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警官说道:“据我们调查,李碣石身边朋友不多,人际关系简单。”

我摇了摇手指头:“你大错特错了,他的朋友也许比你还多!”

任警官不解地睁大眼睛,我解释道:“内心如此丰富、性格又这么内向的人肯定喜欢上网,我敢肯定他的qq里有十几位经常聊天的朋友,现在可是网络时代。”

任警官一拍脑门,笑道:“你说的对,这是我工作上的疏忽!”

这个就交给老幺调查好了,我当即拨通老幺的号码,突然想到又要被调戏一番,便把电话递给黄小桃,烦劳她代劳,黄小桃坏笑一声,伸手接过。

老幺刚刚起床,声音迷迷糊糊的,黄小桃交代完,我摊开一张地图,在上面标出两起命案现场,还有李碣石学校的方位,学校距离现场相当之远。

我问道:“死者在城里有熟人吗?”

任警官回答:“外地来的大学生,没有。”

这可奇怪了,当时是清晨六点,从学校来这里本身就很费事,何况是被凶手挟持的。

我旋即否定了这个想法,这是不可能的,死者一定是在别的地方被挟持的,因为我注意到,两起命案发生地相距只有两公里,会不会两名死者是认识的呢?我甚至想到,他俩会不会是一对同性情侣。

要证明他们曾经在一起,有一个很方便的判断手段,我对任警官说道:“让法医解剖另一具尸体吧,比较下二人的胃容物。”

任警官沉吟着:“恐怕比较不了,因为这名死者胃里没有什么食物,他好像被人催过吐。”

“催吐?”我皱了皱眉毛。

任警官拿起一张法医报告书道:“法医发现他的食管有烧伤痕迹,验出了大量的胃酸和少量的肥皂水,应该是被人催吐造成的。”

“那他服的毒药呢?”我问道。

“是后来服的。”任警官答道。

这次的法医终于智商上线了,我点点头:“那我们先回去了,有进展我们再过来。”

我和黄小桃出门吃了顿饭,我估计老幺查个qq应该很快,果然吃完饭他就发来一条信息,是一封邮件的截图,背景被制作成一张黑色邀请函的模样,写着:“10月6日,等你一起来自杀”。

我错愕地一下子站起来,把椅子都带倒了,来不及向黄小桃解释,迅速给老幺拨了回去:“这封邮件是怎么回事?”

老幺懒洋洋地答道:“哎哟,是不是我老了,对现在小孩子的思维越来越不能理解了,居然还有组队自杀的……你要不要瞧瞧这小孩的qq,全是在说一些死啊活啊的话,看得我都受不了,不行了,太消极了,我得赶紧看部小电影,寻找一丝生的欢悦,小宋宋,要不要和我一起鉴赏……”

我不客气地打断他:“说正事,上面有提到什么地址吗?”

“啊,我忘了发给你的只是一张截图,等一下!”

我听到手机响了一下,问道:“另外你能查一下发邮件的人吗?”

老幺沉吟道:“这一看就是个新注册的邮箱,我查查看吧,你别太抱希望。”

我道过谢挂了电话,黄小桃好奇的道:“怎么了,突然这么大反应?”

我把手机递给她看:“你猜怎么着,原来死者有极度的消极厌世思想,参加了一个自杀俱乐部,二号死者极有可能都是成员之一。”

“什么?”黄小桃一脸错愕:“死者被人催过吐,也就是说,凶手救了这些要自杀的孩子,然后又杀了他们。”

“看来这是一个很讨厌自杀的人,走,我们去老幺提供的地址看看!”

我和黄小桃驱车赶往那里,现场是一间破旧的公寓,门前堆着垃圾都已经发臭了,好像很久没人来过似的。我拿开锁工具捅开门,推开门后,一股灰尘味顿时扑鼻而来,屋里光线阴暗,地上有一些黄黄的呕吐物,已经腐烂变质,还散落着一些衣物、席子、鞋子,墙上用喷漆涂鸦着一些奇怪的宗教符号、骷髅头,一条长桌上插了许多蜡烛,蜡泪结成厚厚一大块,好像瀑布一样。

这里给人的印象就好像一样邪教仪式的现场,透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黄小桃踢到一个金属杯,拿起来,那是一个做工考究的镀金杯,里面残留着一些凝固的液体。黄小桃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说道:“有葡萄酒的味道。”

我点点头:“里面可能搀了毒药,带回去化验吧!”

这时我发现了一个竹筒,里面是空的,周围地上扔着一些长长短短的竹签子,我一一拾起来,发现总共有六根,我分析道:“看来当时有六个人,大家抽签。”

黄小桃问道:“抽签干什么,决定死亡顺序?”

我审视着竹签,发现其中一根点了红油漆,其它的没有,当下说道:“应该不是,我看过关于这类自杀俱乐部的报道,他们会抽签选出一个人,这个人不喝毒药,活下来负责善后,并组织下一次集体自杀!自杀俱乐部就是靠这种制度一直维持下来的。”

黄小桃打了个寒噤:“为什么开膛破腹、挖筋剔骨我都无所谓,一想到这些年轻人在这里神情凝重地喝下毒酒,就感到不寒而栗呢?”

我说道:“因为自杀是一种违反人类本能的行为!”

“既然反本能,为什么还会有人自杀?”黄小桃问道。

“因为人类既有生本能,又有死本能。死本能也可以称之为毁灭冲动,平时人们发怒就是毁灭冲动的体现,死本能指向外会演变成暴力和犯罪,指向内就会成为自虐和自杀,只不过这种情形很少发生,对大部分人来说自杀是违反生物本能的。”我详细的解释了一下。

黄小桃哦了一声:“听你这么一解释,好像不那么害怕了!”她嘴上这样说,却仍然握紧我的手。

我们进里屋和卫生间看了看,没有发现别的线索,黄小桃说道:“等一下,门窗完好,凶手是怎么闯进来的?”

我摇摇头:“他不用闯进来,因为他是六人中的一员。”

黄小桃一脸震惊:“他也是来自杀的?”

“不,我想他是预谋的,否则不会及时救下自杀青年的性命,至于他是怎么活下来的,我想他是用某种手段抽到红色的签免于喝毒药。”我说道。

黄小桃叹息道:“这五个年轻人肯定想不到,他们来到这里就已经把命豁出去了,没想到,等着他们的却是一场谋杀!”

“谋杀本来想死的人。”我感慨一声,浮想着两名死者被发现时的样子:“难道凶手厌恶自杀这种行为,要让他们死得更有‘价值’?”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