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致检查了一下三名死者,并用听骨木听了听他们的腹腔,尸体被冻得硬,没想到听音辨骨的效果意外的好。我听了一遍,拿手活动了一下他们的关节,又检查了一下眼睛和口腔,对死因已经了然于胸

我让宋星辰去帮我买点东西来,他点点头离开了。在旁边等候多时的侯警官显得有些不耐烦,皱着眉头问道:“小同志,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直说,怎么又突然搬起救兵来了?”

我解释道:“我没搬救兵啊,让我朋友去买些材料而已。”

“是吗?”侯警官将信将疑:“那你倒是说说,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

侯警官这随口一问的问题,还真是一个难点,这三具尸体因为被冷冻过,尸僵程度和瞳孔情况是矛盾的,尸僵大概停留在一天半的状态,瞳孔却早已散掉了,是死亡两天以上的特征。

不过内脏的腐坏程度是骗不人的,我回答道:“五十四个小时以上!”

侯警官想了想,惊讶道:“卧槽,还挺准!你蒙的?”

我笑笑:“是啊!我再蒙点别的给你听听。”

“行,我倒要听听。”

我来到死者徐开福旁边,一边查验一边飞快的解释。徐开福的死因是喉咙上的一刀,这一刀砍得很深,砍断了气管和食管,从伤口走向判断是从右往左挥的,凶手是一个右撇子。

这一刀是从正面划的,这相当罕见,而且死者在挨这一刀的时候,处于一种毫无防备的状态下,因为我通过听音辨骨发现,死者当时双手是分开的,好像是要作出一个拥抱的动作。不过挨了这一刀之后,死者并没有立即咽气,他似乎相当惊恐,向后退了一步,并拿左手来抵挡。这时候凶手又砍了一刀,在他的左手大臂和小臂上各划出一道伤口,但其实是一道伤口,把死者的胳

膊屈起来就会发现,这条深及骨骼的伤其实是连成一条线的。死者的后脑勺上有一道凹痕,是猛力向后倾倒时,在某物上撞击出来的,这个凹痕是弧面的,感觉像是栏杆之类的东西。为什么我不认为这是被棍棒击打出来的?因为这条凹痕的受力面很均匀,处在

一条水平线上,除非凶手双手平握棍棒向前推,左右手毫不偏颇才能打出这样的伤口。

从这条凹痕的血小板凝结程度看,是在死之前撞击出来的。

我用听骨木听死者的四肢关节发现,死者在死前,双腿呈跪姿,身体像向仰,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动作。

中国人日常生活可没有跪坐的习惯,除非是在床上,所以我猜,死者死的地方是一张铁架床,他跪在床上,身体后仰,脑袋担在床边上。

说完之后,回头一看三人,他们个个摆出震惊的表情,侯警官结结巴巴的道:“宋……宋顾问,你没有在哪里看到现场照片吧?”

我说道:“绝对没有。”

“厉害!你说得就好像现场亲眼看到了一样,我承认你确实有两下子,佩服佩服!”侯警官看向我的眼光充满了钦佩:“小王,去车上把我那沓照片取来!”

我笑笑:“那咱们继续。”

侯警官问道:“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死者身上为什么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个我当然注意到了,刚刚通过听音辨骨,我发现死者的内脏也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损伤,应该是同人发生了相当激烈的斗殴。

我答道:“被打的!”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凶手是出其不意偷袭的吗?死者当时完全没有戒备。这不矛盾吗?假如凶手和死者打斗过,怎么可能没有戒备呢?”侯警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指着第二具尸体,弟弟徐开义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我说道:“兄弟二人打过一架。”

侯警官一拍脑袋:“哎呀,我咋没想到……可是,这是为啥呢?”

我微微一笑:“咱们一步步分析!”

眼前的闲事我算是管对了,兄弟相争,被外人渔翁得利,这起案件也透着一股分外熟悉的感觉,我仿佛在一片血光中看见楚嫣纤弱的身影。

所以,接下来的话,我会有所保留,我当然不会欺骗侯警官,但不会说得太明白。

弟弟的致命伤异常清晰,就在脖子侧面,是被人用利器一刀扎下去的。这里我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留下伤口的凶器也是一把带锯齿的刀。

这很可能就是上一起案件中使用过的凶器。

弟弟脖子上这一刀扎得非常深,在另一侧可以看到一个血点,这证明凶手下手的时候,死者的位置很‘稳’,很大可能是不能动弹。

而且这一刀是笔直贯下去的,我猜测死者应该是躺在地上的,凶手蹲下来,对着他的脖子一刀刺下来——这一刀是补刀!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发现死者脑袋上有麻麻密密的划伤,在头皮的缝隙里能找到一些白色的坚硬碎片,应该是被某种陶瓷器皿重重地砸在脑袋上。

这一下砸得相当厉害,死者直接进入全身痉挛状态,我在他的嘴里发现大量凝固的唾沫,嘴角也有一些,而且舌头被牙齿咬伤了,这些症状类似抽风,其实是脑袋受到剧烈冲击进入强直状态。

虽然说我心里已经有了模糊的印象,但我还是亲自验证了一下,死者脑袋上挨的这一花瓶,从受力方向看,击打者比他要高,至少有一米八。

我拿手指丈量了一下第一名死者的脚掌,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哥哥的身高正好是一米八!除此之外,两人身上还有许多相互呼应的伤,比如弟弟脸上有指甲挠出的痕迹,哥哥的指甲缝里能找到一些血迹;哥哥腹部有一个脚印,与弟弟的脚长差不多;哥哥的头皮毛囊松脱,而哥哥的手掌有

被头发划伤的细微痕迹。

这对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起,后来又一起经营蘑菇生意,想必关系很不错,在死前却像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相互厮打,恨不得致对方于死地。我心想,楚嫣啊楚嫣,你真是一个美丽的恶魔!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