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保险的人名叫徐虎,通过身份证号码一查,这家伙来头不小,竟然还有案底。他曾因诈保被拘留和罚款,另外他的档案显示他在各大保险公司呆过十年,三年前才离职,然后一直没找工作。

看到这份资料,黄小桃分析道:“这家伙感觉简直就是一个诈保惯犯。”

孙冰心道:“难道说自杀变谋杀全部是他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拿到那笔理赔金!”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凶手的动机一下子从高尚变得龌龊起来,盯着电脑上徐虎的长相,我觉得他有一些地方倒也符合我心目中凶手的样子,就是有点太老了。

黄小桃说道:“问题是,他要怎么拿到理赔金呢?保险受益人必须是直系家属或者配偶,外人是拿不到的。”

我说道:“有没有可能他是个中介人,从收益人那里抽成?所以张芹才会躲起来。”

孙冰心震惊道:“要是这么说的话,岂不是这些少年的父母为了拿到保险金,雇佣杀手杀了他们的儿子?简直太可怕了!”

经历过种种案件的我,早就领教到人性可以有多阴暗,我并不否定这种可能,但目前要做的还是掌握充足的证据。

徐虎看样子不太容易找到,黄小桃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王援朝去办,让任警官派人去找其它死者的直系亲属了解情况,我们则继续盯着张芹。

从户籍数据库上找到的资料显示,张芹确实是米叶的母亲,但是米叶却和她很少来往,似乎关系不太好。

难道说是张芹通过自杀干预小组的系统发现自己的儿子和另外几人要自杀,于是联系到徐虎,把他们的自杀变得‘有价值’,于是徐虎给他们买了保险,救下自杀的他们,然后依次谋杀。

我们又跑了一趟张芹的家,鉴于她现在已经有重大嫌疑,如果她还不在家的话,我打算直接进屋搜查!

没想到幸运女神眷顾了我们一次,当我们走进小区时,迎面撞上一个披着头巾、戴着墨镜和口罩的女人。虽然她遮得严严实实,可我还是从她的体态和走路姿势上认出来。

“张女士!”我叫住她。

“认……认错人了,我不是……”她敷衍着在跑,黄小桃立即挡住去路。

“谈谈吧!”黄小桃冷笑道。

张芹好像认输一样,低下头,慢慢摘下墨镜。

我们去了她家,她屋里特别简陋,就好像根本没人居住似的,张芹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警官同志,我有罪!”

我们交换了一下视线,静静地等她诉说。

她说当年她老公自杀之后,还有一大笔债没有还清,债主三天两头还堵门,有一次甚至要强行把她介绍到夜总会工作来还债,幸好她逃掉了。

她只能到处搬家躲债,这些年过得特别艰辛,儿子米叶也丢给了外公外婆。由于怕债主找上他们,她很少和儿子联系,也不以母子相称。

她没有想到,父母在米叶的成长中缺席,使他的性格变得孤僻自闭,在学校也交不到一个朋友,还受人欺负。张芹好几次在米叶的微博上看到他说一些消极厌世的话,觉得心如刀绞,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她觉得自己的一生就是一个笑话,她负责的自杀干预小组拯救了上万名自杀青年,却拯救不了自己的儿子……

终于有一天,她通过小组的预防自杀程序看到儿子打算自杀,她立即打电话过去,苦口婆心地劝说,电话里米叶却淡淡一笑:“妈,我给你留了一大笔钱,等我死了以后,你就不用过得那么辛苦了,再见!来世再当你的儿子。”

之后她再也打不通米叶的电话,那一整晚她都在以泪洗面,通过手机定位她知道儿子的位置,通过自杀干预小组的力量,她本来是可以阻止的。

但她觉得儿子来到这世上,过得实在太可怜了,也许死反而是种解脱,她已经下定决定,儿子去世之后,自己就自杀相随,一家三口在阴曹地府重逢。

说到这里,张芹哭成一个泪人。

她从包里掏出一支注射器,里面装的是胰岛素,原来她回来就是为了拿药的,打算去她和丈夫初次见面的公园自杀。

注射过量的胰岛素可以自杀,许多人大概不知道,论自杀张芹比谁都内行,我也相信了她的话。

孙冰心惊讶地说道:“你是拯救自杀者的人,为什么自己会走上这条路。”

张芹叹息道:“我觉得死是一种恩惠!”

正如尼采那句话,凝视深渊者,也将被深渊凝视,可能就是接触自杀太多了,内心积累了太多负面能量。我以前听说许多心理咨询师都有严重的心理问题,定期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我对眼前这个女人,是很同情的。

黄小桃说道:“不对啊,钱的事情你没说!你儿子说要给你留一笔钱,你知道是什么钱吗?”

“保险金!”

她的直接令我们吃了一惊,我问道:“你知道那件事?”

张芹摇摇头:“除了这个,他还能去哪里弄钱,我那个傻儿子,自杀是拿不到保险金的。”

难道她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

我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儿子被人谋杀了?”

“什么。”她瞪大眼睛:“他难道不是几天前就自杀了吗?”

我用洞幽之瞳观察着她,她确实没撒谎,张芹追问她儿子是怎么死的,我们不想让她太难过,隐瞒了一些事实,还撒谎说米叶走得不太痛苦。

虽然这话有点残忍,但我还是说出来了,我说道:“从自杀变成谋杀,就意味着你能拿到保险金。”

“所以你们怀疑是我干的?”她的声音因激动而有些失真。

我点点头:“见到你之前,我们是这样怀疑的,但现在我们不怀疑你了,对了,你认识徐虎吗?”

“完全不认识!”

我递个眼色给黄小桃,道:“那打扰了!”

临走的时候,张芹想最后见她儿子一面,我担心她会寻短见,给她留个念想也好,就说道:“过两天我们会通知你的。”

出门之后,我赶紧给干预小组打了个电话,叫他们帮助一下张女士,我可不希望过两天听到她自杀的消息。

我深深感慨自杀的可怕,我爷爷说自杀之人身上怨气极重,所谓的怨气应该是一种异常的生物磁场,刚刚在屋子里我的心情一直都很压抑,感觉好像胸口被堵住了,透不过气似的。

《洗冤集录真本》中就记载,据说上吊而死的人,脚下能挖出一段黑碳似的东西,便是怨气的凝结物。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