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鞋带?”孙冰心挑起眉毛道:“你的意思是,死者蹲下来系鞋带的时候,凶手从后面猛地给了他一下,所以伤口非常接近颅顶?”

我点头:“这个发现的意义可能不止于此,你想啊,一个人在系鞋带的时候,如果有人从背后接近,肯定会警觉的,至少会把视线从鞋子上移开。可是死者死前一直保持着这个视线,这就说明,凶手是他的熟人,他对凶手非常信任。”

孙冰心思索着道:“有点道理!”

这时任警官来找我们,说刚刚发现一些线索。我和孙冰心从车底钻出来,原来任警官刚刚派人去袋鼠外卖总部走访了一下,虽然没有人员失踪,但有一名员工称今天送餐的时候被了偷了送餐车和一身备用制服,极可能就是死者骑的这一辆。

我突然笑了:“这次的凶手真是蠢,为了模仿之前的凶手,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线索。”

“模仿?”任警官狐疑地问道。

“之后再和你解释吧,对了,我们去巷子里看看。”我摘下手套道。

巷道十分狭窄,技术组发现了一些车轮印,经核实正是这辆送餐车的,已经拍过照了。我抬头看了一眼,这里根本没有太阳,于是便发动洞幽之瞳仔细检查地面。

我注意到车轮印有点不大自然,在距离巷口大约五米左右戛然而止,紧挨着车轮印消失的地方,有一双模糊的脚印,脚指冲着巷口的方向。

我低头沉吟着,一回头发现孙冰心站在我后面,她吐着舌头笑道:“这巷子太窄了!”

“是啊!”

这里其实算不上一条真正的巷子,就是两栋建筑之间留下的空隙,大概不到一米的样子。我回头看的时候,注意到墙上有一些擦碰痕,而且全部处在相同的水平台上,从痕迹的新旧程度判断是最近留下的。

我面朝巷口,想象着当时的情形,道:“看来凶手当时是在这里把死者固定在送餐车上,然后发动电瓶车,从后面拖拽住车尾。等电瓶车加速到一定程度再突然撒开手,造成送餐车冲上路面、发生车祸的假象。”

任警官佩服地点头:“听宋顾问分析案件真是头头是道。”

我谦虚地摆摆手:“没什么啦,对了,任警官,六名俱乐部成员的资料现在在你手上吗?”

“宋顾问不是看过了吗?”任警官好奇的问道。

“我想再看一下。”我答道。

任警官答应一声,去取来给我,我拿在手上一一翻阅,孙冰心好奇地问道:“宋阳哥哥,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了?”

我随口答了一句:“一个猜想。”

孙冰心扮了个鬼脸:“哼,又卖关子!”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黄小桃打来的,她叫我们马上去三元路和经昌路交叉口处的一家快餐店,我们立即赶去,原来这里的店员目击到了死者,并且有监控录相。

我们调出来一看,原来我们猜错了,死者虽然吃了这里的东西,但他并未来此消费。

今天中午十一点左右,死者慢悠悠地摸索进来,手里拿着一个袋子,把客人吃剩的薯条、汉堡、炸鸡骨头全部装到袋子里拿走,孙冰心说道:“好可怜啊,他身上一定没有吃饭的钱,才把这些东西装走充饥的。”

我仔细盯着画面中的人,画面很模糊,但能看出来是死者。

他的样子十分委顿,头发好像几天没有洗过,衣服也脏脏的,有一个镜头他露出正面,我注意到他胸口有字,我立即按下暂停。

我叫道:“写的什么,t恤衫上!”

孙冰心和黄小桃一起辨认,只认出一个‘机’字,孙冰心突然恍悟道:“这件t恤衫,和死者身上穿的不一样。”

我点点头:“而且死者的头发好像也没那么脏!他死前洗过澡,换了衣服,那么他一定在那里呆过,他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住宾馆是不可能的了。”

黄小桃说道:“瞧这个穷样,坐车也不太可能,那个临时停留的地方应该就在附近!”

孙冰心问道:“米叶是本市人吗?”

我想了想,说:“是的!不过我刚刚看了资料,他家不在这一片,在桃源区。”

我又把视频看了一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死者没有吃冰淇淋啊,冰淇淋不像汉堡、薯条这些食物能够剩在盘子里,它不太容易被剩下。

孙冰心问道:“会不会是在楼下甜品站买的?”

我摇了摇头:“不太可能,一个甜筒三块钱,有这三块钱他可以吃几个肉包子了,难道他这么讲究吗?吃顿‘快餐’非得来个甜筒不可。”

黄小桃笑着打我一下:“嘴下积德,人才刚死。”

我很无辜地说道:“我这不是在分析案情吗?”

黄小桃望着柜台道:“分析得我都饿了,我去买三个套餐带走。”

我们拎着打包的套餐出门,突然看见对面的肯德基门口竖着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扫码下载APP,免费兑换甜筒”,我们顿时一阵惊喜。

我突然有一个很靠谱的猜想,死者和凶手当时是在一起的,两人饥肠辘辘,想弄点东西吃,于是死者来麦当劳‘觅食’,凶手就跑到对面去兑换免费甜筒了。

如此说来,凶手一定有手机,他竟然为了一个甜筒留下了这么重要的线索!

我们立即进了肯德基,黄小桃亮出证件向店员询问,有没有看上去特别潦倒的男孩走进来。负责扫码的店员一时想不起来,我直接从手机里翻出金鑫的照片,问道:“见过他吗?”

店员立即点头:“见过,见过,中午他进了店,拿手机扫码换了一个甜筒。”

孙冰心和黄小桃惊诧地望向我,我问店员能不能看到扫码的手机号,店员说需要去电脑上查询,于是他帮我们查去了。

店员离开后,黄小桃迫不及待地说道:“凶手是金鑫!那对夫妻的儿子?”

我答道:“我也是蒙的,你们瞧,今天中午这两个人身上一毛钱没有,差不多跟要饭一样了,他们怎么会落到这种处境,极有可能是从哪里逃出来的。”

“从真正的凶手那里!”孙冰心叫道。

“对!”我点头:“然而路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金鑫杀掉了韦木木,然后伪装成一系列案件之一,只可惜他做得很拙劣。”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