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会,一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开来,警车上坐的是白天和侯警官一起的警察,医护人员赶紧把楚嫣弄上单架,在脸上剪开一个口子,给她戴上氧气面罩。

那名警员告诉我,侯警官亲自把那三名被解救的少女带回局里去了,那帮歹徒暂时被送到医院去急救,人这么多,估计今晚有的忙!

我们跟着车一起去了医院,一进医院,感觉跟进了集市一样。走廊里都支起了行军床,每张床上躺着一名被打伤的歹徒。警察在走廊两端守着,医生忙得焦头烂额。

和我们一起的警员问道:“这都是你们三个干的吗?”我含糊地答应一声。

我们在急诊室外面等楚嫣,光头强掏出烟,看看墙上的禁烟标志又收了起来,叹口气站起来来回踱步,宋星辰说道:“你要不去外面吧,在这碍眼!”

“我哪都不去,我要在这里守着!”光头强吼道。

等了有两个多小时,突然一名医生跑出来,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光头强站起来:“她怎么了?”

我一阵揪心,看医生的神态就不是好消息,他叹息道:“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她全身上下至少有三十多处刀伤,血跟麻袋粘在一起,我们半天才拆开……”

“说重点!”光头强暴吼一声,吓得医生一哆嗦。

医生艰难地吞咽着唾沫说道:“她全身器官衰竭,肝、肾、胃都有严重的炎症,还有脑膜炎的迹象,有人往麻袋上面撒尿,毒素渗入了体内,拖的时间太久了……”

光头强猛的一拍医生旁边的墙,吼道:“你的意思是她没救了!”

我拉开光头强:“你冷静点!”

医生说道:“她刚刚在手术中两次心脏停跳,被我们抢救过来,可是意识已经不清了,只能靠仪器暂时维持生命,但意义真的不太大,我劝你们有思想准备。”

我们都沉默了,光头强突然捂着脸蹲在地上嚎起来了:“她才二十岁不到,为什么要受这样的罪!”

医生的脸上闪过一些惊讶的神色,我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我觉得这女孩好像没这么年轻,少说也有二十多了。”

光头强突然间又不哭了,我也愣了一下,我连忙掏出手机,翻出楚嫣的照片:“是她吗?”

“这是谁啊?歌星吗?”医生一脸茫然。

光头强破泣为笑,双手重重地往我肩膀上一拍:“妈的,原来这事给闹劈岔了,真是浪费感情!太好了,小嫣没事。”

我知道这时候松一口气不太合适,毕竟这个女孩也是受了非人的折磨,但我确实松了口气。

医生问道:“弄错了?”

我说道:“放心吧,医药费我们会付的,尽力抢救。”

“已经抢救完了,准备送到重症监护病房,问一下家属的意见。”医生说道。

“送吧,用最好的药,别让她死了。”我点点头。

医生回去了,一会功夫,一辆轮床被推了出来,床上的人全身裹满绷带,脸部露出一块,果然不是楚嫣。那她是谁呢,莫非是楚嫣的那个神秘同伴?或者只是这帮人贩子弄错了。

光头强虚惊一场,特别高兴,拉着我非要出去吃一顿。我们刚出医院,一辆警车停下,刚刚和我们一起来的警员从车上下来,急不可待地问道:“宋顾问,看见侯队长了吗?”

“他不是回局里了吗?”我说道。

“之前是这样说的,可我刚刚回去没看见他人,电话也打不通,我以为他来医院了。”警员道。

“他平时经常去哪?”我眉头微微一皱。

“能找的地方我都找过了!”

“和他在一起的三个女孩呢?”

“也不见了!”

我登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让他赶紧带我们回局里,一路风驰电掣赶回局里,我打算去找虞哥问问情况。

此时已经是深夜,派出所里照明有限,楼道里黑咕隆咚的,当我们来到拘留室,看见虞哥背对着门蹲在地上,警察敲打着铁栏杆道:“过来,有话要问你!”

喊了几遍虞哥都没反应,他的肩膀一直在抖,我深吸一口气,闻到一股苦杏仁味。

“出事了,赶紧打开!”我大喊。

警察找来钥匙,打开门之后我冲了进去,当我把虞哥的肩膀扳过来时,发现他嘴里漫出大量泡沫,散发出浓重的苦杏仁味。他脸色苍白,发黑的血管在皮肤下一根根暴突出来,两眼不断翻着白眼。

很明显是氰化物中毒,氰化物的作用效果很快,这说明他刚刚被人下毒,我喊道:“宋星辰,赶紧追!”

宋星辰一言不发地走了,我摇晃着虞哥的肩膀,大声地问道:“谁干的?”

虞哥说不了话,拼命地拿手指自己的胸口,然后两眼一翻,身体往下一沉,便咽气了。我把他放倒在地上,摸摸他的胸口,发现衣襟里面缝了一个小东西,用手撕开,是一个SIm卡。

我把这张卡装到自己的手机上,打开来,上面有长长一列通讯录,短信邮箱是空的,我找来找去,发现有一条电话录音,点开,里面有两个声音在交谈——

“黄河几道弯,青山几重岭?”

“不问自然知,各人有道理。”

“暗号没错,你就是孙猴子派来的送货人?”

“是的是的,幸会幸会,小弟姓虞,敢问大哥贵姓?”

“听着!送货地址,富民路52号,明晚十点整,来晚了我废了你。”

“好的,到时见!能跟大哥一起合作……”

说到这里,对面突然把电话挂了,虞哥嘀咕一声:“呸,瞧不起谁啊?要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老子才懒得伺候你们。”

虞哥既然把这张SIm卡给我,说明他想报杀身之仇,也许这段录音就是线索,杀死虞哥的,和让侯警官失踪的,极有可能是同一伙人,因此很有必要跑一趟。

这时宋星辰回来,耸了下肩道:“没有找到!”

“富民路52号,他们可能在那,赶紧追。”

我们上了警车,来到那个地址,这是一间破旧的拆迁房,前面停着一辆警车,随行警察激动地说道:“是侯警官的车!”

侯警官被绑在车里,嘴上蒙着胶带,见那名警察朝自己走来,拼命地摇头,瞪着眼睛,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

“队长,可算找到你了!”警察激动地伸手去拉车门。

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袭上我的心头,我大喊:“别开车门!”就在这时,警车连同车里车外的两人被一大团火焰吞噬,爆炸的气浪把我们三人掀飞了出去……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