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到外面,两帮人仍在争执,刚刚那一阵破碎声是村民拿砖头把派出所的玻璃门给砸碎了,我劝道:“老乡们,老乡们,稍安毋躁,验尸也有不必解剖的办法!”

大家齐唰唰地把目光集中向我,蒙着头巾的大汉问道:“你是谁?”

我正在想要怎么自我介绍的时候,所长抢先道:“他是公安部派下来的专家。”

众人顿时肃然起敬,议论纷纷地道:“真的吗?”、“俺们这案已经惊动国家了?政府没有忘记俺们农民啊!”、“哎呀太好了,有人替俺堂哥他们一家申冤了。”

我惭愧地笑笑,解释起来挺麻烦的,索性就这样默认了。

黄队长声地对我:“宋顾问,你不了解情况……”

我道:“不,我刚刚在上面都听见了。”

蒙头巾的大汉问我:“专家同志,你的那啥不什么的验……尸要怎么弄?真的吗?”

我朝他们拉来的板车瞅了一眼,点点头:“是真的!把死者先抬进去吧!总不能在大马路上验吧?”

当即有农民把覆盖在‘尸体’上面的草席哗啦一掀,吓我一跳,心这陕北民风如此彪悍的吗?原来板车上面的‘尸体’是拿南、土豆和衣物拼凑出来的,村民们笑道:“死人在殡仪馆躺着哩,哪可能带到这里来。”

我流着冷汗道:“那就麻烦各位带路吧!”

我让宋星辰去取我的工具,光头强自我奋勇的去了,很快追上我们,兴冲冲地要见识一下我是怎么破案的。

我们一大帮人,包括黄队长在内,一起来到县城的殡仪馆,jinru一个停尸间。村民对这种地方颇有忌讳,站在外面不肯进来,只有带头巾的那个大汉随我们进来,他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此人叫乌二柱,死者正是他堂哥一家。

黄队长道:“宋顾问,你愿意帮忙那再好不过了,我相信你们大城市的专家,眼界和手段都比我们高。”

这是在给我戴高帽,我开门见山的道:“聊聊案经过吧!”

“好的!”黄队长点点头。

案生在四天前,案地点是距离这里约五十公里的乌家桥村,死者是住在村东头的一大家,分别为乌老汉夫妻二人,大儿乌望田,二儿乌望雨。

听到这里,我问道:“这才四个人,之前不是七个人吗?”

黄队长叹息道:“还有大儿的媳妇和一岁大的儿,以前二儿的对象,这三人均失踪了。”

“对象,才认识的?”我问道。

乌二柱插了一句:“不是,谈了挺久的,两人感情可好咧!实不相瞒,其实俺望雨哥是打算过两天就和嫂拜堂成亲的,请柬都下来了。”

乌二柱话时的表情虽然挺丰富,却掩饰不了他在撒谎的事实,我并没有当场揭穿,当时也没想到,这个细节会和案件在莫大关系。

黄队长继续道:“现尸体的人就是他——乌二柱!他那天一大早去借农具,闻到一股血腥味,推门一看一家四口倒在血泊中,马上叫了人。虽是好心吧,可进进出出的村民把现场全破坏了,更……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们居然还把尸体身上的血迹清洗掉,给他们穿上了寿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