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们先回去休息,因为犯人也在休息,胖警官派了十几个人在重症病房守着,简直就是ViP待遇。

回到酒店之后,宋洁呜呜的哭声从房间里传来。进去一看,宋星辰正在安慰她,我立即明白过来,宋鹤亭还没回来,宋星辰说道:“别担心了,以姑姑的身手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一听到‘死’这个字,宋洁哭得更凶,我对黄小桃说道:“要不要叫胖警官帮忙找?”

黄小桃苦笑着摇头:“人家也跟我们一起忙了一晚上,你忍心啊。”

我只能自我安慰,当时确实没有宋鹤亭的尸体,她肯定还活着,我此刻是太累太累了,根本动不了,所以很没良心地睡觉去了。

下午我们被一个电话吵醒,胖警官叫我们直接去殡仪馆,一听到这消息,宋洁立马炸了,哭着叫道:“肯定是我妈妈!肯定是我妈妈!”

这一路上都听宋洁在哭,到了殡仪馆才知道,原来胖警官把袭击我们的歹徒尸体全部送到这里,一检查发现这帮歹徒手臂上都有一个缠着匕首的蝎子的纹身。

这纹身对我们来说很陌生,对他们却十分熟悉。毒蝎帮是当地一个臭名昭著的黑社会团体,几次因为谋杀、贩毒被指控,之后又死灰复燃,看起来毒蝎帮背后有黄泉买骨人撑腰。

胖警官担忧地说道:“这可都是一帮亡命之徒,从98年到现在,数次打黑斗争中,被毒蝎帮杀死的警察兄弟有十多人,这一次捅了马蜂窝,我担心他们要有大动作。”

光着急也不顶用,我挥挥手道:“先审训唐子辛吧!”

胖警官叹息道:“行!”

唐子辛只是割腕,当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在市局的审训室里见到他时,他还打着点滴,神情委顿,脸色苍白。

我和黄小桃在他面前坐下,我说道:“唐子辛,我们是第三次见面,没想到就是这种场合。”

唐子辛冷笑一声:“开心吗?兴奋吗?抓到了我,恭喜两位从此平步青云,但是别忘了,是我成就了你们,没有我,你们什么都不是!”

我都没想到这人如此自恋,黄小桃说道:“你是不是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你以为你是谁,犯罪界的刘德华?”

“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我一直在网上关注这个案子,有人说这是中国版《杀人回忆》,韩国那个案子一直没破,恭喜两位破了我这桩。其实对你们来说,这只是犯罪,是十一桩人命,对我来说,是一段充满回忆的人生,就像我在遗言中说的一样,我无怨无悔!”唐子辛道。

黄小桃怒拍桌子,吼道:“唐子辛,别恶心我了,不管你怎么自我标榜,你只是一个杀人凶手,是一个社会秩序的破坏者,你当年只是走了狗屎运,被一个组织帮助才逍遥法外。”

唐子辛神情一变:“你胡说,谁也没帮过我,我是靠我自己的能力熬到今天的!”

和往常一样,黄小桃问话,我来测谎,我清晰地看见他的鼻尖和脸颊发红,看来他当年确实是受过组织的帮助。

我让他交代案情吧,唐子辛沉默了一下,才悠悠地诉说起来。

二十年前他是一个苦逼上班族,在这没有前途的小城市里,拿着微薄的薪水,对未来的唯一希望就是自己相恋五年的女友,他正努力攒钱,以后买套房子娶她。

但是他没想到,他最爱的女人竟然会背叛自己。对方打着母亲生病需要一大笔医药费的名义,骗走了他的积蓄,和别的男人跑掉,这让他受到沉重打击。

“所以你就要报复全世界的女性?”黄小桃冷冷地说。

唐子辛淡淡地摇头:“你以为我是那种平庸的罪犯,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是在矫正这个社会!”

他痛定思痛,发现这样的欺骗在无数人身上上演,爱情是一个如何廉价又充满谎言的东西,究其原因,是这个社会的女性地位太高,她们太被当人看了。

他要给那些趾高气扬的女性狠狠泼一桶冷水,于是他开始了一连串犯罪,从陌生到熟练,渐渐养成了独特的风格,成为一个犯罪界的不朽传说。

讲到这里,唐子辛像个演讲大师一样伸出手:“作为男性,我打心眼里欣赏、赞美女性的美,她们就是造物主的艺术品,但是艺术品是不应该有思想的,艺术品就应该安安静静。”

“够了!”

这番歪理邪说我都听不下去,我一拍桌子,我看见黄小桃像很恶心似地摩挲着肩膀,拧着眉头。

我说道:“不管你把自己抬高到什么地步,都改变不了你龌龊的内心,你无非是在报复异性罢了。只是你有一种强迫症,喜欢把自己的一切行为正当化,才捏造出这种说辞来自欺欺人。”

唐子辛恶狠狠地瞪道:“你们这种凡夫俗子,怎么会理解我!”

我冷笑道:“我干嘛要理解你,你在我眼里就是个臭虫,等你进了监狱,那里会有一堆人认同你,想要跟你的同类呆在一起,就给我老老实实地供认!”

唐子辛瞪着我的眼睛几乎要喷出血来了,我发现跟犯罪分子打交道越多,我就变得越来越冷酷无情。人总是有意无意地正当化自己的行为,犯罪分子也不例外,但我就是要扯掉他们的遮羞布,叫他们的内心与身体都不得安宁。

我质问道:“黄泉买骨人是什么时候和你接上头的?”

他翻了个白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黄泉买骨人什么时候和你接上头的!”我一字一顿地问。

他再次露出装蒜的表情,我毫不客气地发动冥王之瞳,唐子辛尖叫起来,考虑到他身体刚刚康复,我只折磨了他四秒钟便罢手了。

唐子辛的病号服被冷汗浸透,他用一种畏惧的眼神看着我。

我说道:“别让我再重复一遍问题,忘了告诉你,我们是直接隶属于公安部的特案组,必要的情况下,把犯罪嫌疑人弄死弄残也不会被追究责任。”

特案组的权限里确实有这样一条,只不过有一些前提条件,我唬他的。

唐子辛的嘴唇不甘心地颤动着,他终于放弃了抵抗,说道:“是在当年的第六起案件,当时从南江市来的专家已经盯上我了,我害怕得不得了,这时有个人说可以帮我!”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