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携带着这些现金,又有一个一岁大的孩子,我越来越对这名妇女的来历感到好奇了!

趁医生在和她说话的时候,我给黄队长了条短信,要来死者一家四口的照片,然后我说道:“大姐,借一步说话。”

“有事吗?”她和我来到外面。

“听口音你不像本地人,南方的?”我淡淡的询问。

“是啊,我是广东人,在这边呆了几年,口音也没改过来。刚刚那些人贩子就是听见我是外地人,才一路跟着的……唉,一个人在外地真不容易。”妇女叹了口气。

“一个人在外地?你都有孩子了,按理说你应该结婚了才对。”我追问道。

妇女顿时慌乱起来,说道:“孩子……孩子是我亲戚的……”

一听就是撒谎,我掏出手机,翻出乌望田的照片:“认识这个人吗?”

她的瞳孔骤然一缩,脸色变得煞白,这个反应和我意料的差不多。

我继续追问:“他是你丈夫吗?”

“不,不是的!”她大声叫道:“他不是我丈夫,他是"qiangjian"犯,是绑架犯,是恶人!我从来没有嫁给他,是他把我从人贩子手里买去的。”

说着,她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惹来不少人围观,光头强走过来问道:“宋哥,咋回事啊?”

没想到竟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其实这也说的过去,周口县是一个交通枢纽,逃出去的女人要去外地,肯定会来这里。她担心被那家人的亲戚找到,所以才在这里躲躲藏藏,所以孩子生病了不敢来诊所治。

我安慰她说:“大姐,案件经过我已经了解过了,人不是你杀的……”

她激动地道:“我倒希望是我杀的,那一家人全是禽兽、畜牲,我恨不得亲手割断他们的脖子,为什么我要遭这种罪,难道是我上辈子欠下的债。”

说罢,又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光头强还没回过神,问我:“咋回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了?”

妇女的情绪太激动了,现在什么也说不了,我给黄队长打了电话,在电话里告诉他情况特殊,当事人就别带到局里了,直接在这里询问。

一会功夫,黄队长带人来了,听说找到了失踪的妇女他特别高兴,派几名警察留下来看着孩子,提出去附近一家饭店坐坐,顺便了解情况。妇女现在就是一只惊弓之鸟,对我们都不太信任,却很听光头强的话,我们提出的要求,光头强转述一遍她才点头答应,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来到饭店,妇女望着其它桌上的饭菜咽着口水,黄队长坐下之后点了几份盖浇饭,光头强说道:“吃那玩意多没档次,来来,我请大家吃一顿好的。”

我白他一眼,可是这家伙看不懂我眼色,我只好明说:“吃饭是次要的,了解情况是主要的,弄一桌大鱼大肉算什么?”

于是光头强做出让步,只让服务员加了一道锅包肉、一只烤鸭,另外给自己来了一扎啤酒。

黄队长问妇女:“你是怎么被拐卖的,和家里人取得联系了吗?”

妇女告诉我们,她是16年从大学毕业,出来找不到工作,在网上认识一个草药公司的经理,经过简单的面试,她就被录取了,随经理来这里收购草药。

没成想这一切都是圈套!她来到那户农民喝了一碗水,之后就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睡着了,醒过来已经是次日早晨。大门紧锁,经理不见了,她使劲地敲人、呼救,有个农村老汉告诉她,她已经被他们家买下来当媳妇了。

这对她而言就是一个晴天霹雳,一开始她试图讲道理,说放她回去的话,叫家人赔他们钱,但对方油盐不进;她也试过逃跑,但门窗都被封死,她也没有力量。

之后几天,她的眼泪几乎没有干过,醒来看见空荡荡的屋顶,想起惨淡的现实,便恸哭不止,一直哭到睡着,那家人端进来的饭菜她根本不想吃,她想饿死自己算了。

这些农民对拐卖一事毫无罪恶感,对他们来说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亲戚朋友跑过来向大儿子贺喜,隔着窗户像看动物一样看她,说大儿子艳福不浅。

一天晚上,大儿子喝醉了酒,冲进来把她"qiangjian"了,她拼命反抗,乌老汉夫妻俩竟然冲进来把她按住,让儿子实施"qiangjian"!

那之后,她也尝试过割腕自杀,也逃跑过两次,但全部没有成功。她的精神慢慢被压垮,为了生存被迫向这帮恶人屈服,她恨他们,恨得咬牙切齿,可是在他们的淫威下又不得默认他们是自己的“丈夫”、“公公”、“婆婆”。

在这里她根本就没有起码的尊严,她只是一件物品,一个生孩子的机器。大儿子经常扇她的耳光,直到后来她被迫拜堂成亲,成了乌家的‘媳妇’,有一次她随手把筷子插在饭里,大儿子扬手就是一耳光,打得她嘴角漫出鲜血,然后继续和桌上的客人说笑。

被拐卖的这两年,对她来说是生不如死的,身体的囚禁,精神的空虚。她曾经习以为常的一切,一块糖、一瓶汽水、一本书都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她经常会想,生为女性就是一种诅咒!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希望,直到一个女孩的到来……不,她是一个降临到地狱中,来拯救她的天使!

那个女孩长得太美丽了,世上一切形容词都形容不了她的可爱,她好像浑身都散着光,不管是男人女人都会被她迷倒,看见这样一个女孩被拐卖到乌家时,她真心替她感到心痛。

这女孩并没有重复她的经历,她很快就‘接受’现实了,她又会撒娇又会卖萌,像一只狡猾又美丽的小狐狸!她不但迷倒了二儿子,连大儿子也整天围着她转,甚至连乌老汉对她都客客气气的。

自从她来了之后,家里的气氛就像过年一样,仿佛她不是被人拐卖来的,而是一位来这里访问的公主。

一开始,妇女以为她是个下贱轻薄的女孩,还骂她是贱骨头,可是她想错了,那女孩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事情生得很突然,那天晚上妇女正在喂猪,突然听见屋里传来一声惨叫,好像是大儿子和二儿子打起来了。接着乌老汉冲了进去,然后窗户哗啦一声碎了,乌老汉满身是血地摔到外面。

妇女吓傻了,鼓了半天勇气才过去查看,她看见那女孩手里攥着一把尖刀,正一下一下地捅着二儿子的肩膀,然后女孩转过脸说道:“别怕,我带你逃出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4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