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冰心似乎非懂的问道:“找到是哪种姿势了吗?”

我摇摇头:“没有,凶手是位高人啊……对了,你怎么跑进来的,我不是锁门了吗?”

孙冰心从背后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是王叔给我的房卡,我给嫌疑人聘了一名律师,刚刚在楼下碰到王叔,他说他还有事,叫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我拿过来一看,正是我前两天要的那条街二十年来的住户资料,这两天线索纷来沓至,搞得我们应接不暇,他却一直在跟这条线索,这种毅力和务实精神令我感动。

我感觉我欠王援朝一个人情,这趟回去我一定要买瓶好酒送给他。

这时我突然发现孙冰心不客气地坐在电脑前,正在欣赏我下的片子,我急忙喊了一声:“喂,别看!别看!”

孙冰心撅着嘴说道:“为什么不让看,我也要研究一下案子。”

我气笑了:“骗鬼呢你,给我关了!”

她耍起小姐脾气来:“不嘛,我长这么大还没看过,让我瞧瞧传说中的"A--V"长什么样。”

我实在没辙,只好去把门关好,挑一部还算‘正经’的片让她开开眼界。孙冰心看得可来劲了,我却格外紧张,跟作贼似的,这要是被人看见,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孙冰心嫌前面的前戏太长了,直接跳到后面看‘精彩’部分,一边看一边煞有介事地问道:“你跟小桃姐姐,有没有用过这种动作?”

我拉下一脑门黑线:“再啰嗦我就关了!唉,我到底在干嘛,毒害小姑娘。”

孙冰心哼了一声:“我是学医的,生殖上的那点小秘密我早就知道了。”说完她把视频关了:“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看,男优长得跟猩猩一样,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看。”

我苦笑一声:“谁是奔着男优去的?”

“咦,这是什么……12男6小时50次……哇,好变态的样子!”说着,孙冰心把那个视频点开了,我的嘴瞬间张得可以塞个核桃进去。

“别看这个,太恶心了!”

这片子我都看不下去了,完全就是虐待,小日本怎么可以这么变态。

一上来就是一堆男的把女的眼睛蒙上,拿各种玩具伺候,我伸手要关掉,孙冰心突然叫道:“宋阳哥哥,你瞧这个姿势!”

画面里,一个男优按着女的右腿,把她的左脚抬起来,拿一个堪比婴儿手臂粗的大棒,正在疯狂输出。

“工具?”我震惊地瞪大眼睛。

我脑海中的图象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原来如此,凶手根本不是用自己的器官,他是拿一条腿压住死者的膝盖,一只手掰开死者的脚,另一只手用大棒捅进死者下面。

这样一来,尸体上的矛盾便迎刃而解!第一具尸体的脊椎上有两个着力点,说明凶手中途停顿过一次;而且从后面勒死这种谋杀方式,本身就非常省力;这两点都说明,凶手体力不够充沛,也许是因为他年龄大了。

可是他"jianshi"之后留下的种种痕迹,却让人感觉他的身体格外健壮,原来他是拿工具完成的!

孙冰心已经把那恶心的小电影关了,问我:“可是这样一来,凶手不就享受不到任何快感了吗?”

我指着屏幕:“你觉得刚刚的男优为什么要那么做?”

孙冰心想了想:“你是想说,精神上的愉悦。”

我点了点头:“从种种线索可以看出来,凶手体力大不如前,或者是有某种疾病,连那种关系都无法实施,只能拿道具来‘意思’一下。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省掉这个过程,说明他在充分享受这种凌驾的快感。”

我突然停下话头,抬头看着孙冰心,说道:“糟糕!”

“怎么了?”孙冰心问道。

“因为这个证据对马巧军更加不利!”

之前我认为马巧军不是凶手的一大依据,就是他肾脏坏死无法实施强-奸,可是现在我们又证明了,凶手完全符合这个特征。

一阵沉默后,孙冰心说:“那我们假设马巧军是凶手呢?”

我沉吟道:“动机是什么呢?”

“报复社会!”孙冰心回答。

可我仍然觉得真凶另有其人,因为这手法太娴熟、太老练了,这就好像一个刚刚出道的画家画出齐白石水准的国画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我一时间找不到事实上的依据,这时手机突然响起,黄小桃问我醒了吗?我一看时间,已经十点了,我问道:“唐子辛来了?”

“来了,在大厅里面。”黄小桃答道。

我关了电脑,和孙冰心来到楼下,唐子辛仍旧是一身西装革履的装束,手里杵着一根拐杖,满脸温文尔雅的笑容。见我下来,他递来一个信封:“这是病人马巧军的精神鉴定报告,希望能帮上忙,听说他被捕我心里也是挺沉痛的。”

我接过来并道了谢,我盯着这个人,觉得如果他是罪犯的话,我可能会更愿意相信。

出于试探,我问道:“对了,你是学心理学的,你能帮我们分析一下罪犯的内心吗?”

唐子辛笑着耸肩:“我学的是心理咨询,犯罪心理可不是我的长项,这方向你应该是专家吧!”

“你最后一次见马巧军是什么时候?”我继续问道。

“就那一次,你知道的。”

“容我再多一句嘴,你是本地人吗?”我开始加快语速。

“不是,我老家是陕西的。”

“昨天晚上六点左右,你在做什么?”我的问题越来越快。

“在一名患者家里作回访,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我办公室看一下日程记录。”

唐子辛应答得自然而然,毫无破绽,我说道:“那倒不必!不好意思,职业病。”

他笑道:“没关系,祝你们早日抓到凶手……”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他脸上平静的神情陡然变了,眼神里透出一丝慌乱,尽管他之前表现得无比自然,可是人在即将离开的时候,也是最松懈的时候。

这句无心的话,不禁让我对他的怀疑上升了几个百分点。

但唐子辛的慌乱转瞬即逝,他笑道:“我的意思是,我真心希望这孩子不是罪犯。”

“理解!理解!”我也笑道。

唐子辛走后,黄小桃问我:“宋阳,你怀疑这个人吗?”

我沉吟道:“有点可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