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道:“别那么消极,又不是什么稀缺药物,我想法子给你弄到。”楚嫣摇头道:“医生说,我其实只能活到今天,能活一个月的话是骗我爸爸的,我带的药是刚刚好的……我能感觉到,我的心跳越来越弱,好像随时要停下来了一样,不过我不怕,反正我早就死过很多

次了。”说到这里,楚嫣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这笑容让我一阵心碎,旁边的光头强正拿手指擦抹着眼角。

“为什么要干这种傻事?”我问道。

“和思阳姐姐一样,想尽可能地救一些人,我觉得那些女孩太可怜了。”

“可是,你也用不着把人家全家杀光啊,带点安眠药不就解决问题了吗?”我叹息道。

楚嫣笑道:“这是我的一个小小的野心……我要在人们心中植入一个噩梦,让他们害怕,让他们下次买妇女的时候会有所顾及!哪怕因此救下一个人也是好的,毕竟法律对他们判的太轻了。”

我一阵沉默,楚嫣道:“宋阳哥哥,你觉得我太残忍,所以,你是来抓我的喽?”

“抓你?算了,我不拦着你去上帝那里报道了。”

楚嫣浅浅一笑:“是吗?可我觉得我会下地狱!唉,无所谓了……”

我纠正道:“你是一位地狱里的天使!”

“谢谢,这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话……对了,宋阳哥哥,把那个小盒子拿出来。”楚嫣有气无力的道。

我从她的腰包里取出那个小盒子,打开来,原来是一个音乐盒,播放着优美的《献给爱丽丝》的旋律。从那声音里就听出,这小盒子有些年头了。

楚嫣说这是夏思阳以前给妹妹买的礼物,里面是夏思雨最喜欢的曲子,楚嫣带在身上当作信物。

此外,盒子里还夹着一张纸,我把盒子放在地上,打开纸,上面写着一行地址,前面两个是前两起案件的现场。

“这是?”我疑惑的问道。

“思阳列出来的,可能买了她妹妹的地方,可惜时间不够了,剩下四个,能不能……”楚嫣欲言又止。

我把这张纸折叠起来道:“交给我吧!”

我这才意识到,说了半天话一直是在地上,我让光头强把她抱到床上道:“对了,这位大叔有话和你说。”

“哦?”楚嫣把视线转向光头强。

光头强顿时脸颊烧红到耳根,拼命摆着手:“没有没有,我其实没出什么力,能找到你多亏了宋哥,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有一次,我看见你在我们家楼下,教训了一堆男生。”楚嫣突然开口。

“有……有这事?”光头强的脸更红了。

“对啊,那几个男生把另外一个男生的书包扔到了树上,你看见了,就过去教训他们……虽然我爸爸说你是个痞子,可我觉得你其实是一个好人。”楚嫣朝着光头强笑了。

光头强搔着脑壳一个劲的流眼泪,完全不知所措,语无伦次地道:“没……没这事,我这人可坏了,心狠手辣!”

楚嫣被他的憨态逗得咯咯直笑。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汽车的声音,听起来来了不少车,一片白花花的光线从窗户投射进来,楚嫣痴痴地望着窗户,说道:“你们被跟踪了!”

“简直是阴魂不散!”我咬牙道。

“交给我好了,这次我一个都不会留。”宋星辰提着刀出去了。

光头强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有件事情,怕你知道了要骂我。”

“什么?”我问道。

光头强从怀里掏出一个枪套,已经烧焦了。他把里面的手枪取出来,手枪仍然完好:“刚刚那条子炸死的时候,我把这个捡来了,怕遇到危险。”

我微微一惊:“偷警察的枪是要坐牢的!”

光头强搔着秃脑袋说道:“我知道!”

我叹息一声:“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多加小心。”

光头强站起来:“小嫣就拜托你照顾了!”

他迎着刺眼的白光走了出去,那背影颇有点风萧萧易水寒的感觉,外面传来一个被扩音器放大的声音:“把那女孩交出来,景王爷还可以饶你们不死。”

“做梦!”宋星辰冷冷地说道。

“哼,早知道会这样,干掉他们!”

突然间枪声大作,震耳欲聋,不时有子弹打中小木屋,楚嫣握着我的手说道:“把我交出去吧!”

“没用的,这帮人不会讲信用……你放心,那个大哥哥很强的!”

枪声渐渐小了下去,中间夹杂着一些鬼哭狼嚎的惨叫声,我的内心紧绷绷的,突然一个催泪瓦斯从窗户掷了进来,旋转着喷出刺鼻的气味。

我迅速抱上楚嫣冲了出去,只见三四个人从另一条路冲了上来,他们都打着手电筒,那光十分刺眼。

“他们在这!”

那些人喊着,朝我们开枪,我压低身体借着树木的掩护逃蹿,子弹好像贴着头皮飞过一样。

光头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对那几人开枪,两个人中弹倒地,光头强大声说道:“操,太阴险了,他们从后面包抄,我掩护你逃出去。”

光头强一边退一边开枪,手枪子弹有限,我注意到他腰带上插了好几把手枪,原来是跟在宋星辰后面,从人贩子那里捡的。

打空一把,他扔了,再抽出一把。

他居高临下,压制得那几个人抬不起头来,可是身后有一个五米左右的落差,就是我们爬上来的地方,带着楚嫣跳下去是不可能的。

我回头望了一眼,路面上横尸遍地,全是被宋星辰砍死的,他放倒了最后一个人,迅速朝这边冲来。

就在这时,从屋后面蹿出来一个人,手里逮着两把手枪,一把顶在光头强的脑袋上,一把指着我们,冷冷地说道:“放下枪!”

那是一个女人,看上去很年轻,颇有几分姿色,身上穿一件紧身皮衣,长发飘飘。

不知为何,我觉得她的脸好像在哪见过。

光头强慢慢举起手,突然大喝一声:“去你妈的!”就准备射她,没想到这女人反应神速,在光头强开枪之前,一枪打中了他的肩膀,光头强惨叫一声,手里的枪飞出去了。

紧接着又是一枪响,我感觉好像有一根烧红的铁钎从小腿穿了过去,火辣辣的痛疼迅速蔓延开,我才意识到自己中枪了。我一下子失去平衡,向后摔倒,那女人趁机从我手中拽过楚嫣,将一把枪顶在她的脑袋上,另一把枪指着我们,她冷冷地说道:“你们挺有能耐的,区区几个人,在我们的地盘周旋了这么久,连我孙猴

子都不得不亲自出面了!”

“孙猴子?”我一阵错愕,老猿山的山主。不对,我突然间辨认出她的脸,她和夏思阳长相十分酷似,她正是失踪多年的夏思雨!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