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确定,这个叫米叶的就是与张女士合影的人,昨天我问她认不认识这六人时,她竟然说不知道,这里面一定藏着某种隐情!

我们三人对这个意外发现都很震惊,打算今天晚一些时候就去找她。

我接着看照片,我的目的是通过骨相来确定死者身份,我叫任警官给我一把尺子,他找了半天给我找来一把带刻度尺的笔。我拿这个丈量死者的颅宽、眉宽、颊长等,并和照片中的脸比较。

这些都是证件照,不可能经过后期加工,所以我很确定地说道:“死者就是米叶,有可能是张女士的儿子!”

黄小桃叫道:“正好,有理由去找她了。”

我摆摆手:“先不急,我想看看那辆自行车!”

任队长已经给打捞队打电话,但是由于公园人太多车一直没能开进来,他急得一根又一根抽烟,脚边已经扔了一地烟头。黄小桃对此弄出鄙视的神情:“老任,要不我们先去验尸,你把自行车捞上来再联系我们。”

“行吧,证物打捞上来我直接拉到市局去。”任队长说道。

我和黄小桃跟着运尸体的警车一起回去,孙冰心已经等急了,当我们打开死者的腹腔时,果然也发现了肥皂水的痕迹,证明死者也是当时服毒之后被救下来的人之一。

我想不通凶手是怎么逼死者跳水的,问孙冰心有什么高见,孙冰心说道:“会不会是被威胁了,比如说如果他不自杀,就杀掉他母亲之类的?”

我摇头:“他可以报警啊,就算这个孩子本来打算自杀,也不会选择这么残忍的方式,被烧死多疼啊。”

我检查了一下后脖子上的伤口,发现这层皮和身体略稍有点分离,焚烧会让尸体变得面目全非,不太容易辨认,我推测这块皮下面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孙冰心好奇地问我这案子的来龙去脉,我大致跟她说了一下。上午十一点多,任警官一行人回来了,他带来一个重要消息,在河底除了自行车以外,还找到了其它东西!

任警官叫手下把证物拿进勘骨寮,放在空地上,自行车没有被火烧,倒是挺完好的,就是车辐有些变形。我注意到车把上有一些粘粘的东西,和孙冰心一致确认是胶带残留。

另一样证据是死者的衣服残片,由于这身制服化纤成分较多,被火一烧就结成了块,裹住了里面的一些东西——一些钠反应之后的残余物质,还有一个可疑的电子装置。

那东西是一个小盒子,已经被烧得严重变形,我拿刀好不容易切开,里面是一块芯片,还有一根电线。

众人观察半天,任警官问道:“这是不是老式手机的主板?”

现场有人使用的就是老式洛基亚,拿出来一比较,果然是的,看起来这是一个拿手机改装的,用来远程交换信号的装置。

我沉吟道:“死者身上绑了一样东西,可能有一部分植入体内,然后他的双手被胶带缠在自行车把上……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远程控制死者,难道说,在他体内植入了炸弹?”

“炸弹?”众人一阵错愕,任警官立即反驳:“如果有炸弹的话,在那种高温下,肯定会爆炸的。”

我说道:“炸弹是假的,也许只是一块电子表,被植入了死者脖子下面,死者能够清晰地听到滴滴声,以为随时会爆炸。凶手通过一个自制的通讯器指挥他,迫使他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

“命令他跳进水里?”黄小桃问道。

我说道:“死者的衣服下面塞了大量的钠,就算死者不知道那是什么,也知道是很重的东西,那么下水肯定会死的,我想他是不会执行这种命令的……对,就好像催眠一样,催眠师无法命令被催眠者直接去死,但是可以哄骗,当时公园里人很多,死者根本看不见前方有什么,凶手只要给他指明一个方向,他自己就会冲进水里。”

黄小桃说道:“如此说来,凶手的视野一定非常开阔,应该处在某个制高点上。”

我点点头:“聚宝山公园附近有一些高层建筑,对了,任警官,打扮成送牛奶工的死者进入公园,你手下难道没发现吗?”

我并不是在责难他,只是单纯地好奇,大家也把视线转向任警官。

任警官不好意思地搔着头说道:“我刚刚回来的路上挨个问了,都说没看见,到底是谁在玩忽职守,等我查出来一定……”

“应该没有人玩忽职守!”我打断他,说道:“不管是放在任何时候,送牛奶工骑进公园都很醒眼,谁会在公园里订牛奶?死者是从公园内出发的,制服和自行车相必是事先准备好的,凶手在公园里的某个角落逼死者穿上,然后指挥他往前骑。”

黄小桃震惊地说道:“照这个推论,凶手当时在公园内喽!”

“是的,而且他需要一个视野较好的位置,我们当时所在的小山头是最好不过的,也就是说,凶手可能离我们只有几步之遥。”我语不惊人死不休。

此言一出,大家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凶手早就考虑过,犯罪预告发出之后,会有一堆市民跑来围观,他可以充分利用这样的环境。

一阵沉默后,任警官说道:“我先去查一下这部手机的号码,看看有没有线索。”

我点点头:“那我们去拜访一下那位可疑的张女士!”

这事既然让孙冰心知道,她自然不可能放过,所以我们三个一起来到省自杀干预小组。一进门,孙冰心就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惊叹不止:“好像电影里的神秘机构啊!我以前完全不知道哎!你们是怎么找到的?”

黄小桃笑道:“不是我们找到的,昨天宋阳想不开,他们就找上门来了。”

我们询问工作人员,却被告之张女士今天一天没来上班,我和黄小桃不禁交换了一个错愕的眼神,难道她是凶手?

我拿出受害者的证件照,问工作人员,此人是张女士的什么人,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

于是,我们打听到了张女士的家庭住址,打算登门拜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