性生活了。

而且因为肾脏坏死的关系,他的体质也非常虚弱,我觉得凭他个人的力量,根本完成不了犯罪,何况是"jianshi"?

我虽然提出这样的驳论,可是警员们不这样想,甚至有人直白地质问我:“宋顾问,你为什么和你爷爷一样,一定要维护他们父子呢?”

我说道:“我没有维护任何人,我只是客观地提出反驳意见。”

话虽如此,我叫他们放人他们却不同意,因为平时调查马巧军很困难,难得逮到这次机会,他们打算在四十八小时的拘留限期内,对此人展开全面的调查。

我觉得这完全就是无用功,索性单独行动,黄小桃问我:“那只耳坠为什么会跑到马巧军家里,难道是有人在嫁祸?我们要不要去他家瞧瞧?”

我说道:“他家就用不着去了,我估计接下来的两天内会被其它警察翻个底朝天,至于嫁祸嘛……有可能哦!”

“那你觉得会是谁呢?”黄小桃问道。

我摇头,我完全不了解马巧军的人际关系,他已知的亲人差不多都死了,等胖警官那边查出什么线索再说。

但可以的话,我希望不通过这条线索查出真相。

我手上可查的线索有这样几条,酒店的监控里筛出十几个可疑人员,死者李兰兰生前联系过的人,另外,今天早上河警发现一具浮尸,体征和李兰兰的s-m"qingren"很像,可能是从一座桥上落下来的。

我当然是对尸体更感兴趣,于是和黄小桃、孙冰心、宋鹤亭赶往河警支队。

凉川本身就没什么河,河警是个很小的部门,大概也就十几个人,捞到尸体是很罕见的。

我们来到他们临时存放尸体的仓库,掀开死者身上的白被单,大家一致认出来,正是监控录相中出现的那个中年胖子!

死者身上有大量的紫绀,皮下出血,又被河水泡得发白,似乎是被车撞下桥,掉到水里的。我问王援朝去哪了,黄小桃会意过来道:“你和孙冰心留下来验尸吧,我去桥上看看,拍几张照片回来。”

黄小桃走后,我和孙冰心着手验尸。我先拿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确实断了几根肋骨,内脏也有不同程度的破损,但我第一感觉不太像是撞死的,因为我见过撞死的尸体。

交通意外中的尸体,体表比体外的信息要多一些,我察看了一下死者的身体,虽然他身上的伤口已经被水泡烂,但是还是能看出多处擦蹭痕,而且这些擦蹭痕均匀地分布在周身。

我问孙冰心:“你觉得这些伤是怎么来的,撞出来的?”

孙冰心说道:“看着不太像,倒好像是……被人从高速运动的车上扔下来的,然后在惯性作用下在地上滚了几圈。”

我点头,我也是这种看法。我拿手指轻轻按压了一下死者的颅骨,太阳穴旁边有一处皮肤破损,下面的颅骨呈放射状破碎,从创面看打击力道相当沉重,造成了颅内大出血,这是死者的主要死因。

我试图想象了一下,死者一边打电话一边过马路,被一辆车猛的从侧面撞上。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受撞击的面应该是整个右侧身体,脊椎也会朝左侧发生严重移位,但这两样特征都没有呈现在他身上,他的右臂几乎是完好的。

我注意到颅骨上的创面有一个倾斜角度,我比划了一下,感觉像是一样东西突然从后面抡过来,重重打在上面,立马道出结论:“死者是被谋杀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