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孙冰心摸一下死者颈部下面第七根脊椎,她摸索了一阵,神情一变,道:“断掉了!”

“是,不仅断了,还被人仔细地塞了回去。”我问宋星辰:“习武之人是不是可以把人的脊椎拉断,瞬间致命?”

宋星辰淡淡地回答:“不光是习武之人,只要有一定手劲,对人体组织足够了解,连你也可以办到。”

“是吗?”我皱了皱眉头。

黄小桃吃惊地道:“宋阳,你的意思是,死者是被人拽断脊椎致死的,你确定是由手掌拽断的?”

“验尸伞!”我和孙冰心把尸体翻了过来,黄小桃打起紫外线灯,我撑开验尸伞,果然在死者第七根脊椎两侧出现了手指捏过的痕迹。令人错愕的是,凶手竟然是用两根手指夹住,往外猛的一拉拽断的,这种杀人

手法真的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人的脊椎不仅仅是整个身体的梁柱,同时也负责保护中枢神经的外壳,当脊椎被猛力扯断,通过脊椎孔的神经束也会断裂,胸口以下的器官便会停止工作,让人立即窒息死亡。

我刚刚用仵作的手法检查了一下死者的血液,发现血液里含氧量极低,血液燃烧的颜色和动脉血不一样,这证明死者在被穿刺前就已经缺氧,因此拉断脊椎是在穿刺之前。

凶手明明已经杀了死者,却多此一举地又插了他一刀,这是一个很意思的矛盾之处。

我问宋星辰:“用两根手指拉断脊椎,这人是不是武功高强?”

宋星辰点头:“至少练过十年以上的内功。”“哦……我好像明白了,凶手是不想暴露身份,暴露自己武功高强的事实!也许他平时这样杀人杀惯了,随手杀掉保安小王之后,又想掩饰,于是小心翼翼地把脊椎推回原位,然后伪装成被刺死的,刺

伤和脊椎伤相差不到一分钟,很容易被误判。”

黄小桃笑道:“你是想说,但逃不过你的眼睛是吧?”

我也笑了:“我可没这个意思。”

“等下!”孙冰心叫道:“凶手不是有更方便的杀人手段吗?他甚至不需要碰一下尸体,就能让别人自杀。”

这倒是问住我了,对啊,摆着这么好用的杀人手段不用,为什么要用粗笨的物理手段杀人。

不,眼下已经确定,凶手是四个人,也许这并非同一个人所为。

我问道:“对了,之前的三具保安尸体呢?”

黄小桃说:“在停尸房放着呢,你要看看?”

“不管有没有线索,看看总是没坏处。”我答道。

孙冰心忽然道:“宋阳哥哥,我提醒你一件事哦,从下火车到现在,你水米未尽,身体会不会撑不住啊?”

我都忘了这件事,经她一说肚子才咕咕叫起来,我笑笑:“验完再吃饭吧!连累你了宋星辰。”

“不要紧。”宋星辰对此混不在意。

黄小桃说道:“尸体交给你们,刚才的工地怎么也算个命案现场,我带人再过来调查一下,眼下情报更新了,我想可以在博物馆周围找找目击证人,这个王援朝去办。”

“等下!”我叫住他俩:“王叔,拜托你调查一件事,我想知道三名死者生前最害怕的是什么。”

孙冰心纳闷道:“宋阳哥哥,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个。”

“嗯,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想,等验证了再说吧!”我神秘一笑。

王援朝点了下头,和黄小桃一起走了,临走的时候,黄小桃道:“今晚可能会比较忙,你们验完尸记得去吃饭。”

我作了一个‘收到’的手势。

我和孙冰心去把那三具保安尸体弄来,我按常规方式走了一遍流程,尸体本身确实没有太大疑点,不管是谁来看,他们都是自杀。

可是有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三具尸体的心脏都有点膨胀,这证明他们在死亡前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这种兴奋究竟是恐惧还是别的,还得靠化验。

我让孙冰心给他们采了血样,化验一下血液中的激素残留。

孙冰心把检样放在仪器中,等结果出来得两个小时,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孙冰心提议出去吃点东西,我说道:“把王大力叫来,对了,别说我回来了。”

“哈哈好的,给他一个惊喜是吧!”我们挑了一家火锅店,孙冰心叫王大力出来吃饭,王大力一向是很买孙冰心帐的,接到电话后屁颠屁颠地来了。当看见我和宋星辰时,王大力错愕地瞪大眼睛,然后叫了出来:“卧槽,阳子,你什么时

候回来的?”

我笑道:“回来没一会。”

“听你这语气,怎么好像一会还要走似的。”王大力担心地说道。

我摆摆手:“想啥呢,不会的。”

久别重逢,王大力很开心,闲谈中问我现在在破什么案子,我不便透露,王大力委屈地说道:“唉,现在我已经是个外人了,连案情进展都不告诉我了……”

我骂道:“你少矫情了,以前让你知道的时候,你满世界给我乱说,可把我害惨了!”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我那次被李文佳陷害,就是因为王大力泄露了我的身份,这次的案子虽然还没有明确证据指明与李文佳有关,但我总感觉与她有着某种潜在的联系。

千万别出现第二个李文佳!我在心中默默祈祷。

吃喝完毕,王大力问我今晚回去吗,我说看情况。我最近一直到处跑,店都没顾上,心里难免有些愧疚,就许诺道:“大力,等我这阵子忙完,你和洛优优出去旅个游,店我来照顾。”“哎呀算了!”王大力摆手道:“阳子你别老想着对不起我什么的,店里有我照应呢,你注定是一个干大事的人,叫你天天在店里卖卫生巾我才于心不忍。况且话又说回来了,没有国哪有家,只有治安稳

定了,我们这些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对不对?”

孙冰心噗嗤一乐:“这对话,怎么跟常年不回家的老公,还有苦守空闺的正室一样。”

别说,还真有点像,搞我有点有不好意思了。

王大力这厮顺势演上了,悠悠地道:“阳子,你在外面没有认别的好兄弟吧?”

我苦笑道:“没有没有,我的好兄弟一直只有你。”

他不禁捂住胸口:“那我就放心了,你安心走吧,我会好好照顾店的。”

孙冰心哈哈大笑:“你俩干脆明天去民政局领个‘好兄弟证’吧!”

这时黄小桃打来电话,她哀叹一声:“宋阳,看来我真得去买彩票了。”

我一惊:“出什么事了?”“馆长死了,你们赶紧过来吧!我把坐标发给你。”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