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嫣逝世之后,我们把她送往当地的一家殡仪馆,并且通知了她的父亲,直到她的遗体火化为止,光头强都没日没夜地守在殡仪馆内。

他就在停尸房外面打个地铺,工作人员跑来好言劝说了几次,说能够理解他的悲恸心情,但他这样做严重妨碍了馆内工作。光头强一瞪眼一咬牙,立马凶相毕露,谁也不敢再多嘴。

我索性由他去好了,因为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那天来围攻我们的歹徒里面还有一两个活口,经审训警方掌握了一些关于这个横跨三省的拐卖集团的线索!比如十二座山头的头目名单,他们用十二生肖作代号,称之为锦毛鼠、大老犍、东北虎、雪

兔子等,十二个头目各自为政,但他们有一个统一的效忠对象,这些喽罗只知道那位至高无上的首领被尊称为“老人家”,毫无疑问,此人便是景王爷。

这场围攻就像一枚重磅炸弹,把关于景王爷集团的许多情报都炸了出来,很快各种线索汇总到我这里。

景王爷手下拥有大小人贩子两千余人,每个头目都控制着三省境内一个县城或者数个村庄,他们拥有比地下党还要严密的组织结构。

经警方统计,全国每年约有五分之一的失踪人口,都与景王爷的集团有关!

另外,据说景王爷有一支贴身暗杀部队,可能就是我们那晚遭遇的手持血滴子的神秘人,一方面保护景王爷,另一方面是他控制手下的强有力工具。除了拐卖人口,景王爷还涉足贩卖人体器官,这两年随着黑市上人体器官价格的上涨,他在这个领域的‘生意’越做越大,听说在河北、山西一些偏远地方,他的手下深夜开着车在马路上巡逻,看见落单

的行人就拽到车上,被割掉器官的尸体就抛在深山里,极其猖狂。15年择州市郊区一条国道上,一辆卡车与一辆客车发生追尾,卡车司机弃车仓皇逃跑,交警打开车厢一看,发现里面挂着两排被割掉全部脏器、全身"chiluo"的冷冻人类尸体,就好像从屠宰场拉出的猪肉

片一样。

择州市警方就此成立了516特大倒卖人体器官案的调查小组,可是就在小组刚刚找到一点线索的时候,小组每名成员都受到了威胁的子弹信,同时两名卧底警员神秘失踪,线索也随之中断……陕、晋、冀三省警方一直监视景王爷集团,并且在与之做长期而艰苦的斗争!只是这个集团势力庞大、根深蒂固、组织严密,且核心成员神龙见首不见尾,各地警方仿佛盲人摸象,一直无法看穿它的

全貌,每次打掉的也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头目,很快便又死灰复燃,各地方分局单打独斗根本对付不了这个庞然大物。翻阅着这些材料,我不禁感慨,景王爷的罪恶程度比起驯狗师、黄泉买骨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他的‘帝国’是建立在一个个破碎家庭上的,他的双手沾满普通人的鲜血,他是一个盘据在中原腹地的最

大毒瘤。

对此视而不见,我做不到!所以我决定做点什么。

楚嫣临死时的话还犹在耳畔,这个生命有如昙花一现的小姑娘教给了我宝贵的一课,再短暂的生命也是可以发光发热的。于是我在宾馆闭门不出,把手头上所有的材料汇总起来,给程厅长写了一封长达两万字的信,希望他能替我转交给国家,想铲除景王爷这枚毒瘤需要一次大行动,但愿我这封信能够成为燎原的星星之

火,不,楚嫣才是!

几天后,楚嫣的父亲赶到县城,我们在县殡仪馆为楚嫣举行了一场简单的送别仪式,她父母当年是私奔的,因此楚嫣几乎没什么亲戚,参加仪式的只有我们几个。

告别仪式上,光头强嚎得震天动地,搞得楚嫣父亲频频侧目,都不好意思哭了。楚嫣躺在一具为她量身打造的水晶棺里,穿着一身洁白的裙子,手里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被送进火葬入口,她就像童话中等着被王子吻醒的睡美人一样,也许是我的错觉,她的嘴角仿佛还带着一缕

若有若无的微笑。

哀乐演奏完毕,可是火葬工迟迟没有按下阀门按钮。

我们都觉得有点奇怪,于是我来到操作间,原来火葬工说什么也不肯把这么漂亮的女孩烧掉,他下不去手,还用身体护住那个红按钮不许任何人碰。

我劝说了半天,说再不火化,她的遗体会腐烂,呈现出巨人观,那才是真正的难看。趁火葬工犹豫的时候,我一巴掌拍在按钮上,外面传来光头强杀猪一样的哭声,搞得我也有点于心不忍!

仪式结束,离开殡仪馆的时候,我一抬头看见‘楚嫣’就站在一棵树后冲我招手,我错愕不已,以为自己产生错觉了。再看的时候,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想来想去,我还是不太放心,便对宋星辰说我去上个厕所。来到那个地方,我注意到地上的青草上有脚印,这里刚刚确实有人呆过,空气里还飘荡着一股淡淡的女性体香。

“小哥!”一个很悦耳柔和的声音从后面叫住我。我一回头,立即惊讶得瞪大眼睛,第一反应是以为楚嫣活过来了!很快理智告诉我,这只是一个很像楚嫣的女人,她的个头明显比楚嫣要高,而且成熟许多,她从头到脚穿着黑色的衣服,却仍然勾勒

出魔鬼般的身材曲线。

在我眼前的简直就是十年后的楚嫣。

我心脏一阵狂跳,脸颊瞬间烧得滚烫。我对楚嫣并没有这种反应,仅仅觉得她漂亮得惊为天人,但她那副没长开的萝莉身材对我而言毫无吸收力。

我承认我这人有点御姐控,当这样一个冷艳御姐型号的楚嫣突然冒出来,我根本就招架不住。

我赶紧咳了一声,移开视线,可还是紧张得不行。对方捂着嘴咯咯一笑,那银铃般笑声令我心醉神驰,她说道:“没想到,你的反应很正常嘛!”

我支支吾吾地说:“请问你是……”

“宋大神探应该能猜到吧!”

我鼓起勇气抬头看她,试探地说:“你是楚嫣的母亲?”她微笑点头:“我这个不称职的妈妈,来送我女儿最后一程。”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