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掀开死者身上的被单,露出一具穿着寿衣的老太太尸体,由于大量失血,皮肤变得像纸一样苍白无光,并且布满细的皱纹。

光头强竟然惊叫一声:“哎哟妈呀,太渗人了,跟僵尸一样……”

我立即咳嗽一声,示意他别乱话,乌二柱也被骇到了,因此没有听到光头强的话。

死者角膜混浊,瞳孔已经看不见了,与晶状体粘连;尸僵程度已经过了一天的峰值状态开始缓解,这是尸体从内部开始腐烂的迹象;血荫指压不褪色,并且盆腔里积有大量淤血。

我得出结论,死亡时间大概有五天左右。

死者的年龄好像比看上去要年轻些,我掏出听骨木听了一下死者的内脏,果然,死者内脏的衰老程度也就相当于四十岁左右,我问道:“这名死者不到五十岁?”

黄队长一脸惊讶地叫道:“咦,宋顾问拿那个‘仪器’听就听出来?没错,她今年四十七岁,农村人结婚生育早,加上常年下地干活,显老。比如他,今年也才二十岁出头。”

黄队长拿下巴努了努乌二柱,我微微一惊,我以为他比我大,竟然才这么。

乌二柱傻笑道:“俺都有两个孩了,专家同志,你几个孩了?”

我苦笑一声:“我还没结婚!”

“理解理解,你们城里人结婚都可晚了。”乌二柱点点头。

刚刚用听骨木的时候,我听到死者的腹腔有一处伤口,伤到了肾脏,我伸手去解死者的衣服,乌二柱不放心地问道:“专家同志,你不是要切俺婶吧?”

我道:“看下伤口,保证不解剖!”

乌二柱对这种场面比较忌讳,把视线移开了,我解开死者的寿衣,在右侧肋下现了一处伤口,周围呈紫红色,证明是生前留下的。

我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掰开伤口,里面涌出一股**的血液和粘稠的组织液,伤口还出像鱼嘴张开似的动静,光头强大叫一声:“妈耶!”咣唧一声撞开门冲了出去,窗外传来一阵豪迈的呕吐声。

我微笑了一下,这让我想到了王大力,好久没有人在旁边作出这么大反应了,我都有点怀念。

我检查着伤口,飞快的分析道:“从血板的凝结程度看,这里是第一处伤口。凶器是一把很长的匕,一侧带有锯齿,类似格斗刀。凶手当时应该是蹲在地上,突然起身力,狠狠一刀刺进死者侧肋,伤口非常深,伤到了肾脏。”

乌二柱原本被这一幕吓得脸色铁青,突然听我这样,震惊道:“专家同志,一个的伤口你咋能瞧出这么多名堂!”

我淡淡地:“经验加知识而已。”

乌二柱一脸佩服,冲黄队长道:“瞧瞧,人家也不用拿刀拉尸体,就能瞧出这么多,你们警察咋就不行哩?”黄队长明显面上有点挂不住。

我赶忙打着圆场:“你误会黄队长了,解剖是破案的基础,我其实是一名仵作,我这种手法别人是学不来的!”

“仵作?”两人一起惊呼。

“回头再解释,咱们接着验尸。”我示意众人安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