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惊喜地说道:“谢谢你,张女士,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没什么!”张女士拿手捋着鬓角的头发,我突然注意到她的神色有些慌乱,我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她有什么事情在向我们隐瞒。

我试探性地问道:“对了,这六名年轻人里面,有你认识的吗?”

“没有,怎么可能!”张女士笑笑,神情更加不自然。

连黄小桃都发现了她的异常,递个眼色给我,示意我不要随便问问题。她站起来告辞,和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扶着门框,捂着肚子说道:“呀,我好像来例假了!我没带卫生巾。”

她的演技太高超,瞬间连我都懵了一下,张女士站起来道:“我这里有备用的,你先拿去用吧。”

黄小桃弯着腰说:“麻烦您陪我去趟卫生间好吗?”

“好的!好的!”

张女士连声答应着,陪黄小桃一同离开了,我对黄小桃的心机真是很佩服,当然也不能辜负她的演技,趁办公室没人的时候,迅速打开抽屉搜查起来。

当我打开最下面的一个抽屉,看见一张合影,是张女士和一个男孩一起拍的,两人动作亲昵,应该是亲子关系。

这时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我赶紧关了抽屉。

离开之后,黄小桃问道:“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没有。”我摇摇头。

看来张女士是撒谎了,但也许和案件无关,说来说去,她也不符合我心目中凶手的模样。

我们把自杀俱乐部的名单发给任警官,他很快查明,被电死的第二名死者是邹勇,也就是说那对夫妻的儿子还活着,但明天将要死在聚宝山公园的人会不会是他呢。

天色已晚,我们各回各家,王大力今天在网上看到那条视频了,眉飞色舞地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本来想说保密的,他叫道:“保什么密啊,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要我说吧,这人干的是对的,这些自杀的人本来就很自私自利,如果通过这件事可以警醒一些自杀者,也是功德无量的。”

放在以前,我可能会立即反驳他,可是现在我却有点迷茫,可能是凉川的案子给我的影响太大!我爷爷当年为了保护无辜的人和凶手做交易,而我为了对抗江北残刀选择和杀害爷爷的凶手联手,正邪的界限有时候是那么的模糊,连我都有点说不清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了。

这次的凶手动机十分明确,就是要阻止自杀,就算他不插手,这帮受害者也会把自己弄死。假如真像王大力所说,这次的案件能够警醒一帮自杀者,那么这名凶手究竟是正是邪呢?

见我不说话,王大力愣住了,拿手在我眼前晃晃:“阳子,你今天反常啊,平时你不是马上就反驳我吗?以暴制暴是无法带来真正正义的,你这次怎么不这样说了。”

我不想被他看出我心中的迷茫,笑笑道:“我才懒得反驳你呢!”然后厉声道:“王大力,昨天晚上十点以后你有没有不在场证据。”

“卧槽,够狠,怀疑到我头上来了!”王大力作了一个闭嘴的动作:“我不说了行吧。”

这一夜我睡得挺不踏实,隔日早上六点醒了,索性就不睡了,直接打车去了聚宝山公园。

我本来以为公园今天会被封锁,可是来了之后发现不少大爷大妈在健身,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仔细一看会发现一些‘鬼鬼祟祟’的人在公园里来回溜达,我立马猜出来那些是便衣。

这时一个人撞了我一下,撞我那人身上有一股挺熟悉的味道,我回头一看是一个身材匀称的氧气美女,穿着性感的短裤、t恤衫、白色运动鞋,头上戴着鸭舌帽,扎着马尾辫,一边用耳机听音乐一边晨跑。

虽然她变装成这样,但我还是从背影认出来,这不是黄小桃吗?

于是我也跑过去,笑着搭讪道:“美女,你每天都来这里锻炼吗?”

黄小桃摘了耳机点点头:“是啊,帅哥,一起跑步吗?”

“不了,我在等我女朋友。”

“你女朋友?有我漂亮吗?”

“嗯,完全比不上,要不你当我女朋友吧。”

黄小桃咯咯地笑了,我切换回正经语气:“这个行动怎么没通知我?”

黄小桃解释道:“不必通知你,你不穿警服不佩枪,走到哪都是‘便衣’!而且这是任大烟枪的主意,那些便衣都是他的手下,我只是过来助助威的,他们决定与其把公园封了,倒不如来个欲擒故纵。”

“欲擒故纵……”我沉吟道:“但我觉得凶手也会考虑到这一点。”

“这么一说我倒是很好奇,在这种天罗地网下,凶手要怎么实施犯罪,又不落下蛛丝马迹。”黄小桃道。

我心里也和她一样好奇。

陪黄小桃跑了一圈,她累得直喘气,扶着腿说道:“老了老了,跑这一圈就不行了,早知道我挑个轻松点的角色了。”

我也出了点汗:“这一圈下来足有两公里了,歇一会,我请你吃早饭!”

黄小桃故作娇羞的道:“可是……人家和你还不熟嘛。”

我笑道:“你个戏精,一演起来就上瘾了是吧!”

我们吃了顿早餐回来,看见公园里乌泱乌泱的人,黄小桃错愕道:“什么情况?”

这些显然是看了视频的普通民众,来这里围观谋杀,我们虽然考虑过会有市民来,但因为今天并非节假日,以为不会有太多人来,可是我们低估了民众的‘热心’程度。

人实在太多了,这才七点多,等到了九点岂不要变成人山人海,到时就算看见凶手也追不了。

任警官也非常担忧这件事,和黄小桃打了一个电话商量。黄小桃决定还是把她的部下调过来疏通一下,这种场面警方必须得干涉,不说别的,万一发生个踩踏事件就麻烦了。

黄小桃给局里的警察拨了一个电话,叫他们马上过来,特别叮嘱不要穿刑警的衣服,穿上交警或者协警的制服。

一会儿功夫,一帮‘协警’便赶来了,尽全力维持秩序,请大家不要扎堆呆在一个地方。人群被摊开之后,交通没那么拥堵了,但平均每平方米都有三个人,大家走来走去,就好像春游踏青似的。我心说怎么没有小贩来卖东西呢,这人流量肯定大赚,没想到八点之后,附近的小贩们瞧见商机,陆续进来了,气氛真比中秋节还热闹。

我尴尬的说道:“这大概就是凶手预期的效果吧!”

黄小桃忽然问了一句:“那你觉得,现在凶手在这些人里面吗?”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