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她在……”虞哥还在跟我们装傻充愣,故意拖延时间,气得我咬牙切齿,准备再对他使用一次冥王之瞳。

宋星辰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扔给我,说道:“这是姑姑调制的入梦散!专门用来审问受过拷问训练的敌人。”

我打开,掰着虞哥的下巴强行让他吸入,虞哥一开始还嘴硬,笑道:“小哥,给我吸的这是啥,一点也不嗨嘛?”

“你最害怕什么!”我问道。

“我害怕什么……”虞哥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恐慌起来:“爸爸我错了,不要拿熨斗烫我,求你了。”

宋鹤亭特制的入梦散果然更容易让人受到暗示,比起冥王之瞳制造的生理上的恐惧,通过暗示从记忆深处挖掘出的心理恐惧要更加强烈,更加刻骨铭心。

我趁热打铁地对着虞哥吼道:“快说她在哪,否则我就用熨斗烫死你!”

“啊……啊……”虞哥拼命地护着脸惨叫,像个被惩罚的可怜孩子一样:“建设东路23号仓库。”

我站起来,叫道:“宋星辰,我给侯警官打个电话,叫他过来善后,你留下来守着。”

宋星辰说道:“不行,太危险,我必须和你们一起!”

我知道在我的安全方面,宋星辰是寸步不让的,我只好给侯警官打电话,简要说明情况,叫他带人过来。虞哥还沉浸在暗示带来的强大心理恐惧之中,宋星辰拿刀鞘朝他后脑勺一敲,便昏迷了过去。至于另外一个,早就因疼痛而昏迷过去了,光头强这一脚踹得太狠了,我看见他两腿之间渗出一些粘稠的

液体。

我叫那三个女孩在这里等警察来,虽然她们不太情愿,但知道我们是要去救人,还是同意了。宋星辰竟然从怀里摸出一把土枪,是从那帮人贩子手里缴的,交给她们防身,还告诉她们怎么使用。

离开这座建筑的时候,我发现一楼几乎可以用‘尸横遍野’来形容,到处都是被打倒的小弟,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不少人都被砍断了脚或者手,因过度失血而休克昏迷了过去。

我问道:“你要不要考虑把武器换成锏?”

宋星辰答道:“不会使那个,我从小学的就是刀,刀剑无眼。”

“找借口!”

我一声苦笑,随即又给侯警官打了个电话,叫他多派一些救护车,县城里有多少叫多少,多准备一些血袋。

我们火速赶往建设东路23号,光头强这一路上都心急如焚,像丢了魂一样念着楚嫣的名字,来到那间农产品仓库时,我们发现大门没有锁,光头强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我本以为仓库里会传来光头强的哭声,但是什么也没有,周围只有一片死寂,静得让人心焦。

仓库里面究竟有什么?我不太敢看,我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几口,才迈步走进去。屋里飘荡着一股血的味道,地上扔着吃剩的食物残渣、酒瓶和烟头,看来曾有四、五个人在这里呆着。光头强对着一根横梁发呆,上面有一截被割断的绳子,似乎曾经用来捆绑过某人,正下方的水泥

地面上有一滩水渍,其实是汗渍,仿佛楚嫣曾被吊在这里不断被折磨,冷汗渗进了这片地面。

除了汗,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以及一些日光灯管的碎片,看来那家伙说的是真的!

光头强抓狂地按着自己的脑袋,不停地说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冷静点,说不定她还在附近。”我心痛如刀绞,却不得不安慰他。

光头强朝后门跑去,仓库后面是大片的野地,他对着那里大喊:“楚嫣……楚嫣……你在哪?”

我们紧跟着出来,我注意到这里车辆驶过的痕迹,车轮印较深,似乎车上坐了四五个人,光头强准备进那片草地寻找,我说道:“别找了,人被带走了!”

于是我们跟着轮胎印一直往前走,渐渐走到一片郊区的荒地里。希望是渺茫的,我们这一路几乎是跑的,但人肯定跑不过汽车,他们大概已经离开这里远远的了。

我正这样想的时候,前方传来一道亮光,只见一辆SUV在一棵槐树下面停着,车上的人站在路边撒尿、抽烟,总共有四个男的。

我听见其中两人在交谈——

“虞哥怎么半天没消息,该不会是栽了?”

“肯定是这女人的同党!妈个批,换个地方好好收拾她,非撬开她的嘴不可。”

光头强闻言大怒,冲上去暴吼一声:“老子宰了你们!”我根本阻拦不住,只好让宋星辰赶紧去帮他,宋星辰像只猎豹一样蹿进旁边的草丛,那帮人听见动静,从腰间拔出匕首,其中两人手上拿的土枪。他们瞄准光头强,未及开枪,便被两发石子打中手腕

,枪掉在地上。

“谁?”

宋星辰突然从一旁的草丛里蹿出来,手里的唐刀疯狂地劈砍,倾刻间劈翻了三个人,我生怕他把人全杀了,一边跑一边喊:“留活口!”

走近才发现,原来他的刀没出鞘。当我和光头强冲到车前时,四个人贩子全部被放倒在地,"shenyin"不止。光头强此时什么都顾不上了,冲过去拽开车门,从后座上抱下来一个麻袋,麻袋里面明显是一个女孩的瘦弱体型,上面浸透了鲜血

他伸手要掀,我喝道:“别!”

这可能是人贩子折磨楚嫣的一种手段,把她全身皮肤划破,再裹上一层麻袋,用力一撕会把皮给扯下来。

光头强搂着麻袋不停地呼喊:“楚嫣,你还活着吗?还活着吗?”

麻袋微微动了一下,看到这个小姑娘被这帮人渣折磨成这样,我心如刀绞,给侯警官打电话,叫他派一辆救护车过来,然后把位置发给他。救护车赶来之前,光头强搂着楚嫣不停地说话,我去审问了那几个人。他们其中一个是老猿山的干部,剩下三个是小弟,接到上级命令,说最近有人在捣乱,于是利用各处的眼线,顺藤摸瓜地找到楚

嫣,当然,他们不知道楚嫣的真实身份,在拷打折磨中,楚嫣一个字也没有透露。我用入梦散逼问那个叫开哥的,他们上级是谁,开哥说上级的名字他不知道,只知道绰号叫孙猴子。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