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星辰小声告诉我,那个结巴就是跟踪我们的人之一,虞哥似乎是他上级。我从门缝朝屋内望了一眼,看见地上坐着三个女人,全部被反绑着双手,个个衣冠不整、披头散发、脸色憔悴。说话的两个人坐在一张木板搭成的简易桌子旁边,桌上摆着老白干、花生米、红薯干和

酱肉,两人都喝得有点脸颊发红。

看来他们是拐卖集团的成员,两人闲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叫虞哥的大汉说道:“结巴,这个星期有好几个买家撤单,害我损失了十几万。”

“为……为什么?”结巴问道。

“哼,你不晓得?有人在我们的地盘捣乱,专杀买女人的家庭,那帮村民胆子都小得很,生怕丢了性命,就撤单了,唉,真操蛋!”虞哥叹息道。

“吃……吃饱了撑……撑的!”结巴道。

“不,这分明是有人蓄谋祸害我们!不过那娘们嘴硬得很,一直不肯说出幕后主使是谁。”虞哥骂道。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猛的一紧,同时感觉到按在我肩膀上的光头强的手突然攥得很紧。

我拼命示意他别发出声音,黑暗中,光头强的双眼好像火炬一样放着光,他咬紧牙关,表情狰狞地盯着那扇门。

门里传来结巴的声音:“虞哥,逮……逮到一个女的?”“昨晚在水龙湾逮到的,我让几个兄弟好好收拾了她一顿,吊起来打,拿针扎她的身体,不顶用,嘴硬得很,而且这娘们有点邪性,不管怎么打都看着我们笑。虎哥当场被惹毛了,薅着她的头发一扯,嘶啦一下,扯下来一大把毛。还是咱们发哥点子多,想了一招,你绝对猜不到,拿一根日光灯管塞到她下面,然后对着她肚子猛踹一脚,灯管喀嚓一下全碎在那里面了,血哗哗地流,那娘们当时就撑不住

了。”

“哈哈,论收拾人谁能比……比得上发哥!”结巴跟着笑了。

“妈卖批,我杀了你们!”一声暴吼从我耳畔传来,光头强突然一脚踹开那扇门,两个人贩子吓得一激灵,光头强一脚把虞哥放倒,他整个人向后飞出两米多远,撞到墙上。结巴抽出一把匕首,朝光头强扎过来,光头强侧身一让,双手抓住结巴的双手,拿脑袋朝结巴脸上使劲地撞了两下。我清楚地听见鼻梁骨被撞折的动静,结巴的脸被撞得血淋淋的,整个人都恍惚了,

光头强一脑门子血,牙关紧咬,两眼圆瞪,比地狱里的恶鬼还要凶险。

“留活口!”我叫了一声。

光头强一把夺了结巴的匕首,薅着他的衣领道:“大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死,我要叫他们生不如死!”然后一脚踢在结巴的两腿之间,结巴倒在地上,捂着那里不停打滚。

虽然说是计划的情况,但也可以理解,刚刚那些话连我都听得火冒三丈。

我们的破门而入把那帮被拐卖的女孩吓得如同惊弓之鸟,我连忙安抚她们,并掏出证件说道:“别怕,我们是人民警察,来救你们的。”

一听说是警察,女孩们便激动地哭了起来。

这时宋星辰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原来他在屋里迅速地侦查了一圈,防止有其它人埋伏,果然心细如针。

我让宋星辰过去给她们松绑,然后朝虞哥走去,光头强这一脚把他踹出内伤了,嘴角漫出两道鲜血,他畏惧地看着我道:“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光头强冲过来,像打雷一样地暴吼道:“那女人在哪,快说,不然我废了你!”

虞哥眼神畏惧,却不打算开口。光头强一把拎起他,手里的匕首准备往下扎,我连忙拦住他,光头强说道:“大哥,我先废掉他一只招子!”

“别冲动,我有更好的办法收拾他。”我怕他叫得太响把其它人招来,叫光头强捂住他的嘴,然后我对准他的眼睛发动冥王之瞳。虞哥就好像被人用烙铁按在胸口一样,剧烈地抖动抽搐,我用双手抱住他的头,不让他移开视线,我内心的

怒意全部通过冥王之瞳释放了出来。

如此折磨了十五秒左右,虞哥全身汗湿,我们一撒开手,他立即用屁股挪着身体,使劲朝后退,一直退到墙角。

我冷冷的道:“说,你是什么人!”他这才老实交代,原来他是老猿山的送货人,山主(即老猿山第一把手)叫他定期从‘货物’里挑一些姿色不错的处-女,送给一位大人物。他从来没见过大人物的真面目,每次都是把人放在指定地点,然

后有人过来接收。

前两天周口县的毛四拜托他跟踪三个人,也就是我们,其中有一个光头曾经羞辱过毛四的兄弟,叫他找机会除掉,白天的袭击就是虞哥安排的,打着毛四的名义。

光头强怒拍了一下墙,吼道:“别扯这些有的没的,那女孩在哪儿?”

“哪个?”虞哥畏畏缩缩地问道。

光头强一刀扎在他的肩膀上,虞哥惨叫起来,光头强把刀尖在他的伤口里转动,恶狠狠地问道:“说,她在哪!”

“我不知道,八成被我兄弟带走了。”虞哥回答。

“之前在哪?”光头强继续逼问。

“之前……”

虞哥的神情明显是在装糊涂,我突然注意到他的手藏在后面,我吼道:“他手上拿的什么东西?”光头强把虞哥的胳膊一扯,一部通话状态的手机被甩了出来。

虞哥狞笑道:“你们完了!”

我气得直咬牙,这帮人确实不能小看,一个个都奸滑似鬼。

这时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听上去来的人还不少,宋星辰一言不发地推开窗户,从那里跳了下去,光头强说道:“大哥,来的人好像挺多的,我在前面杀出一条血路,你赶紧跑!”

我面色不变的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没事的,把门关上。”

光头强将信将疑地关上门,底下传来一阵惊慌失措的惨叫声,里面竟还夹杂着几声枪响,我很遗憾不能亲眼看见宋星辰在黑暗中虐杀这帮喽罗的精彩场面。

一分钟后,外面安静下来,然后传来一个脚步声,虞哥得意地说道:“我的小弟来救我了!”

“你真这么以为?”我冷冷的笑了。

门被推开了,宋星辰毫发无伤地站在外面,连衣服都是干干净净的,只是脸颊有点微微发红,他说道:“抱歉,这次下手有点重,杀了四五个,剩下的全部终身残疾。”

“没事,正当防卫!”我转向虞哥:“你觉得还有谁来救你吗?”

“这……这怎么可能。”虞哥惊叫一声。我踢了他一脚,威胁道:“快说,她现在在哪儿!”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