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那栋大楼顶部,当我推开天台的门时,那个站在边缘的人惊了一下,周围虽然一团漆黑,但这丝毫不妨碍我的视线,那个人果然就是金鑫。

“谁?”他大喊。

“金鑫,你别冲动!”我喊道,让黄小桃能通过手机听见我的声音。

“你是谁?”

我知道如果不表明身份的话,他只会更加警惕,便说道:“别怕,我是警方的人!”

这话一出,他立即向前迈了一步,大喊道:“不许过来,否则我就跳下去!”

畏罪自杀?

这四个字闪过我的脑海,我虽然和凶悍的歹徒谈判过,但是面对想了结自己生命的人,还真有点束手无策。下面马路上堵得厉害,任警官他们是不可能过来了,这里只能靠我自己。

我此刻非常紧张,生怕一句话说错就害死一条性命,我深呼吸了几口气,说了些这种场合下常说的废话:“你先从上面下来,我们慢慢谈好吗?”

金鑫站在栏杆上,拼命地挥手,情绪显得特别激动:“没什么好谈的,我杀了人,我知道我肯定逃不过法律的制裁,像我这种软弱的性格坐牢会被人折磨死,与其这样还不如自行了断好了。警察同志,你就别和我讲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大道理了,像我这种废物,又背上杀人罪名,我赖活着还不如好死了。”

我举起他的手机道:“我刚刚捡到你的手机,是你母亲打来电话,他们正在担心你。你从这里跳下去,摔得面目全非,你痛快了,想想你父母看见你尸体时的反应,他们也许一辈子都无法摆脱这个阴影。”

金鑫不耐烦地说道:“我求你别跟我讲这些了!我父母要是爱我的话,小时候就不会把我丢给爷爷照顾,他们只知道挣钱、挣钱、挣钱,如果他们不是这么自私,愿意给我一点关爱,我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叹息一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可没有心理咨询师的那种口才,能在这里替他解开心结,于是我换个角度,也是为了拖延时间。

“谁说你犯罪了?麻烦你和我说说清楚好吗?”

“你少装蒜,我要不是看见警察在这一片到处搜,我也不会想死。我本以为掩饰得很完美,谁知道你们警察这么厉害,一天就查出来是我干的了。”金鑫答道。

“你杀了谁?”我装糊涂道。

“还能有谁,韦木木!”

“什么!?”我继续装糊涂:“那人是你杀的,不可能啊,种种迹象显示是之前的凶手干的,你不是受害者吗?”

金鑫并不知道侦破详情,显然被我精湛的演技蒙骗了,他的眼神透出一丝茫然,我趁热打铁地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在附近是想找你,现在可算找到了,别做傻事了孩子!”

说着,我试着往前走一步。

“滚!”金鑫突然暴吼一声:“就算你之前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我刚刚说漏嘴了,你回去肯定要逮捕我,与其这样,还不如我死了算了,给大家都省点功夫。”

“别别别,冷静一点!”我乞求道。

我快要黔驴技穷了,心里乞求黄小桃她们赶紧来,金鑫站在呼啸的风中喊道:“警察同志,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诚心诚意地回答我,如果你骗我的话我就立马跳下去。”

我无力地道:“问吧!”

他神情忧伤地诉说着:“像我这样一事无成,一点也不讨喜,处处被人瞧不起的废物,如果我现在不是骑在栏杆上准备跳,你会和我说话吗?”

答案肯定是不会,但他此刻情绪非常消沉,恐怕这一句话就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我也不能违心地说会。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当然不会!”

我看见黄小桃站在那里,皮夹克被风吹得哗啦啦直响,我很惊讶,她为什么突然跑出来‘搅局’?不过情商如此高的她,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吧。

果然,她继续说道:“你看看下面街上来来往往的那些人,陌生人和陌生人之间会说话吗?就算说话,也不过是一些肤浅的内容。人和人很难交心,人本来就是孤独的动物,每一个人都是,你不必奢望被人理解,因为永远不会有人真正理解你,如果你把这当成不讨人喜欢的理由,就想寻短见,那我觉得全人类都可以去死了!”

金鑫低着头,好像在思考她的话:“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你叫我怎么鼓起勇气再面对生活,我杀了人了,已经回不了头了,难道你想叫我鼓起勇气去坐牢,然后被枪毙?”

“孩子,饿了吗?”黄小桃突然问道。

“别和我扯这些!!!”金鑫愤怒地吼道,我捏了一把冷汗,真怕他纵身一跃就变成半空飞人。

不知从哪里飘来一股香喷喷的味道,好像是牛肉盖饭。

只见孙冰心提着一个袋子从门里走出来,里面热腾腾的饭菜飘出一股香味,我清楚地看见金鑫吞咽了一下唾沫,眼神变得犹豫起来。

黄小桃说道:“我不和你说什么大道理,要死要活是你的自由,哪怕警察也没权干涉你,算是让姐尽一下人道主义,死前吃一顿饱饭吧!”

金鑫犹豫半晌道:“你耍我!饭里放了安眠药。”

“安眠药的效力没那么快,你不放心的话,就坐在栏杆上吃好了。”

金鑫仍然不上当:“你安的什么居心?”

黄小桃说道:“也就是拖延时间而已,希望你吃饱了之后能冷静下来,如果你要死的心情真有那么坚定,我想一顿饭是拯救不了你的吧!”

金鑫沉默了,黄小桃从袋子里取过饭,有一大份香喷喷的牛肉盖饭,和一瓶冰镇饮料。望着美味金鑫的眼睛都直了,我太佩服黄小桃这招了,人的本性是很强大的。

她托着饭慢慢接近过去,走到距离金鑫五米处停下:“你过来取。”

“放在地上,你退后!”

黄小桃把饭放下,举着双手后退,退到我旁边,趁着夜色用手作了一个动作,我立即会意过来。

金鑫看样子饿坏了,扑过去打开饭盒就开始吃,我突然大喊一声:“金鑫!”

他抬头的瞬间,我发动了冥王之瞳,他猝不及防地中招,尖叫一声摔倒在地上。趁此机会,黄小桃迅速冲过去,给他戴上手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