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打开第二段视频,画面出现的时候,她在地图上指给我位置,这次的位置和贾某死亡的地点相隔较远,我不禁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保安不在一起值班?”

科长解释道:“您有所不知,博物馆内有许多珍贵展品,所以安保工作是重中之重,丝毫不能麻痹松懈!每天晚上馆内会配备四名保安值班,按一定路线轮流巡逻,确保万无一失。”

我问道:“巡逻路线会被外人知道吗?”

“不可能,都是我口头交代的,而且经常变动,除非他们自己透露,否则外人不可能知道的。话又说回来,谁没事会打听这个,除非别有用心的人。”科长答道。看来博物馆里的保安,和小区里的保安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保安是破案过程中经常会接触到的一种职业,小区保安工资普遍都不高,加上长期休息不好,脸色一般都不太好。我朝墙上看了一眼,上面

贴着一份全体保安的照片,看得出来,他们一个个都精神饱满、红光满面,显然这里待遇不错,想必进来也不太容易。

我对科长道:“麻烦你去把所有保安的档案拿来。”

科长一惊:“这么说,你怀疑有内鬼?肯定是那天失踪的小王!警察同志,这家伙平时就有小偷小摸的习惯,屡教不改,工作上也好逸务劳,可是他又是新馆长的外甥,小人得志,我拿他也没辙。”

我连忙摇头:“不不,我没有怀疑谁,只是随便看看。”

科长离开后,黄小桃望着他的背影幽幽的道:“这个科长,戏有点多啊!”

我说道:“门关上,咱们一边讨论一边看。”

刚才由于说话,视频被按了暂时,我敲了一下空格键继续播放。一片空白的画面上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瘦高男人,还有一个披着风衣、戴着兜帽的人。

我不禁失望地叹息一声:“这帮坏人都喜欢这样穿吗?就不能稍微有点个人特征?”

黄小桃附和道:“对啊对啊,怎么不剃个光头,在脑门纹个‘坏蛋’,或者剃个招摇的莫西干发型,那我们警方该多省心啊!”

孙冰心笑道:“坏人也有自己的审美,也许人家觉得这样很酷呢!”毫无疑问,这个连性别都看不出来,只露了一个背影的人就是黄小桃所说的,疑似凶手的家伙。画面中他慢慢朝那名保安,也就是第二名死者李某走去,李某显得格外慌乱,不停地后退,双手好像驱

赶蝇虫一样上下挥舞,嘴巴夸张地一开一合,似乎是在尖叫。

从这个角度完全看不清凶手干了什么,或者手里拿了什么。

凶手把李某逼到墙角之后,转身消失在左侧,我按了暂停,问黄小桃没有拍到凶手正脸吗?

黄小桃说:“拍是拍到了,但是画面很模糊,我正在让技术中心的人修复画面,凶手好像是有意识地避开摄相头。”

我点点头:“这不奇怪,也许是白天来踩过点,知道摄相头的具体位置,博物馆这种地方谁都能进来。”

孙冰心问道:“那能不能找找白天的监控,看有没有拍到凶手?”

黄小桃沉吟道:“这种费时费力、又一点没有技术含量的苦力活,我回头叫王援朝拉一帮警校的学员来干,咱们小组的力量,还是用在刀刃上吧!”

孙冰心笑道:“小桃姐姐真坏!”

黄小桃大言不惭地道:“各取所需嘛!我也是给他们提供一些宝贵的实践机会,同时让他们体会到警察工作的枯燥和无聊,现在转行还来得及。”

我知道黄小桃不单是嘴上说说,找警校生来帮忙美其名曰实践,这种无耻的事情她干过不止一两回了。

我继续看视频,李某不停地挥舞双手并后退,逐渐消失在视频右侧。黄小桃切换到另一个视频,一开始我什么都没看到,黄小桃提醒道:“看地上。”

我朝地面上看,只见李某伏在地上匍匐前进,手里握着一块手帕捂在鼻子上,慢慢从左爬到右。

我诧异了一句:“这是在干嘛?躲避看不见的火焰吗?”

黄小桃道:“你还别说,演得还真像。”

我定定看着她:“你真的认为他是在演?”

“不,随口一说,其实在你回来前我们已经讨论过,这有点催眠的味道。”黄小桃回答。

我板着脸摇头:“这才不是催眠,这是幻觉。”

“二者有区别吗?”黄小桃问道。

我举个例子道,比方说催眠师告诉被催眠者,手里的洋葱是苹果,被催眠者真的就当成苹果吃了起来,甚至还尝到了甜味。但倘若是幻觉的话,产生幻觉的人可以对着空气想象出苹果,并且吃起来。人脑对外界的各种感知,都是通过神经脉冲输送进大脑,暗示是将这些讯号扭曲,把黑的变成白的,硬的变成软的,可是无论如何暗示都是离不开实物的。而幻觉则是凭空生出讯号,比如说吸食毒品

之后看到五光十色的色彩,听见光怪陆离的声音!

幻觉是虚无缥缈、没有根基的,人类也没有任何手段能够操控幻觉。然而视频中的贾某和李某,都好像看到了非常具体、非常可信的东西,我实在无法想象这是怎么办到的。

李某匍匐着消失在画面中,我问他去哪了,黄小桃解释道:“他把自己弄死了,后面的画面没有拍到,但是有照片。”黄小桃从手机上翻出一张照片,那是一个金属水箱,李某就像婴儿一样蜷缩在里面,身体泡得发白,眼珠鼓突,嘴角带着一缕诡异的微笑。黄小桃道:“我们找了一圈,才在天台的水箱里面发现了李某

的尸体,种种迹象显示,他是自己搬梯子爬进去的……”

“又是自杀?”我感慨道。“从技术层面上说确实是自杀。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有渡财灵猫案和杀人魔音案作为参考,我们已经达成一个共识,这世上确实有令他人自杀的手段,所以我们将这三人的死视为:谋杀!”黄小桃答道

我点头,假如不当作谋杀的话,目前都没办法立案。

我深吸了口气,道:“咱们接着看第三名死者吧。”

黄小桃打开下一个视频,一上来就看见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跪坐在地上,双手不停地上下活动,作着机械运动,画面中只能看见他的后背,不明内情的人可能以为他正在撸管。

盯着画面看了一分钟,我瞪着眼睛道:“他在干嘛?”

“他在挤自己的肠子。”黄小桃平静地说。这时,画面中的男人向一侧倒下,身体抽搐了一下便不再动弹,身下慢慢淌下一大滩鲜血和秽物……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