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强问道:“在这里怎么比,又施展不开?”

宋星辰道:“谁说施展不开,拳脚是方寸之争。”说完他从竹筒里抽出一根筷子,用两根手指夹住竖在桌子上,突然一撤手,拿手掌朝下一劈,整根筷子不见了!

光头强错愕地弯腰朝桌子下面看看,又看看上面,又看看下面,原来筷子整个都被拍进了桌子里,从另一侧穿了过来。

这对武宋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宋星辰神情淡漠地抽出第二根筷子,搁在光头强面前。

我也懒得当和事佬了,在旁边看看热闹,光头强的表情实在太搞笑了,他愣了好一阵子,突然大手一挥,说道:“我不和你比这个!”

他拿起满满一大杯扎啤,一仰脖子,像鲸吞一样眨眼间喝完了。然后把空杯子往桌上重重一墩,脸上明显带着醉意,打了一个很响的酒嗝,把另一杯扎啤推过来:“比这个,敢不敢?”

宋星辰扬了扬眉毛,用一种看白痴似的表情看着他,光头强居然还挺美的,大言不惭地道:“哈哈,一比一,平手!下次再比!”

“无赖!”宋星辰骂道。

我们吃完饭,光头强问我打算怎么查?我说现在已经天黑了,街上店铺都关门了,先去招待所休息,明天一早直接去找派出所帮忙,调取一下街头的监控录相看看。

光头强恍然大悟:“还是宋哥脑袋灵光,这办法好!”

我问道:“换成你,你会怎么找?”

他搔着脑袋道:“让你见笑了,我可能会找当地的扛把子帮忙吧!”

我点点头:“咱俩的思路其实差不多。”

他说道:“对对,强龙不压地头蛇,一个道理,宋哥在我眼中就是警界的陈浩南!”

我知道这是夸我的话,可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我们去了那家招待所过夜,三个人各开了一个房间,宋星辰不习惯和别人住一起,而我跟光头强在一起肯定不适应,后来证明了我的先见之明,晚上隔壁传来光头强像打雷一样鼾声。

独自躺在异乡的床上,我突然挺想念黄小桃的,就编了条信息给她:“看不到你的容颜,才明白什么叫思念;听不到你的声音,才知道什么叫期盼;没有你在我身边,才深深体会到孤单!”

黄小桃回复:“哈哈,大诗人,早点回来哦!”

隔日一早,我们来到县里的派出所,因为我们三人中间没有真正的警察,我怕一张顾问证件吃不开,就带了一份公安部签给特案组的协查文件。

我把这份协查文件给所长看了一眼,所长登时肃然起敬,拉着我的手说道:“哎呀,是上级派下来的同志呀,你咋不早说呢,我好去迎接你们啊!”

我摆摆手:“没什么大事,我们在找一个叫楚嫣的女孩子,她在缓刑期间逃跑了。”

“可以可以,要怎么查,我叫我的手下全力配合。”

所长打了个电话,等待的时候,他打量了一眼我身后的宋星辰和光头强,宋星辰虽然不像警察,但至少形象好气质佳,光头强就完全不一样了,所长小声问我:“这位同志也是公安干警?”

我随口说:“他在黑道卧底了十年,刚刚转回来,形象气质上面还没有调整过来。”

所长点头道:“厉害!厉害!”

过了一会儿,一个姓黄的队长进来,准备带我们挨个店铺去调取监控。我嫌这样效率太低,就说道:“你手下有多少人全部派出去,最好一上午把全部监控都调好。”

黄队长不解地眨着眼睛:“您要找的这女孩很重要吗?不瞒您说,我手上还有案子。”

我虽然有些过意不去,但楚嫣没时间等了,我说道:“这女孩对我们非常重要,请务必全力以赴!”

“那好吧,我这就是去安排。”黄队长点点头。

光头强打算单独行动,我没允许,怕他和外人生冲突。这一上午我们都在街上的店铺走访,调取监控,小县城总共就五条主街,也挺方便。

中午,大家一齐回来汇报线索,我学习黄小桃的手段,点了附近最好的外卖请大家吃,其实也就花了不到四百块。小县城的消费水平真是低,警员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看得我也挺欣慰,这招‘笼络人心’真好使!

在众人的努力下,线索还是找到了一些,1o月23日,也就是楚嫣从招待所不辞而别的那天,有几处监控拍到了她,一处是在中心西街的工商银行使用at机;一处是在石桥路路口;一处是在老城东街的一家醪糟店吃酒酿汤圆,这一处是时间最久的,吃完东西她还坐在店里看了会书。

尽管画面模糊,但是楚嫣那惊为天人的美貌仍然惊艳了不少警员!一年不见,她变化不大,就是把头剪短了,别了一个蝴蝶型夹,穿着一件灰色大衣,眼神好像比过去要成熟不少。

她的脖子上确实戴着一个脖环,好像里面装有某种电子元件,上面的数字一直在变动,大概是她的心率。一想到这个脆弱得像花儿一样的女孩,生命只剩下十几天,随时都可能倒在路边不省人事,我也不免有些心酸。

我突然听见有人在抽抽嗒嗒地哭泣,心说这谁啊,扭头一看原来是光头强,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边哭一边拿袖子擦脸,说:“可算找到了,可算找到了!”

不少人用惊讶的眼光看他,可他毫不在意,我知道他再次看见楚嫣,哪怕只是监控录相中的一段影像,也难掩心中的激动。

我掏出一张纸巾递过去,光头强接过,很响地擤了一下鼻子。

我让警员把拍到楚嫣的录相再播几遍,看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些细节,我问他们现没有,也许是楚嫣太漂亮了,他们竟然一律没注意到画面中还有另一个人!

at机那一段,不透光的玻璃外面一直有一个人影。

路口这一段,楚嫣旁边明显有一件黑色的衣服一直在跟着她移动,此人好像特别谨慎,有意避开摄相头。

醪糟店这一段,这个人一开始没出现,一直到最后,才在画面一角出现一片黑色的布料。楚嫣抬了下头,然后便起身,和这个人一起离开了。

这个现令大家出一阵惊叹,黄队长问道:“这小姑娘该不会是……被人拐卖了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4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