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连续两天,我们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调查、追踪。品書網()黄小桃找来一帮警校学员帮忙筛选博物馆案发当日的全部监控录相,我不停地翻看各分局送来的自杀记录,另外我还让老幺帮忙找找关于碧眼血狐的

献资料,虽然之前查过,但我想知道有没有落下什么。

我抽空又去了一趟李佳呆过的精神病院,以及医科大的试验室,由于黄小桃太忙,我是和宋星辰一起去的。

医院那边,确实有一所医院称药房被人盗窃了,丢失的药品也正好是一种进口的免疫抑制类药物,但是小偷手法高明,并未给我们留下太多线索。

我们的调查一时间似乎陷入了僵局,这一切的症结仍然是动机,我不清楚凶手真正的动机!

第三天早,我来到市局发现特案组的临时办公室里放着一份自杀记录,是刚刚送来的,翻看一看,我意外地看到一个熟悉的地名——“康利达生命科技研究所”。

原来这家研究所的一名前职员前天晚跳楼自杀,原因不详。

可能是因为我前两天去过那里,难免有些在意,等黄小桃来了之后,我问她:“对了,那个研究所的主任联系方式,你有吧?”

“有啊,找他有事?”黄小桃问道。

我把这份件递给她看:“你说巧不巧,这个研究所的一名前职员竟然自杀了,我想了解下情况。”

我当即给主任拨打过去,自杀的前职员名叫陈影,主任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虽然对此表示遗憾,却没有太过震惊。原来陈影当年是被开除的,后来日子过得一直很不顺利,老婆孩子也跑了。

“哦,那你知道他的家庭住址吗?我想去看看!”

主任告之我一个地址,我问黄小桃早有事么,黄小桃苦笑一声:“这两天一直在抓瞎,做无用功,陪你出去权当散散心吧。”

我们当时都没想到,这个心竟然散出重要线索来了,破案有时候是这样,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运气也是重要的一环。

所以我经常会想,或许是先祖宋慈在天之灵的保佑,我的运气一直都不算坏。我们在路顺便解决了早饭,然后来到一片城村,这里都是些杂乱的违章建筑,处处都隐藏着火灾隐患,看得人直皱眉头。年积失修的地砖处处是雷,经常一脚踩出污水,这里面住的也都是一些黑

户口,不少抱着孩子坐在门口喂奶的母亲,一看见有外人进来立马躲了起来。

我们费了些功夫才打听到陈影的居所,趁四周没人,我迅速用工具打开门。

到底是落魄单身汉住的地方,屋里一片狼籍,简直像一个垃圾场,散发出阵阵恶臭,熏得我们差点摔一跟头。

陈影失业之后,一直靠修电脑维生,屋里堆着各种主板、芯片、显卡等,以及自己组装的台式电脑,很杂乱地堆在工作台。

黄小桃问道:“这家伙是怎么被研究所开除的?”

“听说,是手脚不干净,偷东西被发现了。”我答道。

我看见架子挂着一件破旧的外套,好像很久没洗过的样子,领口和袖口都磨损了,旁边的桌还扔着一双劳保手套,沾满油污,残破不堪。

我扫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常,正准备说走吧,黄小桃突然从沙发拿起一件内衣,反复地摸,又看了下商标,我问道:“怎么了?”

“你觉得这衣服值多少钱?”她歪头看向我。

我一头雾水,以为她在考我,便拿过来看看,是一个没听说过的杂牌子,写的是外语,一看是水货,我笑道:“撑死了三十块钱!”

“三十?”黄小桃乐了:“这件内衣起码值四千!”

“什么?!”我大吃一惊。

“这牌子较少见,是意大利进口的,我爸有几件。”黄小桃解释道。

“你确定不是山寨货?”我仍旧不信。

“不是!那些小作坊只会山寨阿玛尼这种亮响的牌子,其实真正的奢侈品,普通人知道的还真不多。”黄小桃道。我对服装一向不太了解,于是拿起地摆成一排的二锅头、牛栏山的瓶子闻了闻,里面散发出一股地道的白兰地香味。我又拿起一瓶没喝完的黄酒,闻了一下,这哪是黄酒,分明是正宗的苏格兰威士

忌。

我拿起桌的一包红塔山,打开一看,外面全是红塔山,底下却藏着九五至尊的烟卷。

然后我打开冰箱,里面堆满了白菜、土豆,可是拨开一看,下面藏着高价蔬菜、高价牛肉还有高价奶制品。

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个错愕的视线,死者哪是什么落魄单身汉,分明是一个低调奢华的土豪啊!

“你说他一个前研究员,哪来的这么多钱?”黄小桃问道。

“藏着掖着,肯定是得来不善!”我说道。

我隐约闻到什么味道,于是对着空气使劲抽了几下鼻子,黄小桃拍拍我的后背:“人型神犬,闻到什么了吗?”

“钱的味道!”我答道。

钱被无数人的手摸过,面浸透了人类的油脂和皮屑,会滋生出1400种细菌以及霉菌,你拿出一张钞票对着它嗅一嗅,那种‘钱的味道’其实是面滋生的霉菌的味道。

一两张钞票的气味不甚明显,但数量很多我会闻到,据说反贪局会专门养警犬来闻贪官家的钞票,总能准确找到藏匿赃款的地方。我循着气味,最后找到一个落满灰尘的主机箱,我拿起桌的螺丝刀把它卸开。当我拧开最后一枚螺丝的时候,感觉机箱壳像被什么给拱起来似的,一大堆崭新的钞票像盛-开的花朵一样从缝隙里绽露

出来。

黄小桃张了张嘴,笑道:“我总算能理解,反贪局的那些人为什么这么积极地抓贪官了,这种快感果然无可拟。”

“找到‘宝藏’的快感?”我问道。

“还有撕下一个伪君子伪装的快感!”黄小桃忍俊不禁。

这堆钱,粗略估计大概有一百来万的样子,黄小桃直接给经警部门打电话,叫他们来查收,当然钱可不是白拿的,要把陈影的帐目查得详详细细。我们本以为这可能是个案案,陈影可能是个隐藏的贼或者贪官,可是没想到,这竟然是来自景王爷的钱!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