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金鑫押下来之后,我和孙冰心一左一右把他夹在后座上,刚刚他摔倒的时候把饭给碰撒了,所以黄小桃又给他买了一份。

金鑫捧着饭却一口也不想吃,他说道:“我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反正我怎样都是一死,区别只是我自杀了你们破不了案,我就不该相信你们的!”

我说道:“你错了,你自不自杀都不影响我们破案,我们只是想救你。”

孙冰心道:“你看见街上这么多人,你掉下来砸死谁怎么办?就算没砸死谁,人家看见你的样子,还不得落下一辈子心理阴影。”

金鑫不耐烦地说道:“我都要死的人,考虑这些干嘛?这个社会给过我什么东西吗?”

黄小桃骂道:“哼,大言不惭的小子!”

拥堵的车流动了起来,回去的路上我问金鑫要不要给家人打个电话,他摇了摇头。

我有许多问题想问他,不过还是忍住了。来到局里之后,我们把他带到审训室,警员打算把他拷在审训椅上,我摆摆手:“不用了,给他一把普通椅子,再拿瓶矿泉水。”

金鑫却不领情,愤愤地嘀咕道:“收买人心!”

我们不和他计较,落座之后,黄小桃说道:“谈谈吧!”

“人是我杀的,我供认不讳。”

“不,从头说起!”

金鑫想了想,开始诉说,他很久以前就有想自杀的念头,可是一直下不了这个狠心。和其它内心敏感、纤细的年轻人一样,他也是歌手兼作家余音的粉丝,经常跑到余音的微博下面,发表自己对世界、对人生的想法。

大概今年三月份左右,他在余音的微博评论区看到有人在发起自杀俱乐部的活动,他就参加了。发起人叫做小K,是个很和善的男孩,对他说了自杀俱乐部的规则,每一次会有六个人,大家抽签,抽中红签的人活下来善后并组织下一次集体自杀,其它人喝毒酒自杀。

小K就是上一次抽签活下来的人,也是这一次的组织者。

几天后,大家在一间地下室见面。同是天涯沦落人,大家互相说了一些互舔伤口的安慰话,表示希望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来生,然后开始了抽签,金鑫竟然抽中了红签。

望着五个人喝完毒酒死掉,他心里有点毛毛的,死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可能就是一咬牙一跺脚的事情,对别人实在太恐怖了。

他遵守约定收拾了现场,发起下一次聚会。

没想到的是,五月份的自杀聚会,他竟然又活了下来……

就好像老天爷在故意和他开玩笑,他每次都是眼睁睁看着别人死,自己却活下来,俨然成了这个俱乐部的主人似的,对此金鑫也是哭笑不得,但他又必须维护这个秩序。

几天前他又一次发起自杀聚会,这一次他没有抽中红签,金鑫心情忐忑地喝下毒酒,以为这回死定了。可是谁知道,迷迷糊糊中竟然有人在拿肥皂水往他喉咙里灌,他疯狂地呕吐,差点没把胃吐出来,竟然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

睁眼一看,五个人被困在一间仓库里,可能是车库之类的地方,因为有机油味。

他立即明白过来,这一次的自杀聚会中混进来一个‘奸细’,就是第六个参与者徐昱!当时所有人都被捆了起来,他们吓坏了,以为遇到了变态杀人狂,或者是贩卖器官的魔头。

在漆黑的屋子里坐了一天,一个人走了进来,说道:“你们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我决定惩罚你们,用你们的死来警醒那些糊涂蛋!”

有同伴就大喊道:“杀了我们吧,我们不在乎。”

那人冷笑道:“很好,就从你开始!”

他带走了这个人,过了几天又带走了一个人,然后又带走了一个,剩下的金鑫和韦木木十分不安。两人讨论了许多可能性,一致认定,这人肯定是个变态。

他们不想死在变态手上,于是他们一起合作,从这里逃了出去。

逃出生天的感觉真是美好啊,金鑫头一次觉得外面的空气如此清新,天空如此蔚蓝,但是两人好几天没有换衣服、洗澡,就跟乞丐一样,走在街上处处招来嫌弃的眼光。

他们身无分文,手机也早就没电了,金鑫找了一个手机充电站给手机充了电,他消失这么多天,只有父母打来电话,这让他很灰心。

两人在快餐店解决了一顿午饭,韦木木说他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去报复一下当年欺负他的恶霸,他记得那个恶霸就住在这一片。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韦木木还是有点犹豫,金鑫鼓励他去完成这个心愿!

两人找到地方,一路上设想了种种可能性,可是没想到恶霸不在家。于是他们就拿随身携带的扳手把门锁砸开,在恶霸家里一通狂乱,还在墙上写了一段话。

出来之后,两人都很痛快,然后……

“然后你杀了他?”我问道。

“是的!”金鑫点点头。

“理由呢?”我微微一笑。

金鑫一阵支吾,一看就是个不擅长撒谎的人,我讽刺道:“编不下去了?”

“我没有编,我说的全是真的!”金鑫恼羞成怒道。

我摇摇头:“不好意思,我很擅长识破别人的谎话,你从中间凶手出现那段就在撒谎,但也不全是假话,你在故意隐瞒什么。”

金鑫眼神飘忽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在隐瞒真凶的身份,你认识他!”我大吼一声。

金鑫突然大笑:“可笑,我是受虐狂吗?我为什么要隐瞒真凶的身份?”

他嘴上这样说,额头上却沁出了一层冷汗。

“第六个人的名字叫徐昱,这个字是这样写的……”我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把这个‘昱’字颠倒过来就是‘音’字,这个人就是你的偶像余音!”

金鑫瞪大眼睛,他的神情已经出卖了他,可嘴上还在狡辩:“警察同志,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余音五年前就自杀了,谁不知道?”

我冷笑:“我只是就事论事,我给凶手做的心理画像完全符合余音的形象,而且你一个将死之人,连杀人罪行都可以坦白,唯独不想说这个人的身份,说明你非常尊敬他。还有,你的叙述里面有一个明显的bug,真凶把前面三个人带走,你根本不知道他对他们做了什么,然而你逃出来之后,却把韦木木的尸体刻意炮制成前三起案件的样子,你是怎么知道的?由此可见,真凶和你交流过,甚至有可能你是他的帮凶。还有一点,你和韦木木不是逃出来,是真凶放你们走的!”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