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考着这条线索,在没有验完尸之前,我暂时不自己的结论。

我给乌老汉穿戴整齐,又过去检查第三具尸体,大儿乌望田的。解开寿衣之后,我现这具尸体身上的伤痕比前两具加起来还要多,似乎死前同人生过搏斗!

这也不奇怪,乌望田年龄大概二十五岁左右,正值身强力壮的时候,遭遇生命危险自然会反抗。

死者身上的伤痕较多,有一些好像是钝器留下的,从表皮破损的形状看,像是一种正方体的细长木棍。我的脑袋一时没拐过弯来,便随口问了出来,乌二柱大笑:“正方体的细长木棍,专家同志真会形容,不就是门栓吗?”

我好奇地问道:“你们村还在用门栓?”

“门栓结实啊,又不容易坏,你没去过俺们村,在山沟沟里,要是用锁的话,坏了还得跑到县城里来修,不划算!”乌二柱解释道。

我点头,接着验尸,在死者右侧肩胛骨下方有一个刀刺的伤痕,似乎正是之前推测的凶器所留下的,力度和乌老汉身上的很像。这一次我又有全新的现,杀死乌老汉和乌望田的凶手是一名男性,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因为他是左手持刀从上面刺下来的,这证明他比死者要高,当然不排除双方不是水平站立位置的可能。

这一刀并没有刺中要害,我注意到伤口边缘有些不整齐,似乎凶手的手抖得很厉害,足见他当时情绪激动。

乌望田被刺了之后迅闪开,和凶手搏斗,凶手抄起门栓朝乌望田身上打了许多下,下手极重,甚至打断了两根肋骨,乌望田的手臂也有骨裂迹象,证明他当时用双手抵挡了许多下。

我用听骨木去听乌望田的手臂关节,让宋星辰帮我慢慢移动死者的手,最后确认了死者抬起双手的角度,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凶手比死者要高。

然而杀害乌老太的凶手,从刀的刺入角度和位置看,身高不过一米六,而且从双手持刀这一点判断,力量较弱,极可能是一名女性。

一男一女,这就有意思了,难不成凶手是一对雌雄大盗?

我继续检查乌望田的尸体,他身上有一处很重的伤,虽然不是致命伤。这处伤位于喉咙和锁骨之间,用肉眼就可以看见一个紫绀的正方形伤口,好像印章一样扣在那里,我想是凶手踩着死者的胸口,把门栓高举,朝这里重重一捅。

这一下打得很重,死者极可能当场窒息晕厥了过去。

往下看,死者的心口部位有一处刀口,扎得非常稳,和我刚刚的推测联系起来,这应该是死者不再动弹之后,凶手补的一刀,这是真正的致命伤。

我打量着尸体,喃喃道:“熟人作案?”

黄队长道:“这不可能,我们在村里挨家挨户打听过,乌老汉一家社会关系简单,既没有欠债也没有与人结仇!此外,家里放钱的抽屉被人翻过,丢失了大约三千块现金和一部手机,因此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

“你还有一个人没问!”我叫道。

黄队长一脸茫然:“我不太明白。”

“别着急,我一会再告诉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