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壮家卧室的墙上用墨水{我更怀疑是酱油}龙飞凤舞地写着——

“大壮,你这个垃圾,败类,人渣,也许你已经忘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上学的时候你欺负我的事情!你永远不会知道,你们寻完开心之后,我独自流过多少泪水。我衷心地希望你生儿子没P眼,希望你全家出门被车撞死,希望你下辈子变成猪狗。韦木木敬上。”

看完之后,我们三人的视线齐唰唰地集中在沈壮身上,他一脸羞愧地说道:“警官同志,你说这家伙是不是神经病,我上学那阵子是跟他开过一些玩笑,纯粹是闹着玩的,我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耿耿于怀,心胸也太狭隘了吧!居然还跑到我家里来搞破坏,神经病,简直是神经病!”

从这些字我大致能想象出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每个校园恶霸事后都会这样说,不过是闹的玩的,但对当事人来说,这些‘闹着玩的’事却会毁掉他们一辈子。

孙冰心冷笑道:“是啊,韦木木同学确实心胸狭窄,只为这点小事自杀了。”

“自杀了?”沈壮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什么时候的事情?今天吗?警官同志,这跟我没有关系吧。”

我懒得理他,离开卧室调查了一下。种种迹象显示,那两人闯了空门之后,喝了一些酒,洗了一个澡,还偷走了一些t恤衫,衣柜里少了不止一件衣服,说明金鑫也穿着从这里偷的衣服。

离开的时候,沈壮还在后面追问,他什么时候死的,跟自己以前干的事没关系吧,我们三个默契地不搭理他。

我的心情突然有几分沉重,虽然可以通过种种蛛丝马迹还原金鑫和韦木木的行动,可却还原不了他们的内心。他们跑到昔日欺负韦木木的校园恶霸家里进行了一场狂欢,写下心里积压已久的话,韦木木的内心一定是辛酸而痛苦的。

为什么他要这样做,我猜想,或许是死里逃生之后,他打算重新做人,面对自己的阴影,可是没想到……

“我们去调查一下小区监控吧!”黄小桃的话打断我的思绪。

“好的!”我答应道。

来到保安室,我们让保安调出监控。果然中午十二点左右,两个衣冠不整的男孩走了进去,手上还拎着快餐店的袋子,从相貌特征上看,正是韦木木和金鑫。

我们把视线快进,没看到他们离开时的画面,大概十三点左右,一辆送餐的三轮电瓶车开了出去,我喊了声停。

画面上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看不出来骑车的人是谁。

我们又往前退了一些,看见外卖员进来的镜头,毫无疑问是同一辆车,既然这辆送餐车是在这个小区被偷的,那么骑车出去的人无疑是死者或凶手。

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偷一辆送餐车?送餐车的空间比较大,藏匿一个人绰绰有余,所以我想,命案极有可能是在这里发生的。当时四下无人,某个单元前面停了一辆送餐车,于是金鑫就把韦木木的尸体放到车上,然后穿上备用制服逃出小区。

他本来只是借机处理尸体,之后想到一个‘好主意’,让韦木木穿上外卖员的制服,炮制成之前几桩命案的样子,以期瞒天过海。

可是没想到他的模仿太过拙劣,非但没能瞒天过海,反而留下一大堆线索……

我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之后,黄小桃道:“我相信你的推论,但是,他俩算是难兄难弟,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呢?”

我也叹道:“是啊,在一起想法子弄吃的、一起洗劫校园恶霸的家,说明这两人关系不错,为什么金鑫要对韦木木痛下杀手。”

孙冰心问道:“要找找现场吗?”

既然来了,我说道:“行,去找找吧!”

我先回黄小桃车上取来验尸伞,这天晚上月朗星稀,验尸伞也是可以用的。我撑开伞,调整一下角度,孙冰心笑道:“月亮下打伞,不知道被人看见,会不会当成疯子。”

我一边专注地望着地面一边解释道:“我们宋家就有一位先祖,在月亮下撑着伞调查血迹,被人误以为是妖怪的。”

这小区看着不大,找起来还挺费事的。转了一圈,我几乎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伞影下出现一道紫色的光,孙冰心惊讶地‘哇’了一声。

我在附近转了一圈,发现大量被擦拭掉的血迹,从擦拭的面积和形状看,像是用布擦的,很可能用的是死者的外套。

我收了伞,用洞幽之瞳来回看。我注意到一棵树下面的地面上,有一道痕迹,像是被重物压出来的,我拿手机拍了下来,这个形状我有点陌生,便问她俩:“这是什么工具?”

“扳手?”孙冰心说道:“又不太像!”

“我知道,这是汽修才会用到的特种扳手。”黄小桃飞快的道。

于是我拿手机搜索了一下,这种扳手比较沉,似乎拿来撬锁也可以,直接朝锁上面抡就行了。这说明金鑫身上一直带着它,极有可能是从被关押的地方带出来的。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难不成他们合力把真凶杀掉了,然后逃了出来?

黄小桃立即给任警官打个电话,叫他重点去搜车库、汽修店、4s店之类的地方,任警官带着大队人马一直在调查,在电话里跟黄小桃牢骚了几句。

挂了电话,黄小桃微笑着说道:“这一天连轴转,苦差事让我师兄去做,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吧!”

孙冰心道:“要不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还吃?”黄小桃大吃一惊。

“刚刚吃的汉堡包、薯条什么的,又吃不饱,我想吃点中菜。”孙冰心委屈的撇撇嘴。

黄小桃无奈的道:“行,那走吧,不好好大吃一顿我的精神也快要崩溃了。”

我们去了附近一家烤鱼店,这家店是活鱼现杀,点好菜之后孙冰心兴冲冲地和服务员挑鱼去了,黄小桃突然说道:“宋阳,你最近有点无精打采!是不是因为在凉川发生的事情?”

我一阵惊讶,没想到被黄小桃一眼看穿了,果然我俩彼此都太熟悉了。我不想加以掩饰,便说道:“是吧,自从知道了我爷爷的‘黑历史’,我的内心就有一些迷茫,一直想问你来着。”

“想问什么?”黄小桃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知道这个问题有点傻,但黄小桃是不会嘲笑我的,我问道:“小桃,你觉得什么才是正义,什么才是邪恶?”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