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盯着屏幕,内心良久无法平静,孙冰心道:“第三名死者张某死亡时间是最漫长的,他用一把小刀剖开了自己的肚子,然后不停地挤压小肠!把里面的粪便、没消化干净的食物统统挤了出来,后来因为失

血过多昏迷,大概躺了四个小时才死亡……我看了现场,午饭都没胃口吃了。”

以孙冰心这样心理素质的,也能被恶心到,我估计普通人看见会把前天的晚饭都吐出来。

我沉吟道:“三名死者的死法天差地别,可是本质上又是一样的,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呢?”

黄小桃提议:“要不要去现场看看?”

“行!”

我们刚起身,保卫科科长进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大纸箱子,里面全部是保安们的人事档案。我道了声谢,拿起三名死者的看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们刚刚说的小王是哪一个?”

黄小桃告诉我,事情是这样的,小王是当晚一起值班的保安之一,后来失踪了,而且他所巡逻的区域监控器全部被人遮挡住,什么也没拍下来。

更重要的是,小王巡逻的区域恰好就是狐眼所在的展区,因此第一批赶来调查的警员把小王列为重要嫌疑人。

“小桃,你的意见呢?”我问道。

“我觉得他可能是个被人收买的内应,但肯定不是凶手。”黄小桃分析道。

“那监控器是怎么被遮挡的?”我继续询问。

“我给你看一下。”黄小桃在电脑上调出一段视频,突然一样东西从监控死角处飞来,速度极快,整个画面一下黑了,黄小桃说道:“我们在这些监控器上发现了用来粘玻璃的胶泥,怀疑对方是拿弹弓之类的工具把一块胶

泥弹到监控器上。”

我惊讶道:“我记得馆内的摄相头位置都很高,能用弹弓百步穿杨,这人手段一定很高明。不过……”

“什么?”

“他既然能废掉这一片的摄相头,为什么不把其它摄相头也废掉,还是说,他是有意识地让我们看到那些诡异的画面?”我眯着眼道。

王援朝插了一句:“也许是时间来不及,馆内少说也有两百多个监控器。”

我摇了摇头:“当时才晚上九点,到天亮为止,时间是相当充裕的,或许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我朝墙上的平面图扫了一眼,拿起一只铅笔,在上面圈出狐眼所在展区的位置,然后依次标出三名保安遇害的地点和时间,如此一来便一目了然了。

在入口处值班的贾某显然是最早遭遇到凶手的,然后凶手去偷东西,虽说他一路上格外谨慎地避开摄相头,但要偷东西,就不得不暴露在下面,所以才废掉了那一片的摄相头。

我猜这时警报器应该响了,凶手匆匆朝出口方向走,路上遇到第二名死者李某,被摄相头拍到和李某对峙的过程,再之后是张某。

盯着平面图我突然有一个发现,凶手是分别杀死每一名保安的。这不禁让我联想到了李文佳的手段,哪怕是意志力再坚强如铁的人,与李文佳单独相处也会中招!

莫非,凶手拥有某种百分之百单杀的手段?所以他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被看见,大摇大摆地逃离现场,遇上一个保安,就杀死一个保安。

黄小桃点点头:“这和我们之前开会时还原的过程是一致的。”

我挥挥手:“走吧,还是实地察看一下,说不定有什么发现……宋星辰,帮我去车上取下工具。”

我们先来到第二名死者李某遭遇凶手的地点,现场地面被来来往往的人踩踏,已经什么也看不出来了,我抬头仰望,馆内空间宽敞,返魂香也是不能使用的。

我用洞幽之瞳检查四周,本来是没抱太大希望的,没想到在一个展台的基座上发现一个不易察觉的划痕,像是某种利器留下的。

我让宋星辰过来看看,他说道:“这个形状像是刀刃削出来的,很锋利的刀刃。”

我曾经用刀在各种材质上砍削,观察痕迹,这个痕迹明显不是砍出来的,应该是擦碰出来的。可奇怪的是,角度却是水平的,什么样的武器会有水平的刃呢?

我想不出来,便暂时不去考虑,向黄小桃作个手势,说去下个地方看看。

我们来到张某自杀的地方,地上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是仔细嗅闻仍能闻到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气,还有一股内脏特有的臭味。

我问黄小桃:“为什么要把血迹清理干净?”黄小桃无奈地耸耸肩:“不是我们干的,是那个讨厌的新馆长干的,他说这地板是澳州落羽杉的,很贵,被血迹长期浸泡会变形。我虽然反正强调不许动现场,可他还是趁我们不在的时候叫人清理了,

气得我不要不要的。”

我冷笑一声:“欲盖弥彰,这人该不会有嫌疑吧?”

黄小桃乐了:“应该没有,当时我拿这话怼他来着,把他吓得脸都青了,方泄我一丝心头之愤。”

血迹被拖洗过,这很麻烦,但是我的验尸伞有一瓣可以透过磷光来查看血迹的分层,我对孙冰心吩咐道:“孙冰心,我需要一些磷。”

“白磷还是黄磷?”

“都行吧,最好是人体中的白磷,不过那个应该弄不到……对了,小桃,把这里圈起来,别再让清洁工碰了。”我特别提醒。

孙冰心说附近有一家化工用品店,她去买白磷过来。

我们又看了一下第一名死者遭遇到凶手和死亡的地点,当来到后院里的时候,黄小桃‘啊’地叫了一声,原来原本围在旗杆下面的一圈警戒线不见了,血迹也被人清理掉了。

“混蛋馆长,不和我打声招呼,又擅自动现场!”黄小桃恶声恶气地说道。

说着她拨通电话,可是却没人接,黄小桃愤然道:“不接电话?妨碍警方办案,我之后非找他算帐不可!”

我冷笑连连:“这家伙也真够奇葩的,发生在自己单位的命案,一点不积极配合,还给警方添乱。”

“可不是嘛!”黄小桃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说道:“不过这里不用看了,死者死亡过程在视频里已经看得够清楚了,我比较关心之前那块区域。”

“宋阳哥哥,白磷弄来了。”回头一看,孙冰心拿着一瓶药品走来,我说道:“走吧,磷光照血!”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