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伸手要去摘刀神的面具的时候,刀神突然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小宋阳,为了你的安全,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妙!”

我就料到他会耍滑头,猛的伸手去抓面具。

刀神非常灵活地避让开来,袖子在桌面上一拂,便将那七张卡片全部收走了。这时周围腾起一阵呛人的白烟,我捂住嘴咳嗽起来,好不容易拿手驱散之后,刀神已经不见了。

我懊恼不已,这时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出门一看,原来是胖警官他们,胖警官见屋里冒着烟,皱眉道:“宋顾问,你在屋里抽烟吗?”

我问道:“找我有事?”

“夏河路发现了几具尸体!”胖警官答道。

我一阵错愕,以为又有新的命案发生了,立即和黄小桃、孙冰心一起,随胖警官他们赶赴现场。说来也怪,宋鹤亭母女俩竟然不见了,问她们也不知道去哪了。

现场是一座地理位置偏僻的老旧仓库,这里好像不久前发生了一场枪战,横尸遍地,到处是血,从尸体的颜色看,应该是五小时以内死亡的。

我走到一具躬着后背倒在地上的尸体前,拿手一摸,他的脊椎已经断了,当我把他翻过来掀开衣服,发现腹部有一个鲜红的掌印,而且似乎是女人留下的。

“宋阳哥哥,快瞧这具!”

孙冰心也发现了类似的痕迹,这里的一半尸体都是被人一掌震碎脊椎而死,另一半则是利器割开喉咙,凶器特别锋利,伤口不拿手掰开根本发现不了。

另外,所有尸体的手臂上都有一个纹身,一只趴在匕首上的蝎子。

我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宋鹤亭和刀神干的,他俩失踪之后直奔毒蝎帮老巢,强强联手,把这帮黑道全部屠灭了。

黄小桃在一名黑道干部的手机上找到一条信息,证实毒蝎帮接到黄泉买骨人的指示,打算今晚给我们杀个回马枪。可是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宋鹤亭及时斩断了黄泉买骨人在凉川的这股势力。

我对着遍地的尸骸愣怔了好一会儿,宋鹤婷和刀神的战斗力,简直就是bug般的存在,同时也佩服宋鹤亭雷厉风行的魄力和判断力!

黄小桃也瞧出端倪了,小声问我:“你姑姑是不是怕给我们惹麻烦,已经走了?”

我点点头:“大概是吧!”

胖警官咨询我的意见,我装糊涂说不清楚,大概是哪路高人干的。死的这帮黑道个个有案底,不少人还背过人命,所以胖警官也没打算认真调查,立案以后谁也没去过问,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凉川杀人案的破获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巨大轰动,消息公开以后,一大帮记者赶来采访,甚至有影视公司想拍成电影,我们特案组没有居这个功,全部让给胖警官了。

离开凉川之前,我和黄小桃去看望了一次聂亚龙警官,他儿子的死讯周围人都瞒着他,大概会一直瞒到他去世。得知真凶落网,老头子高兴坏了,叫道:“马三友这回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哭笑不得地告诉他,真凶另有其人,解释完没过一分钟,他又说道:“马三友这回可吃不了兜着走了!”最后我也不打算跟他说明白了。

值得赞扬的是,因为黄小桃的努力,公安部已经正式批准,追认肖警官为烈士,聂亚龙为英雄模范,号召全体人民警察,学习他们把一生献给党献给公安事业的伟大情操。

离开凉川的时候,我心中百般交集,一切的源头始于江北残刀的插手,却害了马三友全家、两名警官、我爷爷,以及之后的受害者!一个人洗脱罪名,就有那么多人遇到不幸,我真正意识到江北残刀的可恨,暗暗发誓一定要将它们连根铲除。

黄小桃问我:“你觉得马三友听到消息以后,会回来吗?”

我叹息一声:“如果他还活着的话,肯定会回来看看儿子的,至少能在凉川渡过自己的晚年。”

第二天我们返回南江市,本想回来休息一下,谁料我们走了太久,留下一堆要处理的杂务,黄小桃、王援朝、孙冰心自不必说,我的店里也快忙不过来了。

王大力一看见我,抱住我激动得差点哭出来,说想死我了,最近我不在,洛优优又开学了,他一个人完全照顾不过来。每天就睡五个小时,那天出去进货,走在路上晕倒了,还好有好心的路人打了120,到医院一查原来是疲劳过度、血糖太低,输了两瓶葡萄糖才缓过来。

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叫他好好放松两天,店里的一切事情交给我处理!

忙忙碌碌中,我又找回了昔日的感觉,在凉川发生的一切恍如隔世,每当看着窗外宁静的街景我都会想,和平真好啊,我一定要誓死捍卫这片和平与安详。

每天晚上收店之后,我会去找黄小桃吃个饭,或者散会步,享受一段甜蜜浪漫的二人世界,有时候她下班早过来找我,孙冰心也经常来找我玩。

这样的日常持续了几个月,终于在十月中旬的某个清晨,被一声尖叫打破。

福州路扫大街的一对清洁工夫妻,在清晨五点钟发现路上倒着一个人,身上穿着和他们一样的清洁工制服。夫妻二人以为是同事晕倒了,可是又感到奇怪,这条街一直是他们扫的。

他们过去推了推地上的人,发现对方像大理石一样一动不动,丈夫把他翻了过来,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瞪着双眼,张着大嘴,嘴角积着带血的泡沫,脸色紫红,另外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把竹扫帚。

夫妻二人吓坏了,立即报了警。警方从死者身上的遗物确定了他的身份,是一名普通大学生,死因倒也挺好判断,中毒而死。

这案子没有被黄小桃经手,本来我也是不会插手的,黄小桃只是偶尔提到案件中一个古怪的地方。死者死前一直在拼命地扫马路,把半路街都扫得干干净净,也正因为这样,体内的毒素加速生效,如果当时他不这样做,也许有抢救的可能,让人不禁猜想,他死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立即嗅到了案件中的反常气氛,登时来了兴致!可是这案子是黄小桃的一个师兄负责的,那位师兄也很有能力,我们特案组老是抢别人的案子,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当时谁也没料到,这竟然会是一桩连环杀人案,三天之后的上午,黄小桃的师兄任警官便打电话请求我们的增援……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