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案轰轰烈烈地判决期间,我们特案组刚好领到第一笔奖金,于是好好‘腐-败’了几天。

我和黄小桃出去逛逛街,吃吃好吃的,黄小桃说如果每天都能这么悠闲就好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况且我们骨子里都不是喜欢悠闲的人。

10月底的一天,我正在店里收拾货架,突然发现有个亮闪闪的东西晃进店里,原来是一颗大光头。

我立马知道是谁,走过去打声招呼。光头强今天穿了一身皮夹克和牛仔裤,胸口纹着小猪佩奇,这身社会装把店员们吓得不轻,以为是有人来找碴!

光头强一看见我,两眼笑眯成了一条缝道:“宋哥,你开店我一直没过来道喜,真是过意不去。我在南江市还算有点人脉,宋哥要是想扩大市场,我替你和一些大老板搭个线怎么样?”

我笑了:“小卫生巾店,扩大啥市场啊,到路口多发点传单就行了。对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找我有什么事?”

光头强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光头:“瞧你说的,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有时间不,我想请你吃个饭。”

我一看就看出他有事求我,想想前阵子让他帮忙,明明答应之后请他吃饭的,结果又忘了。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便答应了。

我把店铺交给店员,和光头强来到一家馆子。我注意到他这次既没开车,也没带小弟,落座之后,我们简单点了几道菜,光头强问我:“宋哥,咱俩也是老交情的,可是也没好好聊过天,你谈女朋友了吗?”

我点点头:“有啊,那位黄警官就是。”

他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不是吧,宋哥果然不是一般人,眼光不俗,眼光不俗,黄警官一看就是极品尤物!”

我尴尬地摆摆手:“行了行了,说正事吧!”

“没啥正事,我今天就是顺道来找你玩的。”

我上下打量他,心想他该不会是遇到帮派斗争了吧,那我可帮不了他。

等菜上齐之后,我们随便吃了点,光头强一直东拉西扯,他是个挺健谈的人,我只需要“嗯嗯哦哦”地答应几声,他就聊得很嗨,相处起来倒也挺轻松。

眼看饭菜吃的差不多,我放下筷子道:“有话直说吧,你是为了楚嫣的事情来的,对吗?”

光头强突然站起来,在过道上弯下腰,我顿时吓了一跳:“干嘛?”

“宋哥,你是真神,我要给你磕个头!”

我笑了:“行了行了,坐下来说吧,磕什么头,我不要面子吗?”

光头强这才落座:“不过,宋哥是怎么猜中的?难道你能看穿我在想什么。”

我神秘的道:“不年不节的,你突然来找我,肯定是有事相求!但你从来没有为帮派的事情求过我,而且你最近在管理酒店,想必不会卷入什么纷争。我注意到你没带小弟,应该是私事,而且是不想让你手下知道的事情,那会是什么呢?况且话为心之苗,一个人藏着什么心思的时候,言谈举止便会无意中透露出来,刚刚一进来你就打听我感情上的事情,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问这个?还有,邻座刚刚有一个和楚嫣年龄差不多的女孩,你朝她看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所以我想,你找我和楚嫣的事情有关吧!”

光头强佩服地竖起大拇指:“宋哥真是太神了,没的说,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我说道:“好了好了,直说吧!”

我知道我若不挑明的话,以他的性格可能不会主动开口,光头强暗恋楚嫣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了,可是他从来没亲口承认过。

光头强的脸突然像喝了酒一样红起来,支支吾吾地说:“宋哥,楚嫣她……楚嫣她……”

我安慰他道:“你不用顾虑,你那点心思我早就知道了,铁汉柔情嘛,有啥羞愧的。”

光头强搔着脑袋嘿嘿傻笑:“就知道瞒不过你,我说不好,你还是自己看吧!”

光头强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封信,用娟秀的字体写着:“爸爸,医生说我只有一个月的寿命了,我不想人生的最后还对着窗户看一样的风景,我希望能够出去走走,看看森林,看看大海,不必挂念我,把我当成一只飞走的蝴蝶好了,来世再当你的女儿。永远爱你的楚嫣。”

看完信,我错愕地抬起头,光头强说起了事情经过——

自从那次恋尸癖的案件后,光头强就好像得了病一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要去楚嫣家附近,他就故意绕路去看看她家的窗户。有时候夜深人静,他会开着车停在她家楼下,偶尔能看见楚嫣映在窗帘上的影子,他就比什么都满足。

他知道楚嫣的生命不多了,也知道两人身份悬殊,况且黑豹帮前任老大被杀一事,内部一直没有停止调查。光头强发誓此生不会和楚嫣说一句话,以免她和她父亲被殃及到!

可是前不久,他突然发现楚嫣家的灯不亮了,他以为楚嫣搬家了,雇了私家侦探调查。侦探告诉他那女孩的父亲还住在这,就是家里只有一个人了。

光头强如同被五雷轰顶,他以为楚嫣死了,跑到各大医院、殡仪馆去打听,却没有看见她的名字。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煎熬,于是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上门去找楚嫣的父亲了解情况。

楚嫣的父亲以为他是调查老大死亡的黑社会,很害怕地说出实情,原来楚嫣不久前离家出走了,走的时候身上大概只有一千多块,也没带手机,并且给他看了这封遗书。

听完之后,我问道:“楚嫣患了间歇性假死综合症,她的身体也能离家出走?”

光头强说到这里,眼圈已经红了,他揉了下眼睛道:“这个问题我问过,他父亲说研究她这个病的那位医学教授给她订做了一个特殊的脖圈……还是脖环什么来着,心率一下降就会电击她,防止她心跳停止,而且每天吃医生开的强心药也能够缓解。可是她走的时候,身上大概只有十天的剂量……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

光头强抬起头,我从来没见过他露出如此真诚的眼神,他带着哭腔道:“宋哥,我知道这要求有点过分,可是一想到她现在下落不明,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我心里就一阵一阵地疼,我想求你帮我找找她!当然,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其实和你说一说,我心情好一些。”

从他这番话里,我能感觉到这个大汉的真心,这样的要求我不忍心拒绝,当即点头道:“朋友一场,我会替你找到她!”

光头强咣的一声站起来,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喜极而泣道:“谢谢,谢谢你,宋哥!”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