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耳朵嗡嗡作响,胸口血气翻涌,许久都没缓过劲来,鲜血、碎肉和仍在燃烧的汽车碎片就像下雨一样,噼里啪啦地掉在我们周围。

宋星辰把我拽了起来,递过来一块纸巾,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嘴角有血,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是牙齿嗑到嘴唇咬破了。

侯警官的殉职令我倍感震惊,一个活人,瞬间说没就没了,光头强说道:“哎呀妈呀,连警察都敢杀,这帮人太猖狂了!”

“看来他们不是普通的人贩子。”

杀侯警官的显然就是接收‘货物’的那帮人,我推测他们等到十点没见虞哥把货送来,便杀了虞哥以示惩戒,然后带走三个女孩,顺便将侯警官灭口。

何其猖狂,根本视法纪如无物!

“发生什么事了?”一个中年大叔走过来问道,可能是我太过震惊,竟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出现的,中年大叔手里还提着一个蛋糕盒。

“妈呀,刚刚是不是爆炸了,好响哦!震得我耳朵都聋了。”这时路边几个人也说道,这似乎是一家三口,夫妻俩和一个看不去还不到十岁的儿子,也不知道这大晚上的他们街上溜达什么。

我心情很低落,随口道:“这里很危险,赶紧走!”

中年大叔说道:“不好意思,小哥,帮我拿下蛋糕,我想上个厕所。”

我微微皱眉,伸手去接,突然他双手举起蛋糕盒朝我头上砸来,我一阵错愕,这什么情况?

宋星辰地冲了过来,一脚踹开中年大叔。

结果那中年大叔双脚快速点地,稳住身形,右手的蛋糕盒朝空中一抛,竟然旋转了起来,我注意到蛋糕盒的顶部有一根细细的链子套在他的手腕上。

我心说这是什么奇门兵器,宋星辰大喊:“他们是杀手,千万别被那东西套到脑袋!”

“他们?”这时我听见身后传来破空声,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像铁帽子似的东西在空中旋转,下面是一圈锋利的刀片,顶上有一根细细的链子,在半空中发出“咻——咻——”的响声。而抛出这‘铁帽子’的,正是

刚刚那一家三口中的男子。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这件武器太有名了,我不可能不知道,它就是古时候十步以外取人首级的奇门兵器——血滴子!

“宋哥,我掩护你。”光头强把我推开,那东西就像开了自动定位一样,滴溜溜地朝他的秃脑袋罩下来,旋转的刀刃放射着寒光,光头强不过一秒便抱头惨叫:“哎呀妈呀,太可怕了!”

宋星辰跃到半空中,一刀劈下,刀刃在血滴子削出一串火花,强行把它打退了回去。

他落地,护在我身前,我回头一看,那个中年大叔手里提的也是血滴子,地上散落着蛋糕盒的碎纸片,原来那只是伪装。

他们手中的血滴子略有不同,中年大叔的外侧有刀刃,另一个则没有。

两人卸下了伪装,神情变得凶残、阴鸷、歹毒,毫无疑问,杀侯警官的就是他们,中年大叔面无表情道:“奉王爷的命令,来取你们性命!”

另一个男子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是你们自己闯进王爷的地盘,还四处调查,休怪我们血滴子无情。”

“王爷……”我一惊:“景王爷?”

“有点见识嘛!”中年大叔冷笑:“我要是你,会后悔自己不是女人,假如你是个处女的话,我们会把你送进王爷的丹室,这样还能多活几天。”

“老八,别跟死人废话了,赶紧动手!”

“上,老七。”

话音刚落,两人一起抛出血滴子,那件奇门兵器滴溜溜地飞起来,宋星辰大喊:“光头,保护好小少爷。”

“哎哎!”光头强慌张地答应。

宋星辰忽左忽右地挡开血滴子,在半空中溅出耀眼的火花,我看得出来宋星辰处境十分被动,他不敢离我太远,对手也看出了这一点,故意放风筝,不断地消耗宋星辰。

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玩完,我深吸一口气,朝中年大叔走过去。对方一惊,当他的视线朝我转过来时,我猝不及防地发动了冥王之瞳。“啊!!!”中年大叔一声惨叫,向后一倒,飞在半空中的血滴子被拽了回来。他下意识地拿左手挡了一下,带刃的血滴子落在他胳膊上,就好像榨西瓜汁一样血水乱飞,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赶紧

把它扔在一旁。

“我去你妈的。”光头强趁机冲过去,一跃而走,用膝盖朝中年大叔的脸重重一顶,中年大叔喷着鼻血,身体划着弧线朝后摔去。

“老八,你怎么了……”

老七叫道,宋星辰立即攻过去,血滴子虽然阴险,近战却不那么好使,他顿时被宋星辰逼得不断后退。

我捂着阵阵发胀的脑袋,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好,加上之前用过一次冥王之瞳,反噬令我很难受,光头强问我怎么了,我说道:“没事,有点头晕!”

宋星辰已然占了上风,这时突然有一个矮小的身影从他背后无声无息地接近,竟然是刚才的小孩,不,那应该是个侏儒!

侏儒右手一甩,从袖管里划出一根峨嵋刺,径直朝宋星辰的后心刺去。

“当心后面!”

我大喊一声,宋星辰头也不回,一个苏秦背剑挡开峨嵋刺,然后反身一劈,侏儒像皮球一样滚开了。

老七的血滴子又滴溜溜地飞过来,罩向宋星辰的脑袋。

我看得心焦,可是又帮不了他,对了,杀手不是四个人吗?还有一个呢。

我四处打量,突然发现那个女人站在路边的树影里面,一动不动,好像不打算出手似的,我猜她的地位应该比另外三个人要高。

侏儒的战斗方式很猥琐,蹭一下就跑,他只是在分散宋星辰的注意力,老七的血滴子始终笼罩在宋星辰头顶,险恶之极。

突然侏儒一击刺中了宋星辰的胸口,他激动地大叫:“老七,快收了他!”

老七把血滴子朝空中一抛,我的心紧紧揪了起来,简直不敢看下去了。当血滴子距离宋星辰的脑袋只剩十公分不到的时候,他突然抱住侏儒朝上一送。

血滴子上的刀片扣进脖子便自动收紧,侏儒的身体剧烈抖动,血哗哗地往上流,他隔着血滴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宋星辰撇下侏儒,‘捅’进他身体的刀跟着掉了下来,原来是被他用胳膊紧紧夹住了,我突然明白过来,侏儒喊同伴是在求救。

宋星辰提着唐刀,像一股风似地冲向老七。老七情急之中,下意识地拽回血滴子,侏儒的脑袋便被整个拽掉了,腔子里嘶嘶地喷着血,像一股泉水似的。

他的身体在地上站了几秒,然后才跪倒。

宋星辰身上全是侏儒的血,好像从血湖中爬出来的一样,老七慌张地尖叫起来:“五姐,救我!救我!”当宋星辰距离老七只有一步之遥时,半空中飞来一个血滴子,速度比老七的要快得多。宋星辰立即向侧面跳开,拿唐刀却挡了一下,唐刀激出一阵火花,竟从宋星辰手中被震飞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