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我的揭露,金鑫再也掩饰不下去了,他一脸慌乱,抱着脑袋说道:“我保持沉默,我不想出卖他!”

看来他确实很尊敬余音,这不是斯德哥尔摩效应,他读过余音的书,听过他的歌,也许还被他救过,是一种发自肺腑的尊敬。

黄小桃说道:“我们现在只是想了解真相,余音还活着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找到他也是迟早的事,你想想这件事会造成多大的轰动。你是唯一的知"qingren",如果你不说,你想想那些记者会怎么报道,他们为了博人眼球肯定会添油加醋、歪曲事实,把你的偶像写成一个变态,一个疯子,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我不得不佩服黄小桃的切入点,简直直击要害。

金鑫的神情明显动摇了,我又补充了一句:“我们都听过余音的歌,也大致了解他的事迹,他是一位传奇人物,我们相信他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坏人。”

金鑫的眼里闪烁着泪光,用一种感激的眼神看着我们,他哽咽地说道:“是余音,拯救了我!”

一开始谁都不知道徐昱就是余音,因为他变了装,戴着厚厚的胡子。前三个人被带走之后,金鑫和韦木木非常害怕,终于,这一天轮到金鑫被带走了。

他被带进一间公寓,墙上到处是余音的海报,架子上放了许多书籍。正当金鑫震惊的时候,徐昱把假胡子和眼镜摘了下来,金鑫张大嘴巴,好久才缓过神来。

余音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年轻人,而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中年男子,他请金鑫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饭,说了许多话,具体说了什么他已经想不起来了,也许是见到偶像太过激动。

最后余音把两个瓶子放在他面前,并对他说道:“我并不希望看到你们葬送自己的生命,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你吃掉左边瓶子里的药,就可以活着离开;吃掉右边的,你就会死!”

经历了这一切后,金鑫已经不想死了,他拿起左边的瓶子,里面有一粒糖豆,很甜。

余音竟然真的兑现承诺放了他,金鑫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发展,他有一种重生的感觉。出去之后他听见到处都有人议论,城里有一个连环杀人狂,已经杀了三条人命!

一打听才知道,死掉的竟然就是之前的三名同伴,只有金鑫明白,他们不是被余音杀害的,他们是自己选择了死。

金鑫在附近晃荡了一天,想等韦木木一起出来,毕竟这么多天呆在一起,两人已经成了难兄难弟。第二天,韦木木果然从那栋楼里走了出来,他和自己一样选择了生,两人在外面重逢,喜极而泣。

之后他们解决了一顿午饭,跑去报复当年的恶霸,从恶霸家里出来时,韦木木弯下腰系鞋带,金鑫问他之后有什么打算,韦木木说道:“没什么打算,找个地方自杀!”

金鑫的脑袋嗡的一下,这家伙说这句话时的轻松语气,就好像扔一袋垃圾似的,他不敢相信地问道:“你不是选择了活下来吗?”

韦木木笑道:“我骗他的啦!像我这种没意思的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金鑫一瞬间百感交集,又鄙视又愤怒又难过,两人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活了下来,他却还想自杀,那么经历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就好像看见了过去的自己,把命不当命,自轻自贱,逃避现实,一点也不渴望改变。

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强烈得仿佛快要爆炸了一样,他从身后掏出从恶霸家随手拿的扳手,说了一句:“你这种人,就是垃圾!”然后一扳手砸在韦木木脑袋上。

他打死的是韦木木,却又仿佛杀掉了过去的自己。

之后的事情和我推理的基本一样,金鑫偷了一辆送餐车,想把尸体伪造成连环案件之一,可是没想到手法太拙劣,暴露了许多线索。

说到这里,金鑫已经满脸泪痕,他哽咽地说道:“看来老天爷真的不让我死,后来我害怕得不得了,想自行了断的,又遇上了你们。”

黄小桃绕过桌子走过去,审训中和嫌疑人肢体接触是明令禁止的,但她却毫不在乎。

她拍拍韦木木的肩膀安慰说:“孩子,不是老天爷不让你死,是你自己想活,救了你的是你自己。”

金鑫抹了一把眼泪,点点头:“你们要去逮捕他吗?”

黄小桃道:“告诉我们地址吧,你放心,我们会很尊重他!”

金鑫抽泣着告诉我们地址,黄小桃叫警察将他带走的时候,特别嘱咐一句,好好照顾他,想吃什么给他买。

出来之后,我看见孙冰心脸上亮晶晶的,我吓了一跳:“你哭啦?”

孙冰心拿手帕擦着眼泪说道:“我觉得他好可怜哦,要不以咱们特案组的名义,帮他一把?”

“不行的孙小姐,这案子是我师兄的,我们只能算帮忙。”黄小桃道:“再说能怎么帮呢?咱们是警察,只能公事公办,难不成放他走啊?”

我忽然灵光一现:“对了,我记得刑法上说,嫌疑人如果有重大立功表现是可以减刑的。”

“怎么个重大立功呢,他又没法举报同伙?”黄小桃说道。

我笑道:“立功的方式可不止这一种!”

我附耳交代了孙冰心几句,她立即眼前一亮:“我这就去办!”

这个任务交给孙冰心是最合适的,她既了解这个案件,而且人又善良,容易说服别人。望着孙冰心离开的背影,黄小桃笑了一下:“对了,你是怎么得出凶手是余音这么大胆的猜想的,难不成仅仅是从那两个字!”

“不全是,其实是徐虎提醒我的。”我说道。

“徐虎?”黄小桃还是不太理解。

我解释说,一开始给徐虎看六个人的照片时,唯独最后一张他表现很平静,证明那张照片我们找错了,徐昱不是照片上的人。

我后来从任警官那里核实了一下,资料上的徐昱失踪已经有一年多了,由于没有比他更符合条件的,所以就用了这个人的资料,所以我就想,徐昱会不会是化名呢。

其次就是对凶手的画像,我发现极其符合已经‘死亡’的余音,于是乎,我就得出这样一个大胆的猜想!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