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黄小桃、孙冰心晚上帮我一起筛选下那份街道名单,宋鹤亭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王援朝在搜集情报的时候已经把女性全部排除掉了,但是工作量仍然很大。

孙冰心突然说道:“假如凶手这个时候再次作案,岂不是证明马巧军无罪了吗?”

我摇头:“那个耳坠绝对是凶手放的,既然他有心嫁祸,就不会蠢到在这个节骨眼下犯罪。”

二十年内,在那条街上居住的人多达几百,我们一一排查,经常要围绕着一个人反复讨论,突然黄小桃惊叫一声:“猜猜我找到了谁!”

我好奇道:“不会是刚刚的心理医生吧?”

“一点没错!”黄小桃亮出一张纸,我和孙冰心凑过去看,唐子辛二十年前在那条街上租过一间屋子,直到第二年才搬走。

孙冰心说:“可是他租的是五楼哎,没有地下室的。”

黄小桃道:“未必,地下室也不一定是属于一楼的,再说他可以另外租啊!”

我觉得黄小桃说的有道理,如果拿数值来衡量的话,唐子辛的嫌疑已经上升到了百分之四十。

我看时间不早了,就让她们回去休息,这时王援朝从外面进来,进来一言不发地脱了外套,叼上根烟,淡淡的道:“弄到一些东西!”

他把一个大信封扔给我,里面是监控上打印出来的图片,我一阵诧异,因为这应该是胖警官手上的资料,黄小桃诧异的道:“你该不会是偷来的吧?”

“不行吗?”王援朝笑了一下:“他们已经开始庆祝破案了,反正没人注意。”

这几张照片里拍下的,是那天在酒店出没的,疑似凶手的人员。此人穿着一件风衣,戴着帽子,打扮得就像过去的特务,他似乎对监控的位置比较了解,始终没被拍下正脸。

照片显示,此人去过受害者的楼层,最后一次被拍下来是在通往天台的楼梯上。

我不自觉地拿这个背影与唐子辛作比较,照片中的人身高倒是接近,孙冰心突然注意到一点不同,立即指出来:“那个心理医生不是一直杵着拐杖吗?对了,他是用哪只手来着。”

黄小桃回忆道:“右手!”

我说道:“这也许是伪装,我今天观察了一下他的腿,发现没有疾病。”

黄小桃说:“我们假设凶手就是他,死者王物喜可能是因为这种变态的嗜好而苦恼,才去找他接受心理咨询,唐子辛也从咨询中知道了他们这天要在酒店里玩S-m,于是从中插了一脚,把李兰兰骗到天台杀害。”

孙冰心插了一句:“我后来化验了李兰兰的血,她身上没找到那种-药。”

我分析道:“照黄小桃的假设,凶手认识王物喜,也可能认识李兰兰,也许是用骗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王物喜会对凶手毫无戒心,但我们却没有在他的熟人中找到这个人。”

黄小桃打了个响指,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终于找到一个称得上是嫌疑人的人了!明天就去他的心理咨询室拜访一下。”

我摇头:“王物喜的会诊记录绝对找不到,如果他是凶手的话,肯定会销毁掉!不过凶手既然用车运送过王物喜的尸体,我们可以旁敲侧击一下,看看唐子辛的车在那个时段有没有开出过。”

王援朝说道:“这个交给我吧!”

我点点头:“记切别正面接触,如果老幺那头也能找到证据,那么我想就妥了。”

说着我就给老幺打了个电话,我知道他现在肯定没睡,问他大数据查得怎么样?老幺抱怨说哪有那么快的,他这两天就没歇着。

我说道:“等一下,你查一下IP地址,看看这个地址搜索过那张照片没有。”

我把欣乐心理咨询室的网址告诉他,老幺噼里啪啦地搜寻了一下,说没有,我的心顿时一沉,果然没这么顺利吗?

不过老幺紧接着说:“这个IP地址在案发前后没有任何数据流动。”

我问道:“意思就是说,当时这个地方没有人?”

老幺乐了:“我可不确定,只能说,那个时段没有人使用网络。”

我把唐子辛名片上的微信、手机、邮箱全部报给老幺,让他查一下这个人,如果查到什么线索,大数据可以先停下来。

我们都在等老幺的结果,五分钟后电话响了,我激动地接听,传来的却是宋星辰的声音,他的声音有点喘:“小少爷,我们遭到袭击了!”

我大惊失色,叫道:“我们马上来。”

这时宋鹤亭冲了进来,原来她也接到了宋洁的电话,她神色冷峻地扫过我们:“不许过去,我去帮他们!”

说罢,她便一抖汉服,如游龙般冲出走廊。

我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遇到这种突发事件,我们怎么可能置之不理,黄小桃道:“王援朝,你去呼叫增援,我们三个先赶过去!”

临走的时候,王援朝从背后掏出自己的佩枪递给黄小桃,这一次来西北黄小桃没带佩枪,黄小桃微微错愕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我们打了辆出租车赶往沈丽娟家,路上司机还在唠闲嗑,我们哪有这个心情,突然前方传来砰的一声,像放鞭炮一样响,紧接着又是一声。

“我的妈呀,是枪声!”司机吓了一跳,差点一头撞到电线杆,他说什么也不敢接近。

我们于是踹开车门,黄小桃看了孙冰心一眼,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想叫孙冰心别过去,因为对方是什么人,有何目的,有多少支枪都是未知数,没必要让孙冰心去冒险。

可是我也不放心把孙冰心一个人留下,干脆道:“在一起有个照应!放心吧,姑姑她很强的!”

我们赶到那里,发现沈丽娟家里黑着灯,玻璃全碎了,门外的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他们的武器,匕首、指虎什么的掉在一旁,空气里有一股血腥气混合着火药的味道。周围的邻居吓坏了,可是不敢开灯,全在黑暗中探头探望地张望。

突然一个人从高处掉下来,闷闷地摔在地上,孙冰心吓得紧搂住我的胳膊。

只见宋鹤亭跟着落在尸体上,身上的汉服猎猎作响,她轻描淡写地说道:“全部摆平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