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途杀出来的就是那个被叫作五姐的女人,她像放风筝一样游刃有余地操纵着血滴子,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我不敢相信,她竟然把宋星辰的刀震飞了,难不成是内功深厚?

我注意到宋星辰的右手垂了下来,仿佛失去了知觉,又回想起他的唐刀和血滴子相碰的时候,发出一串特别耀眼的火花。我突然明白过来,那是一个特制的血滴子,上面有高压电流!

“哈哈,五姐的手段,相信你一定会……”老七正在大笑,声音戛然而止,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颤巍巍地插了一把唐刀。

原来宋星辰被血滴子震开唐刀之后,迅速就地一滚,用左手抓住刀掷了出去,这一切全部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

五姐赞道:“好身手!可惜你就要死在这里了。”

宋星辰怒骂一声:“卑鄙!”

话音刚落,那个特制的血滴子便飞向他的脑袋,宋星辰连续躲闪,一直跳到老七的尸体边,拔出刀便疾冲向五姐。五姐冷笑一声,左手手腕一翻,我的视线捕捉到一缕银光从半空中飞过。

“小心!!!”

我喊出口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宋星辰侧身一让,五姐使劲一扯血滴子,正好从宋星辰背后飞过来。宋星辰一刀把铁链砍断,半空中的血滴子便失去控制,飞到侧面去了。

趁此机会,宋星辰一刀朝五姐攻过去,五姐拿手腕一档,竟然碰出一串火花,仔细一看,原来她的手上反握着一把匕首。

实际上她双手各有一把匕首,和宋星辰你来我往地交起手来,近身作战她竟然丝毫不逊色于宋星辰,两人斗了二十多个回合,看得我和光头强都傻眼了。

这时远处开来一排轿车,速度很快,耀眼的车头灯对我们宋家人的眼睛是非常麻烦的,宋星辰受其影响,不得不退开。没想到五姐并没有趁机偷袭,她也向后跃开。

她冷笑道:“算你们命大,下次见面我必摘取你们首级!”

然后她跑到马路对面,脚步点着墙壁跳到屋顶上,消失了。

来的是所长和其它警员,所长惊慌地对我说道:“我们刚刚听到爆炸声,发生了什么事?小侯呢?”

我一时语塞,朝那辆还在燃烧的汽车残骸看了一眼,里面还能看见一具焦尸,所长瞪大眼睛,冲过去放声大哭。

白发人送黑发人,世间没有比这更悲戚的事情了,我感到一阵愧疚,虽然侯警官是被景王爷手下杀死的,但如果我没有来这里,没有打电话让他帮忙,他就不会死了。

我走过去说了声对不起,所长哭得不胜悲伤,竟然晕过去了,旁边的警员赶忙搀扶住他。

“哎呀,这人咋回事?”光头强叫了一嗓子,我朝他手指的方向一看,之前被他打晕的那个杀手竟然在口吐白沫,不停抽搐。我过去一看,发现他的脖子上钉着一根极细的银针,上面似乎涂了毒药。

他是被杀掉灭口了,我隐隐感觉到,这帮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相当棘手。

趁警方收拾现场之际,我走近屋内察看了一圈,可惜没什么线索。光头强走了进去,手里握着手机,说道:“医生刚刚打电话过来,说那女孩情况恶化,好像要不行了……宋哥,要过去吗?”

我强打起精神道:“走!”

所长仍沉溺在丧子的剧痛之中,我知道这有点难以启齿,还是硬着头皮向他借了一辆警车。我们来到医院,之前见过一面的医生站在门口等我们,焦急地说道:“那女孩心律和血压突然降下来了。”

我点点头:“边走边说!”

我们朝重症监护室走去,我问道:“还能抢救吗?”

医生叹息道:“她的身体状况实在太差了,再接受手术怕承受不住,我们实在是尽力了,但医学也是有极限的。”

我点头表示理解。

来到重症监护室,当朝里面看去时,我们都愣住了。本以为快不行的女孩竟然坐了起来,一脸茫然地看着周围,光头强笑道:“咦,这不好好的吗?”

我皱眉道:“不,是回光返照!”

医生问道:“还要继续抢救吗?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风险非常大!”

我说道:“拜托你等我们一会儿。”我推门进去,宋星辰刚刚经过一场打斗,身上比较脏,便站在门口守着,让我和光头强进去。那女孩大概二十五岁以上,在之前抢救的时候被剃掉了头发,看着像个男孩似的,见我们进来,愣了一下

:“是你们救了我?”

我点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阳,是……”

女孩笑了:“我知道,楚嫣提到过你!”

“什么?”我大吃一惊。

“她说,你是一个很温柔的大哥哥,曾经帮助过她……她还说,你是很罕见的,不会像色狼一样盯着她看的男生。”

光头强指着自己问道:“提过我吗?我叫光头强。”

“《熊出没》里面的那个?”女孩一愣。

光头强一脸受伤。

看来这女孩就是楚嫣的同伴,我询问道:“没猜错的,你的网名叫‘不怕死的猪’,对吗?”

“不愧是警方的顾问,这都查到了。”女孩笑道,然后一阵咳嗽,她的气色很差。

我知道这有点残忍,但还是向她问起了事情的经过,女孩欣然道:“我知道我要死了,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希望你们能救救楚嫣,还有……”

光头强迫不及待地问道:“楚嫣怎么了?”

女孩又是一阵咳嗽,我用眼神示意光头强不要插嘴,女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慢悠悠地诉说起来,她的名字叫夏思阳,十九岁那年,她和妹妹夏思雨被人拐骗到这里。她们的故事和某一个可怜的被拐卖妇女一样,她们一路上遭遇了各种非人待遇,最后分别被卖到两个地方。夏思阳被卖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光棍当媳妇,起初她也挣扎反抗过,后来她意识到这样根本没用,便故意装出乖巧听话的样子。她有生以来头一次意识到,原来男人这么好骗的,她渐渐赢得这个老光

棍信任,然后在一天晚上把他绑了起来,偷了钱逃出那里。

出来之后,夏思阳一直在寻找妹妹的下落,我们能想象到的所有正常手段,她都用过,可是妹妹就好像泥石入海一样,杳无音讯……

况且她一个女生,在这种地方活动很不方便,好几次她深夜被人跟踪,吓得要死。为了找到妹妹,她加入了一个民间打拐解救妇女儿童小组,小组成员都是曾经失去过亲人的人,这个小组‘不择手段’,能花钱花钱,能讲理讲理,有时候直接开一辆车去乡下把人抢了就跑!正因为百无

禁忌,所以效率比警方还高,平均每个月都能解救五到十名失踪人员,可是她却一直没见到夏思雨。也许是这个小组太活跃了,触及到了一些人的利益,有一天,小组核心成员遭人暗杀,所有的人都无一例外地失去了头颅……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