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血滴子不断来回骚扰着宋星辰,它们配合得十分默契,与宋星辰的唐刀激碰出乒乒乓乓的火花,对手一直不肯露出庐山真面目,我担心这样下去宋星辰会有危险。

“朝窗外开枪!”我对黄小桃命令。

黄小桃答应一声,朝窗外连开了两枪,我隐约看到窗外树丛里有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飞快地逃离现场。

这时爆炸的尘浪已经渐渐散开,门外那人也不再袭击,我回头问大叔:“这里有其它出口……”我一阵错愕,因为刚刚被我放置在酒精灯上的密封罐不见了,刚才的攻击仅仅是声东击西,有人潜了进来把狐眼拿走了。这间试验室虽然很大,可是一览无余,没有可躲藏的地方,仅有的一扇侧门也

锁着。

我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和一张熟悉的脸看个正着,那人正是在扶风袭击过我们的女人,毫无疑问是景王爷的得力干将。

这女人穿着一件夜行衣,腰间挎着一口锅盖似的血滴子,手上和脚上好像有什么类似吸盘的物体,使她的身体稳稳固定在两堵墙和天花板之间的三角区域。

“小帅哥,又见面了!”

女人一声冷笑,突然扬手撒过来一片白色粉末,宋星辰大喊:“小心!”连忙用袖子挡住我的脸,那东西劈头盖脸地撒下来,落在皮肤上一阵阵灼疼,似乎是某种腐蚀性的药粉,沾到眼睛可能会瞎。

就在这一瞬间,我听见她从上面跳了下来,飞快地冲出窗户,我叫道:“赶紧追!”

“那只眼睛无所谓了,你的安全优先。”宋星辰说道。

“你不知道那只眼睛的恐怖之处,绝对不能让景王爷得到!”我急切地说道。

宋星辰皱眉,犹豫了半秒,对黄小桃说:“请照顾好小少爷。”

然后他冲了出去,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她握着枪,我拉着大叔朝外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当务之急是迅速转移。

周围一片漆黑,但丝毫不影响我的视力,我仔细确认那个人没有躲在角落里。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视线中,这人穿着风衣,戴着兜帽,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我心说太蠢了,竟然想在黑暗中偷袭我们。我用手拦了一下黄小桃,从她手里拿过枪,瞄准那个人。

那个人的右眼突然变色,瞳孔变成了一种妖异的玫瑰红,然后一种奇怪的感觉慑住了我,仿佛时间一下子变得极慢极慢,我举起手枪的动作被无限细分,慢得就像慢镜头一般。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扭曲变形,那个人的身体慢慢膨胀,从兜帽下面钻出一只黑漆漆的狗头,两眼放着精光,那狗头竟然开口说人话了。

“我们的游戏还没结束,宋阳。”

“驯……驯狗师?”

我下意识地准备开枪射他,却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我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黄小桃、研究员大叔都不见了,周围的环境也变了,这是我曾被驯狗师关押的那间密室。

幻觉!一定是幻觉。

这是我最不愿正视的一段恐怖记忆,虽然心理医生将它尘封了,可是现在它却跑了出来。

识破这一点,我想它是伤害不了我的……妖魔化的驯狗师突然从风衣下面抖出一根鞭子,那是一根金属鞭,上面布满倒刺,狠狠一鞭抽打在我的肋骨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让我大叫起来,我清楚地看到从我身上抽走的鞭梢上挂着一块血淋淋

的皮肉,从我身上撕扯下来的。

被撕裂的伤口就像撒了一把辣椒面似的,火辣辣的痛觉蔓延开来,我咬紧牙关,绷紧全身的肌肉,冷汗从每个毛孔里喷涌出来。

驯狗师咧开嘴大笑起来:“宋阳,你以为死亡就可以让你逃避我,休想!”

我怒吼道:“你不过是我的幻觉,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明白了,杀人工具是一只‘升级版’狐眼,不但可以让人的时间感停滞,同时会植入强大的心理暗示。”

“假的?”驯狗师咧嘴狞笑,猛的甩动钢鞭,那只鞭子又一次从我身上撕下一块血肉,我疼得钻心,疼得快要晕过去了,紧紧地咬着牙关忍受着,牙齿都快咬碎了。“这痛楚是假的吗?只要你的感受是真实的,那么就足以让你崩溃。”驯狗师用双手,准确来说是双爪拉开长鞭,用一条扁扁的狗舌头舔舐着上面的血:“在你崩溃之前,这里的时间是无限的,我们有足

够的时间玩下去!”

说罢,他又一鞭子抽过来,我仰起脖子尖叫,他发出癫狂的大笑。

钢鞭左一下右一下抽打着我的身体,撕扯着我的皮肉,我的衣服已经支离破碎,我看见自己的身体就像被凌迟一般血肉模糊,露出一根根肋骨。

我的意志已经快要断裂了,我哭喊着说道:“停手,快停下来!”

“求我啊!”驯狗师大笑,又有一鞭子抽过来,我感觉自己头脑中好像有一根绷紧的弦突然断裂,随后我失去了意识。我不知昏迷了多久,突然一股刺鼻的气味钻进鼻子里,我猛的坐起来,环顾四周看见黄小桃、宋星辰、研究员大叔都在这里。我躺的地方是刚才被袭击的试验室,开着灯,刺得我的眼睛有点难受,我

下意识地拿手遮挡了一下。

研究员大叔手上拿着一个烧杯,里面盛了一些化学药品,刚刚我吸的就是这个,好像有提神的功效,因为我感觉一股薄荷似的清爽气味在往脑袋里钻。

“太好了!”黄小桃喜极而泣,拿袖子抹着眼泪:“你可算清醒过来了,我们担心死了。”

我的身上披着宋星辰的外套,我感觉身上一阵酸痛,把衣服撸起来一看,我惊呆了!我的肋骨竟然青一块紫一块,我刚才似乎出了大量的汗,衣服被弄湿又干了,内衣粘在身上有点难受。

“发生了什么事?”我问道。

“你差点就死了。”宋星辰冷冷的说道。

刚才我莫名其妙地中招了,疯狂地喊叫,黄小桃意识到不对劲,又感觉黑暗中好像有人,从我手中抢过手枪,对着前方疯狂地开了几枪。

那人被枪声惊动跑了,但我却没有从幻觉中解脱出来,我倒在地上不停地挣扎、哭喊,把黄小桃吓坏了,却又束手无策。幸好宋星辰听见枪声及时赶回来,他当机立断把我打晕,否则我已经在幻觉中神智崩溃了……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