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黄小桃去了张硕的宿舍,结果那里住了一个不认识的老师,他说张硕早在今年五月已经搬出去了,并把详细地址告诉了我们。 !

我们随后来到校外一片出租屋,找到了张硕的住处!

这地方属于周围居民私自搭建的违章建筑,一到晚显得格外阴森,黄小桃前敲了几下门,发现没人应答,于是我掏出开锁工具。推开门,一股医用酒精的气味扑鼻而来。屋内陈设简单,窗户都用厚重的窗帘遮挡得严严实实,床边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输液架,面吊着一瓶药水,桌子放着注射器、棉棒、消毒酒精等物,纸篓

里扔着一些沾着血的棉花。我打开冰箱,里面并没有存放食物,温度被调得极低,冰箱门内侧放着一支支玻璃试管,里面盛着某种液体,下面呈红色,面呈黄色。冰箱里面是一些药物,我随手拿起一盒,看了看面的说明,

叫道:“没错,是免疫系统抑制类药物。”

“想不到啊想不到……”黄小桃伸手开灯。

冰箱门贴着一张便签纸,我把面的笔迹和用手机拍摄下来的‘李佳’的签名较了一下,果然是一个人写的,我兴奋地道:“伪装李佳签名的人果然是他!”

“啊!”忽然,黄小桃猝不及防地尖叫了一声。

我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只见墙角一堆衣物下面露出一只诡异的红眼睛,在我注意到它的瞬间,它也朝我看来,我全身的肌肉突然之间僵住了,那种熟悉的异样感再次袭来,仿佛时间变得特别缓慢。

一种强大的恐惧感从我心底涌起,进入我的意识,然后它开始以幻觉的形式呈现。

戴着面具的刀神突然从阴影走了出来,周围的空间也在变化,这里不再是张硕的宿舍,而是爷爷出事的那间仓库,灯光刺目,爷爷躺在不远处,奄奄一息。

原来这也是我心底最恐惧的景象之一……

随后刀神摘下面具,露出一颗狰狞的狗头,他变成了驯狗师,手里的刀也变成了那把金属长鞭,它龇牙咧嘴地道:“宋阳,继续我们的游戏吧!”

“不!滚开!”

我下意识地吼叫出来,突然这些幻象烟消云散,原来那只诡异的红眼不再看我了,它消失在那堆衣服下面。

我与这只眼睛对视可能只有一秒到两秒钟,然而体感时间却好像过了一分钟。毫无疑问,这只眼睛能让人的时间感错乱,同时唤起身体巨大的恐惧感,刚刚黄小桃也经历了短暂的幻觉。

藏在衣服下面的是一只活着的碧眼妖狐!

“别看它的眼睛,把灯关了。”吩咐道。关了灯之后,我朝那堆衣服冲过去,下面的小畜牲吱溜一声逃掉了,原来是一只毛色火红的狐狸,耳朵普通的狐狸略微尖长些。它好像受伤了,一瘸一拐的,我追了一会把它逼到墙角,它本能地用

眼睛瞪我,这次我学乖了,把眼睛闭了起来,蹲下来伸出双手去抓它。

原来碧眼妖狐胆子很小,也许是因为它们天生拥有这种高超的防御手段,反而不会像其它犬科动物一样利用自己的尖牙利爪。

我把它捧了起来,并用一只手遮住它的眼睛,发现它只剩下一只眼睛,另一侧的眼窝是空荡荡的,里面已经化脓感染,流出黄黄的液体,看着特别的惨。

它似乎病了,身体冰冷,身体瘦骨嶙峋,毛发也毫无光泽,还秃了不少块。

“开灯!”我叫道。

黄小桃打开灯,走过来伸手摸了下小狐狸的脑袋,说道:“可怜的小家伙!”

“看来张硕挖走它的眼睛之后,没有及时作消炎处理,让它感染发烧了。”我检查着小狐狸,突然发现它的腿在流血,于是把它放置在桌。

我叫黄小桃撕了一条胶布暂时把它的眼睛贴住,以免我们再招,小狐狸胆子很小,几乎没有反抗,我拨开它的皮毛,发现它身有许多针眼。

它腿部的伤似乎是被针挑出来的,我朝床望了一眼,只见输液器下面的针头的胶带粘着一些毛发,此外床有两道用来固定的皮带,被咬坏了。

原来张硕把这小狐狸绑在床输液,结果它自己咬断了皮带,强行拽掉针头把自己给弄伤了。

我用桌的脱脂棉、酒精、纱布等物,简单地替小狐狸处理了一下伤口,黄小桃疑惑道:“怪,张硕明明挖了它的眼睛,为什么还要让它活着?”

我沉吟不语,我感觉这是一条重要线索。

我注意到垃圾桶里扔了许多针管,小狐狸身有新旧的针眼,刚刚我在冰箱里发现了疑似血清的液体,难道张硕养它是为了抽它的血,这显然有什么重要作用。

黄小桃问我要怎么处置这个地方,我俩讨论了一下,很快达到一致!小狐狸的血对张硕而言可能极为重要,我们索性来个釜底抽薪,把小狐狸带走,然后派两个警员在附近盯梢。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我和黄小桃交换了一下视线,我迅速把灯关了。

我找了一个塑料盒子把冰箱里的血清全部拿去,黄小桃用一件旧衣服裹起小狐狸,也许是因为黄小桃以前养过狗,小狐狸在她怀显得很乖巧。

我俩像作贼一样溜出门外,突然一束光晃在我们脸,同时一个声音喝斥道:“抓小偷!”

我吓得心脏都停了半拍,突然发现这声音很熟悉,原来是老幺,这可太稀了,这个万年死宅竟然会跑到校外,我惊异地问道:“你怎么在这?”

老幺说道:“哟,我怎么不能在这!我出来吃饭,看见小桃姐姐的车停在附近,找到这里了。”

这理由略显牵强,未及我细想,老幺道:“没良心的,回学校也不知道打声招呼,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我问道:“老幺,叫你查的资料查到了吗?”

“那什么狐狸啊……查不到,仍然是次那些,这个物种好像较稀少,能找到的资料有限。”

我也没说什么,本来我对络这一块没抱太大希望。黄小桃小声问我,这狐狸送到哪,小狐狸奄奄一息,找兽医不安全也不放心,我思索了一会,说去那家研究所。

研究所研究过碧眼妖狐,而且有较健全的医疗设备,还有一点,对手之前去过那里,他们想不到我们会把小狐狸藏在那里。

我俩一拍即合,准备出发,老幺也喋喋不休地跟着我们,说自己好歹也算特案组成员,怎么老把他晾在一边,他对我都有意见了。车之后,我突然回味过来,老幺是怎么这么精准地找到我们的,我叫道:“卧槽,你小子该不会是在我手机装追踪器了吧?”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