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子总算结束了,但我们还没到松一口气的时候。宋鹤亭下落不明,从市局出来之后,我拜托胖警官赶紧安排人各处去找!

大家一直找到晚上,宋洁突然打来电话,叫我回酒店,我听她的口气很平静,问道:“姑姑回来了?”

“回来了,她叫你一个人过来,她有些事情要说!”

我隐隐觉察到什么,但还是一个人回到酒店,没想到她们母女在走廊上站着。宋鹤亭的样子十分平静,穿一身铁锈色汉服,梳着一个复古的发髻,我问道:“姑姑,你失踪一天,跑哪去了?”

她淡淡地回答:“那不重要,你先进来,我有些事情要交代。”

我将信将疑地随她来到她和宋洁的房间,结果她刚打开门,就把我推了进去,然后关上门。屋里没开灯,可是这对我毫无妨碍,我一眼就看见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的第一反应是被宋鹤亭暗算了,可是转念一想不可能,她是不可能暗算我的。

答案只有一个,想和我说话的人是刀神,宋鹤亭只是负责牵线搭桥。

面对这个人,我的胸膛中止不住地腾起一阵怒火,我拼命压抑住,走到他面前,骂道:“别说那些虚情假意的话了,你和我永远有不共戴天的大仇,和你合作也只是暂时的!”

虽然他戴着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但我还是感觉他笑了一下,道:“你长大了,宋阳。”

我攥了下拳头,真想一拳头揍到那张面具上,我说道:“有什么事?”

“你和组织的战斗已经打响,但无论是信息上还是实力上,你都处于被动地步,这样太危险,我认为你很有必要了解你的敌人。”

他把手在面前的茶几上摆过,像变戏法一样从袖子里滑出一排铝合金卡片,总共有七张。

我错愕地拿起一张,那上面刻着一个红唇美女,一只红艳艳的鹦鹉停在她的肩膀上,周围飞舞着一些红色的羽毛,这张图片给人一种强烈的禁忌诱惑的感觉。

刀神说道:“血鹦鹉,七大天王之一!据说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真实身份不详,没人能在见到她的微笑之后幸存下来,她和其它的干部不一样,没有确定的势力范围和手下,从不大造声势,总是单独行动,就像一只来自地狱的鹦鹉。血鹦鹉是迷-魂药和使毒的高手,当她出现在你眼前的时候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请务必小心,并且随身携带宋家的秘制解毒剂。”

我错愕地放下这张卡片,拿起另一张,上面是一个矮小的马戏团小丑,戴着小丑的帽子,那种滑稽气氛给人一种莫名的诡异感。

“小丑,真实身份不详,据说曾经是轰动南方的一名通缉犯!此人有严重的精神问题,心智停留在十二岁,手段却极其残忍。他的手下有一支‘血腥马戏团’,每一名成员都有重度反社会人格,犯罪对他们来说是娱乐、是狂欢。有人用这样一句话描述小丑,‘当你领教过小丑的疯狂,那么你一定会发疯’。小丑没有原则,捉摸不定,是连罪犯都忌惮的危险分子,但他也有弱点,在绝大多数时候他都像是一个童真的孩子。”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拿起第三张,这一张我见过,正是六道狂厨那张。

“六道狂厨,是一个对‘美食’有着崇高追求的顶级厨师,他手下有万般色、透骨香、人间味三个得力亲信。他每年会召开一场六道极宴,收到邀请的人必须参加,否则他会让这人生不如死,据说有人宁愿死,也不肯吃宴会上的一口食物。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六道狂厨除了吃以外没有太大野心,他是七大天王中的闲云野鹤,也没有明确的势力范围,这样说并不意味着他不危险,每年被他吃掉的人就有上百名!”

我想到六道狂厨给我的那封请柬,后背立即被冷汗浸湿,我说道:“我收到请柬了!”

刀神微微一愣,答道:“桌上这张卡片也是,不要怕,届时我会和你一起参加。”

我拿起第四张卡片,上面雕刻着一张僵尸脸,戴着一顶清朝的官帽,有一条粗粗的辫子在脖子上缠绕了好几圈。刀神悠悠地说道:“景王爷,他是个不老不死的怪物,据说他是满清最后一位在世的皇族,已经活了一百二十岁,谁也不知道他用何等手段延年益寿,只知道每年在他手上失踪的年轻人不计其数。景王爷对扶风、中州等地的犯罪团伙有着铁腕的控制,他有一支皇族历代传承的血滴子暗杀小队,从未失过手,没有万全准备之前,绝对不要招惹他,切记切记!”

我暗暗心惊,世上还有这样的老怪物吗?

接着我拿起第五张卡片,上面是一张外国男人的潇洒侧脸,戴着一顶白色礼帽,手里夹着一把扑克牌,我猜想是和赌博有关的吧。

“赌圣,是个欧洲人,据说是一个拥有豪运的赌徒,他替组织掌握着公海的赌船、黑市的拳坛,每年的进项连黄泉买骨人都眼红。赌圣有一副百发百中的金属扑克牌,但他并不怎么杀人,只有一天除外。每年万圣节,他会在公海上举办一场盛大的搏命赌局,只有一个人能活回来。赌圣是一个视规则如生命的人,绝对不要遵守他的规则,因为你无论如何都赢不了他!”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最后两张是驯狗师和黄泉买骨人,黄泉买骨人的脸是金色的,两眼发出贪婪的光芒,双手托着各种珠宝和钞票。

刀神还是给我介绍了一下:“黄泉买骨人,与其说是罪犯,倒不如说是生意人,他有许多名字,其中一个在华夏富翁排行榜上,他掌握着组织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经济命脉,如果能打倒他,让令组织元气大伤,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有钱能使鬼推磨,黄泉买骨人在全国得到了大范围的支持,培养了多如牛毛的手下,最近又接手了驯狗师的领地,是七大天王中炙手可热的头一号,你可以把他视作组织本身。你千万要小心,一旦他对你发下‘千金易骨令’,你周围的罪犯会疯狂地找上你,下次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下一次?”我抬起头:“你老实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为什么要帮我,你和宋家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刀神竖起一根手指:“宋阳,你的问题太多了,我只能回答你其中一个!”

“那好。”我一字一顿地叫道:“摘掉面具!”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