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要回一趟我的母校,血腥毕业典礼后,显然母校是不太欢迎我的,所以我需要‘内应’。

学校里我还有两个熟人,没毕业的老幺和洛优优。老幺是个万年死宅,指望不,只剩下洛优优了,其实我之前已经发微信打过招呼,她有一个心理学系的老乡,正好可以帮忙。

路我收到孙冰心的电话,她告诉我研究所那边没打听到什么线索,十五年前他们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研发项目,我随口问道:“对方说的是真话吗?”

孙冰心在电话里抗议:“好啊,你还怀疑我的能力?近朱者赤,是不是撒谎我也是能瞧出一二的。”

旁边的宋星辰插了一句:“对方没有撒谎!”

“听见了吧,信了吧!哼!”孙冰心说。

我笑道:“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别反应这么大嘛,还调查到了什么。”孙冰心想了想说道:“我问了一下陈影十五年前有什么反常,主任说他有一阵子跟疯了一样,特别亢奋,每天迟到早退,完全无视纪律,试验还屡次犯错,批评他还厚颜无耻地笑。之后他向主任提

出了辞职,主任没答应,后来他偷东西被开除了。”

“哦!”我一阵恍然,原来如此啊,我想陈影反常的那阵子,是他得到巨款的时候,一个普通研究员突然拥有两千三百万,什么概念,睡觉都能笑醒,不亢奋才怪呢。

孙冰心问道:“你们现在在哪儿,我们过来和你们汇合?”

我说道:“不用,去查个笔迹而已,又不会怎么样,你们先回局里吧,今天忙了一天了,晚组长请大家吃一顿……哎哟!”我话没说完被黄小桃揪了下,她小声骂道:“厚颜无耻!”

“嘻嘻,被家暴了吧,那待会见!”孙冰心把电话挂断了。

我明显感觉到,此刻案情开始明朗的时候,大家心情都挺不错,破案子是这样,虽然过程很苦,可是苦又带着乐。

回到久违的学校,洛优优和她的老乡在正门前等我们,我生怕被保安认出来,把衣领拉高,拉拉链,黄小桃笑道:“你不用这么畏畏缩缩吧,算认出来是你,又不会真把你赶出去。”

我苦笑一声:“我打心眼里愧对这所学校!”洛优优的老乡是个班干部,借着他的职权之便,我们很容易混进教职工办公室。这时正值傍晚,大家都吃饭去了,教学楼里静悄悄的,黄小桃跟洛优优有说有笑地闲聊着,而我则像个贼一样扒拉着柜

子里的件,快速检索着名字。

终于我找到一份署名李佳的论,打开一看却很失望,这是当然的了,现在谁会手写啊,当然是打印稿了。

“学长,你在找什么?”洛优优的老乡问我。

“我想找一份笔迹,李佳的。”我说道。

“你早说嘛,等一下哦!”

我惊讶地看着他,只见他从架子取出一本书,书名叫《催眠临床理论》,作者竟然是李佳,他翻看扉页,面有李佳的亲笔签名。

书封有李佳的个人介绍,当我得知她仅我大四岁,却已经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并且出版过三本书时,我心里一酸,想道:靠,真是个天才!

我向这个同学道过谢,翻出手机的照片,与签名作对,虽然二者是用不同工具写的,可是运笔方式和着力轻重明显是同一个人。

我瞪大眼睛,脑袋里嗡的一下,难道我想错了?

我的思绪一下子乱了,我重新又梳理了一遍,一边思考一边信手翻着这本书,我突然看见这本书的出版信息,笑骂一声:“混蛋,欲盖弥彰!”

一只手突然拍在我肩膀,吓得我身子一耸,我一回头看见黄小桃的脸。

黄小桃问道:“你怎么了,喊你几声都不答应。”

我解释说:“想事情想得太入迷了,对了,我有一些发现。”

我告诉她书的签名和病房的笔迹是同一个人所为,但是这不是李佳的,因为这本书是今年五月再版的,那时李佳已经不在这个学校了,甚至不在人世了,她怎么可能在面签名呢?

答案只有一个,签名的人正是伪造李佳还活着的人,他自认为很聪明,却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你的意思是,凶手x是学校里面的人?”黄小桃惊讶地说道。

“是的,之前排查李佳的人际关系,有没有查学校里面的老师。”我询问道。

“查是查了,但是……”黄小桃话没说完。

“但是什么?”

黄小桃苦笑道:“李佳出事之后,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和她划清界限,声称根本和她不熟!”“唉,真是人情凉薄,李佳当年在师生间可是相当受欢迎的,光追求者有一个加强连。”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个人,当年那个追求李佳的男老师,我记得他好像叫张硕,当下道:“你们查到一

个叫张硕的男老师了吗?”

“这我哪想得起来。”黄小桃摇摇头。

这时洛优优突然道:“张硕吗?我室友选了他的课,听说他前阵子眼睛弄坏了,然后休息了一阵子。”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和黄小桃同时一愣:“你确定!”

洛优优被我们夸张的反应吓了一跳,笑道:“怎么啦?他犯罪了。”

我怕泄露案情,便故作轻松地道:“没有没有,我们只是在调查以前的一桩案子。”

我让洛优优先吃饭去吧,离开办公室后,黄小桃露出了笑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我跟着点头:“这叫作灯下黑。”

张硕是李佳的追求者,在李佳疯了之后还央求我带他去见了李佳一面,难道他会为了一个已经得不到的女人,作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这很难说,爱本身是不理性的。

那么他又是从哪里弄来的狐眼呢,碧眼妖狐不是已经绝种了吗?

我猛然想起,李佳曾经养过一只小狐狸,后来这只狐狸被张硕拿去养了,会不会那只小狐狸是碧眼妖狐!当时它只是一只幼狐,特征尚不明显,现在它已经是只成年狐狸了。假如真是这样,那太可怕了,我竟然亲眼目睹了一个普通人逐渐演变成罪犯!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