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小桃立即赶赴现场,案发地点位于两栋大厦之间,然而现场的民警却把高楼之间的一整块空地全给封了,一个行人也不放进,我心想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任警官虽然和黄小桃一样大,但是看着十分老成,他嘴里叼根烟走出来,跟我握了下手道:“久仰久仰,一直听说宋顾问逢案必破,这样一位传奇人物却便宜了我师妹,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啊……来,抽根烟!”

说着他拿出一盒烟,我谢绝了,黄小桃捂着鼻子说道:“任聪,只要我看见你,你不是在抽烟,就是在买烟的路上,你是真打算三十岁就得肺癌啊?”

任警官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大言不惭地说:“你误会我了,我每天有八个小时不抽烟的啊。”

黄小桃听了脸颊一阵抽搐:“去去,别在这放毒,谁想闻你的二手烟!”

任警官笑笑:“行行,不抽了不抽了。”

他把烟扔在地上踩灭,领着我们进去,走到那片空地上。我问尸体呢,任警官伸手向上方一指,我和黄小桃抬头一看,顿时惊愕地嘴半天没合拢。

只见半空中悬挂着一个人,身上穿着高楼外墙清洗人员的制服,戴着安全帽。他被两根固定绳吊拉在半空中,向后仰着脖子,整个人在空中被风吹得微微打转。

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要把这块区域完全封闭,任警官解释道:“半小时前接到的报警,是这栋大楼里的一名上班族打的电话,他看见这个清洁工吊在半空中不停地碰撞玻璃,觉得很奇怪,于是打开窗户询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却发现对方根本没反应,而且头发正在冒烟。”

“冒烟?”

任警官低头点上一根烟,对黄小桃的白眼视若不见,继续说道:“报警人还听到死者身上不断传来滋啦滋啦的细小声音,另外手脚一直在抖,他不知道这人是死是活,但还是报了警。”

任警官朝一名警察招手,那个警察递过来一支望远镜。我接过来,朝上面看了一眼,死者的手脚倒是没有抖动,衣服里却腾起一股细细的烟。

然后我注意到,用来固定绳索的金属扣绊不时地放出细小的弧光,我立即明白过来叫道:“是触电死的,而且电流现在还在保持在通路状态。”

任警官点头:“宋顾问果然经验丰富,我们是上去之后才知道的,我已经派人上去寻找开关了。”

我问道:“这个案子和三天前的案子有关吗?”

“我怀疑是连环杀人。”任警官眯着眼睛道。

我明知故问:“一个死在天上,一个死在地上,手法完全不一样,你怎么就认定呢?”

“凭感觉!”任警官答道。

“上一具尸体解剖了吗?”我问道。

“抱歉得很,已经解剖了,不过遗体保存得还算完好,宋顾问要是想看的话,待会我带你去。”

这时任警官接到一个电话,他抬起头,上面有两名警察已经切断了电源,正在将尸体放下来。任警官就在电话里指挥起来,尸体放得很慢,估计得有一会儿,趁这功夫我对黄小桃说道:“我们到顶楼看看!”

我们上了电梯,来到顶楼,这是三十四层,风特别大,放眼望去半个南江市尽收眼底,我不禁感慨道:“这就是我挥洒青春热血的土地。”

“你现在比过去贫了哦!”黄小桃笑道。

我们走过去,那两名警察正在放绳子,我怕突然出现吓到他们,便语气轻柔地打声招呼,然后问道:“这是尼龙绳吧,怎么会有电的?”

一名警察解释道:“绳子上面被人缠了一根铜线,两根都有,另一端接在一个电源上面。”

黄小桃惊讶道:“这种杀人手法也能想出来。”

电源已经关掉,并且切断了,我蹲下来检查了一下,电源是普通的220伏。铜线的电阻比较大,加上线这么长,我估计传到死者身上的时候,电流并不大,大概只有几十安。

高压电是可以瞬间杀人的,但这么小的电流就比较残忍了,死者是被吊在半空中慢慢电死的,无异于钝刀子割肉。

我走到边缘看了一眼,这么高我也是挺害怕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瞥了一眼就赶紧缩回头,黄小桃问道:“看什么呢?”

我回答:“体验一下凶手的视野。”

黄小桃点点头:“对哦,要准备这些,凶手肯定上来过,回头叫任警官找找监控。”

我们随即下到下面,尸体被放置在一块防水布上,死者年龄二十岁左右,也可能是十岁,全身皮肤苍白、肌肉紧绷、嘴唇发绀,体表微微呈现金属光泽,这是导体中的金属分子被电离出来进入了血液。

当我掀开衣服时,发现腹部和腰部有一圈电流烧伤的淤瘢,与导体相接触的皮肤已经烧成了焦碳状,死者的两颗眼珠已经被电‘熟’了,呈现白色!当我掰开死者的嘴,看见他的舌头硬硬的,一股热气从喉咙里冒出来,连他内脏里的水分也被蒸发了。

死因毫无疑问是电击,而且是电击中最为罕见的那种,被弱电流慢慢电死!这一般只会发生在行动力不便的老人身上,也是让我大开了一番眼界。

“有点不太妙!”我自言自语。

“怎么了?”黄小桃问道。

我没解释,叫她去车上取验尸伞过来,我掏出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的身体,他生前没受什么伤,内脏、肋骨都是完好的。

我注意到他这身制服,身上还绑着刷墙刷玻璃的工具带,掏出海草粉在领口、纽扣、袖口周围撒一圈,上面确实有指纹,可是从方向看像是死者自己留下来的。

我用手机拍照取证,因为我经常拿手机拍照,所以前阵子换了一个一千万象素的。

一会儿功夫,黄小桃把验尸伞拿来,我解开死者的衣服,露出一块胸口,对她说道:“这次极有可能验不出什么来!”然后我撑开验尸伞,让伞影覆盖在皮肤上,皮肤上没有出现手印,竟然出现一道一道类似涟漪的纹路,密密麻麻地覆盖了整个胸口,可想而知其它地方也是如此。

黄小桃惊诧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解释道:“验尸伞验的阳印痕是被外物阻挡生物电留下的,然而死者全身都是电流,使得生物电被扰乱了,所以什么也看不见。”

黄小桃笑道:“我以为你的宝伞什么都能验呢,原来也有弱点,这可千万别让犯罪分子知道,否则以后这种尸体就会变多了。”

我眨眨眼:“你知我知就行了,看样子咱们还是得查看一下上一具!”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