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起死者的右手嗅闻了一下,除了被电焦的糊味以外,我还闻到一股清洁剂的气味。我抬头看了一眼,死者出现的方位之上,大片玻璃都非常干净,一看就是刚刷过的。

任警官意识到我在看什么,点点头道:“是的,死者死亡前一直在拼命地擦玻璃,这一点已经有数名证人证实!就像上一名死者一样,死前一直在扫马路。”

黄小桃倒吸了一口凉气:“凶手究竟想传达些什么呢?”

我说道:“先不管他传达的是什么,我只想弄明白他是怎么强迫死者的。”

我抬头向上看,在这种环境下,强迫死者只需要一把剪刀就够了,但眼下没有证据支持这个观点,所以我就没提出来。

我问道:“有什么线索吗?”

任警官掰着手指说,在地上找到了一个刷玻璃的刮子,正在提取指纹;天台上面倒是发现了一些鞋印,一组是死者的,另一组做过一些处理,看不清鞋底的纹路,应该是凶手的,由于天台风太大,提取不了,也没有提取的价值;监控还在找,这栋写字楼年头比较久,由于管理不善和缺少维护,不少监控器都坏了,可能希望也不大。

我听了也有点头大,这种做得极干净的案子是最难侦破的,我问道:“那死者身份呢?”

任警官道:“还在查!”

“去看看上一具尸体吧!”我挥挥手。

“好的!”

任警官招呼手下们开始收拾现场,我和黄小桃去附近的咖啡厅呆了一会儿,见警车动起来,我们才跟着一起走。任警官在桃源区分局,他带我们来到停尸房,铁床上躺着一具男性遗体,用塑料袋罩了起来。

死者的内脏已经被掏走了,我也没什么可验的,只是想看看能不能从身上提取到阳印痕。

我叫黄小桃打起紫外线灯,撑开验尸伞,伞影投射在死者苍白的皮肤上,转了一圈又一圈,除了一些细小的擦痕以外,什么也没有找到。

黄小桃问道:“时间太久了吗?”

我摇摇头:“不是的,是根本没有痕迹,凶手没有碰过死者!”

黄小桃诧异道:“我记得第一名死者是中毒而死,药物要怎么进入体内……”

“口服的!”任警官抢先道:“我们在胃里找到了一些亚硝酸盐。”

我说道:“看来这个凶手的嗜好非常独特,喜欢逼迫死者慢慢走向死亡,不接触的情况下威胁,我想他至少有一把枪。”

任警官道:“我可以运用线人网,去查查在黑市买过枪的人。”

我摇头,这查起来太费事,而且不一定管用,我说道:“先不着急,凶手的枪可能是假的。”

我用手指按着脑袋思索,线索实在太少了,要从哪里突破呢?这时一阵烟味飘来,黄小桃拿手不停地驱散,抱怨道:“任聪,你怎么又抽开了。”

“我一思考就需要来一根,不然脑袋瓜就跟锈住了一样。”任警官大言不惭地道。

可是我闻着烟味受不了,便说想看看死者的档案,任警官带我们出来,来到他的办公室,把一张薄薄的纸交给我。

死者李碣石,南江市外语学院三年级的学生,家境一般,性格内向,在学校里基本上是个小透明。平时喜欢读现代诗,有时候自己也搞搞创作,是大家眼中的文艺青年。

后面提到李碣石与同学之间的一些小摩擦、小冲突,在我看来都不可能达到杀人动机的程度!况且这案子现在正在演变成连环杀人,这些鸡毛蒜皮的私人矛盾可以不考虑了。

任警官把一个纸盒子拿过来道:“宋顾问,这是在他宿舍拿来的一些私人物品,你可以过目一下。”

我大致查看了一下,都是一些日常用品,里面还有护手油、洗面奶之类的,感觉李碣石是个挺细腻的男生,我可从来不用这些。

其它的还有一些书,都是那些很文艺,我从来不看的。其中一本《空心翅膀》被翻得最旧,作者叫余音,我拿起来翻开扉页,上面写着一行潇洒的钢笔字:“愿你的十七岁充满阳光雨露,余音。”

“作者本人签的名哎!”黄小桃问道:“这个作者很有名吗?”

“不知道,回头查一查吧!”我说道。

我把这些放在一旁,拿起一个笔记本,一翻开从里面掉出一片银杏叶书签。纸上用工整的钢笔字誊写了一些现代诗名篇,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海开》,顾城的《一代人》。

我惆怅地苦笑:“我对现代诗真的是……”

黄小桃跟着笑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太文艺的东西,还好我也不喜欢。”

任警官好奇地看着我们,问道:“你们是不是真的在处对象?”

黄小桃哼了一声:“要你管,大烟鬼。”

任警官不好意思的搔搔头:“我这不是关心当年的师妹嘛!”

“切,关心?明天你们整个分局都知道了,我只想说无可奉告。”

“好好,当我没问!”说完,任警官又点上一根烟,我对这人抽烟的频率简直无语了,黄小桃说他一天三包烟,女朋友也是因为嫌他抽烟太凶分手的。

每次有人对他说抽烟的危害,他就很坦然地道:“我已经将生命奉献给公安事业,说不定哪天就殉职了,还怕得癌症吗?”

说实话,抛开抽烟这一点,任警官真的是一位人民好警察。

死者的遗物已经让我对李碣石有了一个初步印象,这是一个内向、文艺、阳光、心思细腻的大男孩。然而他死的时候却是另一种形象,穿着宽大、破旧的清洁工制服,手里握着竹扫帚,口吐白沫,毫无文艺与美感可言。

我感觉凶手要传递出的信息有两层,一层是对死者这样的人表示看不惯,另一层是某种‘警世’意义,仿佛在说劳动远比无病"shenyin"伟大得多!

这种心怀崇高理想,有着精神洁癖的罪犯,看起来好像没有那种杀人放火、刀口舔血的人危险。其实恰恰相反,前者以为自己在做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并且会坚定地贯彻它,后者清楚自己是个过街老鼠,反而会比较小心谨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扭曲的正义感才是更加恐怖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到一阵头疼,真是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