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打算拖到明天,当即驱车去了那片住宅区。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当敲开门,看见‘死而复生’的余音的时候,我和黄小桃仍然倒抽了一口凉气。

一个昔日被大江南北传颂的传说中级歌手、作家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我心情怎能不激动。

不过他确实老了,沧桑了许多,下巴上有一些没刮干净的胡茬子,戴着一副眼镜,头上戴着包头帽,走在街上也许有人觉得他像余音,但可能不会猜到是他本人。

黄小桃举起警官证,余音用富有磁性的声音客气道:“我知道你们会来找我,但没想到这么快,请进吧!”

屋里还有一个人,是一个女孩,似乎是余音的助手。作为‘已故’明星,他平时肯定不太方便事事亲自露面,助理站起来问道:“先生,这两位是……”

余音说道:“是朋友,小璐,今晚你可以先回去了……以后也不用来了。”

“可是……”

“我需要找你的时候就打电话!”余音正色道。

助理告辞离开,临走的时候不是很信任地看了我们一眼。我环顾屋里,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公寓,屋里放满了书、唱片、工艺品,透出主人不俗的品味,余音给我们倒了两杯茶水,我们道过谢落座,感觉气氛不像是在查案,倒像是来作客的。

他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来调查什么的,请放心,在你们面前的不是明星余音,而是普通人徐昱,这四桩命案我会全部坦白。”

“四桩?”黄小桃扬起眉毛。

“对,四桩,全部是我做的!”

我明白过来,他一定是知道了韦木木的死,打算替金鑫扛下罪名,看来他是真心要救那孩子。

想问的问题实在太多了,我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黄小桃抢先问道:“余先生,当年你是怎么‘死而复生’的。”

余音喝了口茶,慢悠悠地诉说起来——

他从小就被严重的抑郁症困扰着,靠吸烟、酗酒甚至嗑药麻醉自己,还不止一次尝试过自杀,后来靠在网上发一些歌和文字拥有了一些名气。可是也没能抵御住内心深处的孤独、悲观、厌世,于是二十五岁那年,他在自己的微博上留言:“我有抑郁症,所以决定去死一死,没什么特别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然后就坐在浴缸里割开了静脉。

没想到,那天来看望他的父母发现了,把他送到医院去抢救,总算是捡回一条命。

后来他从护士那里听说,他父母在急诊室外守了一夜,得知他脱离生命危险之后,这对老夫妻竟在走廊里对着医生磕头感谢!

听说之后,余音非常心酸,他领悟到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一个人的命不完全属于自己,死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可是留给活着的人的却是沉重的负担。

他的心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后来经纪公司找到他,因为自杀留言一事已经造成巨大轰动,外界纷纷在关心余音的情况,但当时的他已经心灰意冷,不打算再复出了。

他半威胁半交易地和经纪公司达成一个条件,他把自己所有的歌曲、书籍的版权让给经纪公司,经纪公司要替他向全世界撒一个谎,宣称他已经死了!

自此之后,他激流勇退,回到老家南江市过着清心寡欲的低调生活,靠写写书来维持生计,用的当然是其它的笔名。经常会抽时间回去陪陪父母,平静的生活给他带来了许多快乐,他的抑郁症也慢慢好转了。

有一天他看到自己以前的微博,意外发现,数以万计的年轻人在上面缅怀他,而且有相当一部分,像他以前一样,也患有抑郁症、焦虑症,思想消极,想要了结无趣的生命!

每逢他的‘忌日’,大家都会在网上纪念他,听他以前那些消沉、厌世的歌,还奉为经典。美化他的自杀,更有年轻人模仿他自杀的方式……

余音意识到,活在大家心目中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那个‘余音’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它的微博变成了大家逃避现实的圣地,造成了非常、非常不好的影响。

他偶尔也会注册小号,在自己的微博上劝那些想自杀的年轻人,可是对方根本不想听。

网络开拓了人们的视野,也让人们的视线变得狭隘,人们只会在网上找同类,听想听的话,接受想接受的观点,这些消极厌世的人聚集在一起,就会变得更加消沉。

有时候他真想跳出来大喊,你们醒醒吧!与其在这里发泄、哭诉、抱团取暖,还不如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跑跑步、大吃一顿、洗个热水澡都会让心情变好的,眼泪和叹息不会让人变得开朗,只会更加消沉。

余音心灰意冷,他决定采取一些行动,为此他开始锻炼身体,学习一些必要的技能。机会终于来了,一个多星期前他在自己的微博上看到有人在组织自杀俱乐部,于是用‘徐昱’的名字报名参加。

自杀聚会那天,余音的变装骗过了所有人,抽签的时候他用作弊的手段拿到红签,等这些年轻人喝下毒药,立即给他们洗胃,将他们救回来。

他把这些年轻人用一辆车运回自家车库,绑了起来,并决定给他们一次机会。

第二天,他把第一个人从车库里带出来,问他想死还是想活?那个年轻人说想死,余音说道:“我成全你!”

他要让他们的死变成一个个警钟,敲响那些年轻人,于是炮制了那种死法,传达出“人生其实有许多种活法”的想法。

与此同时,他还通过了自己以前的人脉,给五个人都买了保险。经手这几份保险的徐虎是一个很能保密的人,不担心他会暴露自己,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们死后,他们的父母可以减少一些忧伤。

之后的四个人全部是这样死的,只有一个人真正想活下来,那就是金鑫,所以他就让他活下来了。

这让他很欣慰,本来这五个人都会自杀,现在救了一个人,这比什么都重要。

说到这里,余音喝了口茶,伸出双手说道:“请逮捕我吧!”

我和黄小桃都很震惊,从没见过这么配合的罪犯,纳闷道:“你从一开始就打算被逮捕?”

“是的!你很了解我!”他欣慰一笑:“阳春之雪,和者必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年轻人把过去的我捧成神,其实我一点也不伟大,我只是一个有着严重抑郁症的人,说了一些消极厌世的话,那些话让我至今都如芒在背。可是覆水难收,比起我杀掉的这四个人,受我的影响而自杀的人,才是我真正的罪过。”

我说道:“余先生,你也不必把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自杀的人各有各的痛苦,又不是因为听了你的歌,看了你的书才想死的。”

余音摇头:“不,年轻人是很容易受感染的,文艺作品的感染力是十分巨大的,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最崇拜谁吗?”

“谁?”

余音哼了一句‘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我们立即明白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