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即给黄小桃打了一个电话,听完之后她大叫道:“有没有搞错,那小女孩还在缓刑期间,怎么敢随便离开南江市!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我苦笑一声:“她的身份证号码在局里应该有备份的,查一查吧!”

“行,我帮你查查。”

过了一会儿,黄小桃打过来道:“查到了,她买火车票去了扶风,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周口县的一家招待所。”

“几天前的事情?”我问道。

“五天以前!”黄小桃答道。

“把详细地址发给我。”我说道。

“你不是打算自己去找吧?”黄小桃有些意外。

我无奈的道:“我欠了光头强不少人情,就当帮他一次了……”

黄小桃叹息道:“算了,一起吧,楚嫣的案子是咱们经手的,现在她在缓刑期逃跑,于情于理应该由我们去抓回来。”

“不用,找个人而已我去就行了。”

我不想再为私人的事情惊动整个特案组,心里着实过意不去。此外还有一层顾虑,陕西是江北残刀干部景王爷的地盘,刀神告诫我没有万全准备不要踏入,我担心人太多会引起注意。

黄小桃思忖片刻道:“也行,不管能不能找到,你注意安全。”

“好,你放心吧!”

挂断电话之后,我转告光头强,他两眼一瞪:“扶风?咱们现在就动身吧。”

“我回店里交代一声。”

“我去订机票!”

我们各自别过,临走时我把没吃完的菜给王大力打包带回去,我告诉王大力又要出几天门,王大力苦笑地说道:“没事,店交给我,这趟不是破案,应该不会太辛苦吧,记得给我带点纪念品哦。”

一小时后,光头强那辆宝马‘吱’一声停在门口,他戴着墨镜招手道:“宋哥,赶紧的!”

我在店员们惊艳的目光中上了车,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以为我是去砍人。

车正要开的时候,突然后视镜里出现一个人影,速度飞快地出现在车旁,迅速拉开车门坐了进来。我一看是宋星辰,光头强没见过他,纳闷道:“你谁啊?下去!”

宋星辰不理会,幽幽的吐出一句话:“干嘛不叫上我?”

我早就怀疑宋星辰在我周围装了窃听器,要不怎么能这么及时知道我的动向,当下说道:“找个人而已,没什么危险,所以没通知你。”

宋星辰冷笑一声:“不管去任何地方,你哪次都觉得没有危险!你破案很有直觉,其它方面却都不行。”

既然来了就一起吧,我赶紧用手机多订了一张机票,当天傍晚我们便抵达了扶风,没时间在古都闲逛,光头强立即订了一辆出租车开往周口县。

七点多我们按照地址找到了楚嫣最后呆过的招待所,不出所料,工作人员告诉我们,那个房间的客人四天前就不在了,是不辞而别的,房间还空着。

我们来到那个房间,屋里被打扫过。我四下打量,发现床下面有两根女式香烟的烟头,从咬痕判断是同一个人留下的,而且应该是最近扔的。

光头强立即说道:“楚嫣是不会抽烟的!”

宋星辰奚落道:“她在你心目中就是纯洁无邪的女神对吧?”

“你他娘的再说一遍!”光头强暴吼着露出胸口的小猪佩奇,不到一秒声音就变了:“大哥我错了……错了……”

只见宋星辰一只手按着光头强的手,朝反方向扭,光头强疼得眼泪都下来了,我说道:“行了行了!”

宋星辰这才撒手,光头强揉着手背,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他。这一路上宋星辰没咋说话,他还不太清楚宋星辰的身份。

我把烟头放进证物袋,另外我发现一把椅子被挪动过,还有桌上似乎放过两个杯子。我推测,楚嫣当时会不会是在和另一个人坐在一起说话?我走到外面看看,可惜这小招待所没有监控录相。

我问宋星辰有什么想法,眼下我也没别人可问,宋星辰道:“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想必是见谁,也许是个男人。”

“你说什么?”光头强的音调瞬间高了八度:“我的楚嫣才不会跑这么远来见一个男人,小心我揍你……我错了……错了……”

宋星辰一把揪住了光头强的耳朵,使他硕大的身躯不得不弯下来,看得我都笑出来了,连声说够了。

楚嫣人际关系简单,平时几乎足不出户,那么认识网友的可能性极大,这个自然要拜托老幺。

我给老幺打去电话,和往常一样,被他一通骚扰,然后爽快地答应下来。

我说道:“饿了,出去吃顿饭吧!”

出了招待所,光头强看中一家大排挡,冲老板说挑好的菜炒十盘,再来两扎啤酒,然后捡了张桌子,替我拉开椅子,笑眯眯地道:“宋哥请坐!”

菜还没上来,老板先送上毛豆和啤酒,光头强喝了一口啤酒,眉飞色舞地吹嘘自己的事迹。什么十几岁出来混啊,第一次打群架被人一刀捅在肚子上,开过豪车玩过嫩模等等,古惑仔的经历都大同小异,实在没啥营养。

这些内容,我现在听着也就是笑笑而已,宋星辰更是不以为然,脸上一直挂着冷笑。

光头强突然一拍桌子,对他瞪着眼道:“我发现你这个人有毛病!我又没和你说话,不爱听就别滚一边去,别在这阴森森的笑的我起鸡皮疙瘩。”

“又想被收拾?”宋星辰瞥了他一眼。

光头强支支吾吾地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瞧不起我?你有什么经历说出来听听。”

宋星辰淡淡地道:“我没你那些复杂的经历,也就杀过一些人罢了。”

“吹牛!”光头强表情夸张地说道,指着宋星辰对我说:“宋哥,他是在吹牛吧?”

我苦笑道:“你们两个和气一点吧,有必要这么针锋相对吗?”

光头强道:“就是,大家都是习武之人……”

“习武之人?!”

这是我自从认识宋星辰以来,从他口中听到的最富有感情-色彩的一句话,可能他觉得光头强这种混混居然敢自称习武之人太搞笑了。

光头强骄傲地得瑟道:“不是和你吹,我也陪我们老大练过几年散打,你瞧瞧我这身肌肉,像你这么单薄的身板,以为随便带把破刀就是习武之人了?你不就会两下子擒拿嘛,去新华书店买本书就能学会,有什么可拽的?还杀过人,呸,谎话也编得太不靠谱了!”

宋星辰冷冷的转头看向我:“小少爷,你现在知道什么叫作有眼无珠了吧?”

我对光头强道:“你少说两句吧,你和他不熟,他可比你想象中的厉害。”

光头强大言不惭地说道:“哼,我才不信呢!有本事咱们待会找个地方练练!”

宋星辰道:“不用找地方了,就这里吧!”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