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张女士家后,孙冰心说道:“这案子会不会是徐虎一手操纵的?他熟悉保险流程,是他给受害者买好保险,等受益人拿到保险金之后,再暗中抽成。”

黄小桃拿手托着下巴沉吟道:“你这套说辞有一个重ug,保险金的数额是合同上写明的,受益人拿到的钱和合同上说的不一样,保险公司会根据资金流追查到徐虎头上。”

我点了点头:“假如徐虎真有这种手段,干嘛还要炮制谋杀案,直接从别人的保险金里‘偷钱’就是了。”

孙冰心又说道:“不管怎么说,眼下徐虎嫌疑最大,你们认为他是凶手吗?”

关于这个问题,黄小桃觉得百分之五十可能,凭心而论我觉得他不是,但也不好把话说太满,就说百分之三十可能性。

目前一切突破口就是徐虎是否能抓到,我们也只能静候佳音了!

王援朝果然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第二天下午他就在一家招待所找到了化名登记的徐虎,并把他带回局里,当时不少人都认为,这案子就此结束了。

我和黄小桃第一时间赶去局里审训徐虎,据王援朝打听到的情报显示,这人是一名保险顾问,说白了就是想法子帮客户从保险公司那里弄到钱的代理人,小到车险大到人寿保险他都干过,估计诈保的事情没少干。

我心说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还有这种职业——诈保专家!

我和黄小桃进到审训室里,徐虎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眼神一直飘忽不定,看上去特别紧张,黄小桃清清喉咙说道:“徐虎,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过了,怎么想起来干这一行的?”

“报告政府!”徐虎猥琐地点了下头,说道:“我以前是在保险公司上班的,为了凑销售业绩,给我年迈的老母亲买了一份人寿保险,几年后我母亲得了喉癌去世了,本以为能领到一笔钱安葬我母亲,谁知道保险公司竟然玩弄文字游戏,百般推卸责任,愣是不给赔!”

“打那以后,我算是彻底认识到保险公司的丑恶嘴脸了,叫客户签合同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叫他们掏腰包的时候比吃屎还难,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呢,难道客户交的钱就全部打水漂?不,我徐虎偏要主持这个正义,所以我开始跟保险公司对着干,专门帮别人从保险公司那里要钱。一开始我是利用职务之便,后来被公司发现了,差点吃了官司,就从公司辞职了,于是自己一个人干。开始几年也是蛮艰苦的,后来招牌打响了,上门求助的人是络绎不绝呀,我现在在南江市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保险顾问了,以后两位有需要的话尽管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徐虎准备从怀里掏名片,突然看见手上的手铐,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讪讪地笑了一下。

我心说这家伙真够油嘴滑舌的,才问他一句就说这么多,刚刚我通过洞幽之瞳观察,他这段话估计是念叨太多遍了,已经达到自我催眠的程度,竟然看不出来是在撒谎。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眼色,黄小桃依次拿起六名自杀者的打印照片,问他有没有见过,我就用洞幽之瞳观察他的微表情。

徐虎扬起一根眉毛道:“完全没见过!”

我一拍桌子大吼:“是你给他们买的保险,你说没见过?撒谎也要编得像一点好吧!”

徐虎挤眉弄眼地笑道:“我一天经手上百份保险单,哪记得住每位客户的长相啊。”

很明显,又是在撒谎。

我说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六人出事了你不知道?”

“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徐虎的演技十分拙劣,我不需要洞幽之瞳都能看出来他在演戏。

然而他偏偏是最难对付的嫌疑人类型,不管怎么问,不管怎么揭穿他的谎言,就是死不松口,简直比黑社会小混混嘴还严。我本来不打算用那一招的,当审训进行了一个小时却一无所获的时候,我再也忍耐不了了。

“徐虎,看着我的眼睛!”

我突然发动冥王之瞳,徐虎就如同踩到高压电一样哆嗦一下,全身剧烈抖动,十秒之后,他全身被冷汗浸湿,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地喘息。

“交代吗?”我阴森森的道。

他慢慢抬起脸,虚伪地笑道:“报告政府,我不认识这六个人!”

我震惊了,这家伙看上去这么软弱,竟然是一个在冥王之瞳面前都不屈服的硬汉!

黄小桃眨了下眼,示意我再来一次,我虽然不太情愿,但面前这个人无疑知道案件的重要情报,于是我又一次对准他的眼睛发动冥王之瞳。

“嗷嗷嗷嗷!!!”

徐虎的惨叫声在审训室内回荡,十五秒后,他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胸口剧烈起伏了,他再也不笑了,弱弱的道:“你……你到底对我用了什么邪术……”

“说不说!”我厉声喝道。

“我……我没见过……这六人……”

我和黄小桃彻底服了,只好叫警察进来把他先收押。出了审训室,在外面围观的孙冰心说道:“宋阳哥哥,你心太狠了吧,就不怕把他弄成白痴?”

这倒不至于,人的承受力比想象中要大得多,一分钟以内是不会有事的,顶多留下一段恐怖的回忆,我苦笑一声道:“谁晓得他竟然是这样一条铁骨铮铮的好汉。”

黄小桃面色凝重地说道:“难道他是受人威胁的,所以宁死不屈?”

我摇头:“这世上能让人打死都不开口的东西,除了性命还有一样,那就是利益!”

从刚刚徐虎的种种表现看,他在这个案子里一定有牵涉,甚至有可能是帮凶。可他现在如果承认了,六份保险就会因诈保嫌疑全部作废,徐虎就拿不到钱{虽然不知道他是以什么方式拿到钱},在强大的利益面前,他的嘴比铁焊得还要严。

黄小桃叹息一声:“商人,真可怕!”

孙冰心说道:“要是能读心就好了……对了,我们要不要去他家里调查一下呢,看能否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黄小桃看了下手机:“我已经派王援朝去搜查了,他一会就会回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