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断黄小桃道:“其实这东西是什么都无所谓,我们只需要知道它在哪,也能找到这帮人。!”

“要不要再去一趟陈影的住处?”黄小桃提议。

被黄小桃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个疑惑,为什么这帮人没去陈影屋里搜查,他们不要是找东西吗?他们为什么要放过眼前的线索,还是说他们百分之百确定不在那间屋子里。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没有再搜一遍的必要,我说道:“搜查的任务,随便派个警员去吧。我们现在有两个任务,一个是去一趟研究所,打听一下陈影的经历,重点是十五年前他参与过什么项目;另一个

任务是找到陈影的爱人。”

“爱人?”众人一愣。

我拿起装在证物袋的郁金香,说道:“这朵花出现在死者的床头,绝对不是巧合,十有*是个女人送的,而且和陈影有着非寻常的关系。”

黄小桃道:“仅凭这朵花,也不能断定他有个爱人啊?”

我笑了笑:“他家里有多少钱,派人清点了吗?”

“总共才八十多万现金,银行帐户里没多少钱,看来他是怕被人追查到才没有往银行里存。”黄小桃答道。

“那剩下的钱呢,你觉得在哪?”我问道。

“照他这样吃喝,十五年也是花不光的,你的意思是他给别人了?”我点头:“能替他保管这么多钱的人,一定是至亲至爱,爱人的可能性较大。还有一点,陈影这些年一直东躲西藏,可是你们注意到没有,他始终没有离开过南江市,这证明有什么东西把他‘拴’在

这里……对了,我记得主任说他当年穷困潦倒,老婆孩子跑了,查查他的妻子现在在哪?”

我们兵分两路,孙冰心和宋星辰去研究所,我和黄小桃去调查陈影的爱人。临走之前,我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既然大家都在这里,我想说一下……李佳可能死了。”

“什么?”黄小桃惊愕地道:“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讨论过,并且得出结论了。”

我摇摇头:“我们可能是被骗了!”

我大致说了一下自己的推测,那天我突发想,让孙冰心化验了一下药粉面有没有什么其它成分,结果令人震惊,面有一些皮屑和油脂,而且非常新鲜,似乎是一星期内留下的。

也是说,某人在一周内捏碎了这些药物,并别有用心地撒在了李佳的病房内。我不禁对这一切产生怀疑,墙的复仇名单,逃跑图纸,李佳神秘失踪的尸体,仿佛这一切是在故意引导我们往这个方向想!但眼见如实,迄今为止我们没有任何能够证明李佳活着的证据,仅仅

是在推测而已。如果李佳真的潜伏在南江市的某个角落,那她究竟在等什么呢,王援朝、王大力还有不少警员的脑袋里都有她植入的指令,她完全可以不动声色地完成复仇,尤其是我前阵子不在南江市,简直是绝

好的机会,这根本说不通。

然后又发生了陈影被杀的事情,牵扯出两千三百万的谜案,我似乎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是凶手x在声东击西,李佳的生死仅仅是他故布谜局,引诱我们转移注意力。

听完之后,黄小桃拧着眉头:“你的推测确实很完美,可是不怕一万,怕万一……”“没错,我现在要是去取证!”我掏出手机,面是我在李佳病房拍的涂鸦:“李佳在我们学校当过老师,档案室里应该能找到她的笔迹,我是要去对一下,看看墙的字究竟是不是她写的。

“行!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出发吧。”黄小桃点点头。

我们兵分两路,出发之后,黄小桃问我先去哪,我说去陈影的住处,她惊讶地道:“你刚刚不是说,不必去那里吗?”

我解释道:“我不是去他家,我是想调查一下周围。”

“周围有什么好调查的,不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城村?”黄小桃有些不解。

“仍然是那朵郁金香给我的疑问,你想,陈影自杀之后,警方立即把他的尸体送到了殡仪馆,他的死讯是怎么被他的爱人得知的?”我将目光投向黄小桃。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那个人住在陈影家附近。”

我纠正她道:“或者说,每天都会路过。”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陈影的住处,这里根本没有居委会,只能挨个打听。由于这里都是些黑户口,对警方十分忌惮,抱着不合作的态度,当我们走近一户人家,对方立马摆手说‘不知道不知道,你们

还是找别人打听吧’然后把门砰的一关,好几次都是这样,闭门羹的滋味真是不好吃啊。

黄小桃笑道:“这个时候得姐的情商来发挥作用了,走,跟我去准备一下!”

我们去了附近一家超市,黄小桃买了一些便宜实惠的小点心,来到一户人家面前便满脸堆笑,嘴里甜甜地喊着‘叔叔阿姨’,这一次拜访成功率大大提升。

我对此十分佩服,当然这一招我也学不会。

花了近两个小时,我们走访了一遍附近居民,他们反应陈影平时深居简出,跟邻居们交流很少,说是修电脑的,可是这一片都穷谁有电脑让他修。

有一个老太太说有几次深夜见过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来找陈影,我立马兴奋起来,问那女人长什么样?可是老太太老眼昏花,什么也没看清,记得那孩子十几岁,个子挺高的。

下午四点,我和黄小桃悻悻地离开这片城村,黄小桃说道:“至少已经证明了,陈影确实有一个爱人。”

我沉吟道:“说不定,这帮人找的是这个女人。”

这时黄小桃收到一条微信,她打开扫了一眼:“查到陈影的前妻了,你瞧!”

照片是一个瘦瘦的年女人,下面还有一张是个男孩,从相貌特征看确实是这两口子所生,可是没有参考对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

黄小桃问道:“要不明天走访一下?”

“行!”我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我闻到一股花香,一抬头发现路边停了一辆装满鲜花的轻卡,面有大把的郁金香,和我们在殡仪馆看见得很像。

这时红灯变成了绿灯,轻卡开走了,我回头看了一眼,从这条马路正好可以看到陈影的住处。我叫道:“派个警察去查查那辆运花的车,看看是不是每天都路过这里。”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