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药店店长道声谢,正要离开却被叫住,店长两手一摊手:“你们都走了,谁赔偿我的损失啊?不行,你既然和那光头是朋友,就得赔钱。”

我亮出证件:“我是警方的人,我待会一定回来赔你钱,不放心的话我留个联系方式。”

“我不放心,你还是留联系方式吧!”店长道。

我一声苦笑,果然人心隔肚皮,只好留下联系方式。

出门之后,我们一路打听,光头强特征明显,倒也好找。然后我们来到一小巷,看见地上有血迹和鞋子,我真的很害怕看见光头强的尸体。

我和宋星辰一直往里面走,突然听见一个粗犷的嗓门在说话:“不说是吧,我把你这边眉毛也燎了!”

然后是另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我和宋星辰又惊又喜地交换了一下视线,我冲上前去,看见光头强站在一个用建材围起来的空地上,正拿着打火机在‘虐待’一个混混,对方两边眉毛全没了,看着特别好笑。

光头强身上衣服破了几处,胸口和脑袋上都沾了一些血迹,不知道有没有挂彩?旁边地上倒着几个混混,一边打滚一边不住地"shenyin",似乎是被打伤了,但看上去倒没有大碍。

见我们赶来,光头强又惊又喜:“宋哥,你们咋找来了!我去,你刚刚是没瞅见啊,我一个人单挑他们十几个。”

“药店的人告诉我了。”我拍拍他肚子:“你没被捅吗?”光头强哈哈大笑:“我装的,要不然他们不会放松警惕,被我一个个收拾掉,这就叫江湖经验!宋哥,不是我自吹,论打架我是这帮犊子的祖宗,我十六岁出来混社会,大小群架打过一百多场,零八年淞口

火并,砍死十四个人,我就在场!一五年……”

“行了行了!”我打断他的自吹自擂,掏出刚刚‘缴获’的手机,把我们遇到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我们是看到这条信息才赶来的,害我们白担心一场。”

光头强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然后拍着那人的脸,每说一个字拍一下:“你们还真敢吹,这就叫干掉我了?”

我冷冷地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没想到这人还挺硬气,就是不说,我正要用冥王之瞳,宋星辰阻止道:“小少爷,我来吧!”

“你可别……”

话音刚落,宋星辰突然拔出刀向下一插,吓得光头强‘哎呀妈呀’往后一蹿,我以为他把混混的手剁了,原来这一刀精确地插在混混的指缝里。

混混吓得全身筛糠,正要把手抽回来,被宋星辰一脚踩住,他拔出刀阴森森的道:“下一刀,我会闭上眼睛!”然后当真闭上眼睛,作势要扎。

“我说!我说!”混混登时服软了:“是毛四指使的。”

“谁?”我不敢相信,毛四不是应该还在周口县派出所被拘留吗?

原来这帮混混是当地的小帮派,今天上午接到毛四的电话,叫他们做掉我们三个,打伤五万,杀掉十万。

听罢,光头强乐了:“十万?逗我呢!这点钱也只能请你们这帮垃圾。”

我都觉得,这帮杀手的质量和档次都不高,毕竟我不久前被人悬赏过一根骨头一千万,果然重赏之下才有勇士,暗花悬赏也是如此。

宋星辰问我这帮人怎么处理,我说让侯警官过来抓起来吧,光头强却说道:“宋哥,这帮人让我来打发行不?”

我点点头:“行!”

光头强对那人喝道:“你们赶紧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

混混连声感谢,说了一堆大恩大德的话,果然对混混来说,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蹲班房,同是江湖人,光头强深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从小巷子出来之后,我给周口县派出所的那名警官打了个电话,问他毛四是不是已经放了,那警官无奈地告诉我,今天一早被律师保出去了。

挂了电话,我们三个分析了一下,这是单纯的报复杀人?我觉得不像,还有一个疑点,毛四是怎么精确地知道我们来开平县了。

我已经隐隐地感觉到,笼罩在此地的一张隐形的大网,正是那个无处不在的拐卖集团。

我从口袋里掏出那根在尸体身上找到的头发,说道:“对了,这根可能是楚嫣的头发!”

光头强立即激动地接过来,眼睛不眨地盯着看:“宋哥,你找到她了?”我摇头:“又一起灭门惨案,似乎也和拐卖妇女有关。我感觉,这个庞大的拐卖集团已经开始将楚嫣视作眼中钉,正在想办法对付她,连我们这三个找她的人都被牵连进来了!另一方面,警方也在抓她,万

幸的是周口、开平两县目前还没有并案调查,我会尽量隐藏一些线索,让警方晚几天破案。总而言之,找到楚嫣刻不容缓!”

光头强的眼圈一阵发红:“宋哥,你为了我的事这么用心,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我本想说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最近接连发生的几起案子,都在让我反思正义与邪恶的本质,比如上一起案子,凶手用杀人的方式来拯救自杀者,很难界定是对是错。

楚嫣做出的疯狂行为,也与之类似。我并不是有资格来衡量对与错的人,我只是从个人角度出发,不希望楚嫣死在坏人手上,我衷心希望她能得善终!

我们去药店赔了一下钱,幸好砸的是药不是酒,捡起来还能卖,所以也就赔了几千块修理费。然后光头强买了一身衣服换上,我们一起去侯警官所在的饭店,他在电话里已经催了无数遍。

我又一次叮嘱光头强,待会我们要下乡去查案子,这案子十有与楚嫣有关,叫他千万别乱说话。

见到光头强,侯警官被他那副尊容震惊到了,我又把那套卧底复员的说辞拿出来糊弄一遍,侯警官勉强接受,吃完饭,我们几人坐车前往回龙岗。

抵达村口的时候,一帮人围着一个粪坑在看,把路都挡住了,侯警官从车上探出身子,问道:“老乡,看什么呢?”一个农民笑嘻嘻地答道:“俺们看死人哩!”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