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既然已经确定是金鑫,那么他们短暂停留的地方极有可能是自杀的房间,我记得那是金鑫自己的房子。

我旋即又推翻了这个想法,那地方离这里又有点远。如果两人中午在这里吃饭、洗澡,然后发生案件,那么金鑫应该一直没有离开这附近才对。

还有一件事,两人既然逃到了这里,说明囚禁他们的地方极有可能就在附近,那么真凶也住在这一带!

本来陷入僵局的案子,没想到打开一个缺口之后涌现出如此多线索,我们都感到很兴奋。黄小桃给任警官打了一个电话,叫他搜索一下周围的居民区,重点是那些地下室、仓库、车库等地方,让警员们拿着金鑫和韦木木的照片,挨家挨户地询问。

打完电话,那名快餐店店员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打印的表格,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电话号码,看得让人很头大。这些全部都是今天在这家店扫码的人,要查起来挺麻烦的,黄小桃把这张纸先收了起来,然后谢过店员。

出门之后,我们找了一地方坐下来简单地吃完晚饭,我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发呆,黄小桃笑着问道:“宋阳,这么认真,你在看美女,还是在考虑问题?”

我微微一笑:“除了你俩哪来的美女……我在想,这两人到底在哪洗澡,在哪换衣服的?”

“哈哈,还在想这个!”

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问黄小桃:“市民的报警电话一般会打到哪里?”

黄小桃愣了一下,道:“打到市局的接线中心,然后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要不要转给分局。”

“先回去一趟!路上和你们解释。”我说道。

我们找到黄小桃停在附近停车场的车,返回局里。路上我说,我想到一种可能性,就是闯空门,以前我看过一部韩国电影,有个小伙子专门溜进别人家里吃饭睡觉洗澡,这两人身无分文,极有可能也是这样干的。

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名业主很可能报了警,所以可以从接线中心查询到。

黄小桃佩服地说道:“有道理!”

正好我们要查一下金鑫的电话号码,回到市局之后,黄小桃拿着那张快餐店得到的单子去找技术警了,我和孙冰心去了接线中心。面对长长一列电话号码,我又犯起愁来,刚刚鼓起的一点信心瞬间烟消云散。

孙冰心说道:“查一下出警记录呗!”

“是哦。”我点点头。

这时一名接线员热心的询问:“你们在查什么?我今天接了不少报警电话,看能不能帮上忙。”

我说道:“有没有报案说被闯空门的?”

“闯空门?”她回忆了一下,在电脑上操作起来,然后点点头:“这个号码。”

面对屏幕上的一列号码,我不知道她是如何确定的,就问道:“你怎么能确定?”

“你瞧,通话时间只有十秒,我下午清楚地记得有个男的打电话说被人入室抢劫了,结果突然挂断了,我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拨了回去,对方没有接听,所以一直耿耿于怀。”接线员解释道。

这里的系统是可以看到号码主人姓名的,那人叫沈壮,下面有身份号码。

我感觉似乎有点眉目,向接线员道过谢,去户籍那边查了一下。沈壮的个人资料出来之后,我惊喜地发现,他居住的小区竟然就是外卖员被偷车的地方,距离案发现场只隔了一条街。

我兴奋地说道:“肯定是这个人,走走走!”

我给黄小桃打电话,她说号码还没查出来呢,我叫道:“先不查了,找目击证人要紧。”

刚刚从现场回来不到半小时,现在又要回现场,一来一去,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黄小桃笑道:“查案子就是折腾。”

来到那个小区,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沈壮的住处,敲开门,一个胖胖的小伙从门缝露出脸,警惕地说:“找谁?”

黄小桃亮出证件,问道:“你是沈壮?”

看见警官证,沈壮的眉头扬了起来:“不是吧,这么神速?我之前是打过一次110,可我说了没十秒就挂了,警官同志,这也能算报假警,你们也太小题大作了吧!”

看来报警的人是他没错了,我安慰他道:“我们不是因为报假警来抓你的。”

沈壮松了口气:“那你们找我有何贵干?”

我注意到他一直用手抵着门,似乎不太想让我们看见屋内,便问道:“为什么不请我们进去?”

“这……好吧!”

他打开门,我们这才发现,客厅里一片狼籍。沙发被人划破了,电视被人砸碎了,墙上挤着各种酱汁,旁边一个大鱼缸里插着热的快,里面的金龙鱼全部翻白肚皮了。

这可不像是单纯地入室抢劫,倒像是有人蓄意报复。另外我发现这屋子装潢得挺不错,沈壮不过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能住这样的公寓,想必是个富二代吧!

我折回去看了一下门,防盗门有被撬过的痕迹,不是拿开锁工具撬的,应该是某种粗暴的工具,比方说将一把改锥插进锁孔,拿砖头使劲地砸。

沈壮叹息道:“你们瞧瞧我造了什么孽,没招谁没惹谁,一回家发现屋里变成这德性了。”

黄小桃问道:“情况这么严重,你不报警?”

沈壮坐下来,从茶几上拿起半瓶Xo,看来他正在借酒浇愁,他说道:“报警管屁用,都已经这样了,警察又不能赔偿我的损失,所以我想想还是算了。”

他的微表情出卖了他,这明显是在撒谎,这时孙冰心好奇地朝卧室走去,沈壮突然慌慌张张地站起来说道:“美女美女,别进去!”

黄小桃正色道:“你家里该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作贼心虚,所以不敢报警?”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沈壮伸手拦在卧室前面,堆着笑脸道:“我发誓我是一个正经生意人,话又说回来,你们警察也没权利私闯民宅啊。”

这态度令我们越发觉得可疑,黄小桃喝斥一声:“闪开!”

沈壮一脸尴尬地让开,我们推门进卧室,当看到屋里的东西时,我们三人不禁愣了一下。

这就是他选择不报警的原因……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