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星辰声音微弱的提醒:“小心,烟里有毒!”

经他一提醒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皮肤有点发麻,也感到一阵头重脚轻。!两车猛烈相撞后,周围一直弥漫着一股白烟,我们竟然没有料到那会是毒烟。

宋星辰由于剧烈运动,吸入得最多,所以最先察觉到异常。

“哈哈哈!”一阵癫狂的大笑从身后传来,正是那个女杀手,她阴险地说道:“这一次你们休想逃掉。”

黄小桃站起来朝她开枪,可是却好像喝醉了一样东倒西歪,子弹根本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她扶着车身,四肢剧烈地打着摆子,慢慢跪在地。

麻痹的效果越来越强烈,趁着手脚还能动,我迅速从怀掏出一个益达盒子,从里面倒出三粒辟秽丹。我本来想先救身旁的王援朝,他至少算一个重要战斗力。可是我迅速思考了一下,眼下所有人被毒烟麻痹,接下来只能任人鱼肉,这里地理位置偏僻,等待救援是不现实的,我们几乎等同于被判了死

刑。

凭王援朝一个人是对付不了他们的,而且我动作太大会被发现,最后谁也救不了,为了大家能够生还,我在这个节骨眼必须‘自私’一次!

趁人不备,我飞快地把辟秽丹拍进嘴里,然后将益达盒子收回怀,这个动作被宋星辰看在眼里,我俩交换了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

麻痹烟的效力来得极快,不出半分钟,我们的身体完全动弹不得了,连手都抬不起来,站都站不起来,一个个瘫在地。

这里虽然位置偏僻,但也是在马路,刚刚已经有几辆车路过,和我料想的一样,这帮杀手显然不会在此地行凶,女杀手作了一个手势,道:“先把人带走!”

这帮杀手纷纷跳出来,我数了一下,还活着的总共有十一个人。

他们把我们提起来,我感觉身体像面条一样,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件事,老幺不在这里!

难道这小子还在王援朝的车?可能这帮杀手都没想到,这次我们多带了一个人,老幺的怂本性决定了他是不可能跳出来救场的。

但这一点恰恰是对我们最有利的,老幺肯定会报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手机有他安装的木马程序。

我们被推进路旁,被他们架着胳膊,穿过一片枯萎的芦苇地,这时路边有个司机停车,好地朝我们这边张望,孙冰心用尽力气喊道:“他们是坏人,快报警!”

女杀手一脚把孙冰心踢到草丛里,冷冷地骂道:“再喊我割了你的舌头。”

“别动她,放着我来。”我义愤地吼道。

“哦,还想英雄救美?还是先顾你自己吧。”女杀手一阵冷笑。

孙冰心被拽了起来,她的额头碰破了,血沿着鼻梁一直淌下来,她用嘴型在说:“不要管我!”

看着她被人欺负却帮不忙,这种无力感令我内心一阵刺痛,我下意识地攥了一下拳头……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能动了,辟秽丹正在发挥作用,我的身体正逐渐恢复知觉。

为了防止被看出来,我仍然装作浑身无力的样子,被他们架着走。

我们穿过这片浩浩荡荡的芦苇地,来到一条小路,一辆冷藏车好像掐准时间似地开到这里,女杀手用尼龙扎带从后面捆住我们每个人的手,然后拉开车厢,里面没有开冷气。

“慢着!”女杀手作了一个手势,挨个搜出我们的手机,我心头一凉。

“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黄小桃冷冷地说道:“一旦我们了车,这是绑架,而且是绑架执法人员,这是重罪,我劝你们赶紧收手吧!”

女杀手笑着扬起眉毛:“黄小姐,你觉得这些能说服我们吗?”

黄小桃对其它杀手道:“你们只是拿钱办事,她付你们多少钱,我可以出双倍,我父亲是南江市首富黄运鸿!”

女杀手大笑:“首富的女儿,黄大队长,好大排场,但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只是个死人!”

黄小桃说这些‘废话’的时候,不易察觉地朝我挤了下眼睛,我突然意识到她在给我争取时间,她是怎么知道我现在可以动的,或者她不知道,仅仅是相信我。趁两人对话的时候,我迅速把手机从口袋里夹起来,我双手是被反捆在背后的,以这个姿势从右侧被兜里夹出手机,简直像杂耍一样。我心脏跳得很快,生怕手机一个不小心掉在地,那我们全盘

皆输了。

但越是这种绝境,越是要赌,不赌是死,赌还有一线生机。

我背过身,把手机搁在车厢里,用力朝里面一推,手机便滑了进去。

这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我抬头一看,黄小桃歪着脸,狼狈地披着头发,嘴角淌下一缕鲜血。这一巴掌是女杀手打的,她冷冷地说道:“你们任何人再敢啰嗦一句,我割了他的耳朵!”

女杀手回头看了我一眼,耐人寻味地笑了下,道:“真乖。”

我在心暗暗发誓,黄小桃挨的这一耳光,我一定要你加倍奉还!

之后我们被依次扔到车,一路有两个杀手看守我们,只要我们一说话踢我们,渐渐的大家都不敢发出声音。

路途颠簸而漫长,也听不见外面的声音,让人十分心焦,孙冰心害怕地哭了起来,黄小桃小声安慰道:“别怕!吉人天相,我们不会有事的。”

行驶了约一个多小时,车厢门终于打开,突然透进来的光线让我们睁不开眼。

我们被拽出来,这是一间废弃的重工业车间,顶棚千疮百孔地漏下阳光,地长满杂草,我们被扔到一个角落里,我用双手在地摸索着,万幸,我身后有一块生锈的钢板。

女杀手作个手势:“把那个男孩带走,其它人你们随意处置!做干净点!”

我心头一沉,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动手。来的路,两个看守我们男杀手一直在色眯眯地瞧着孙冰心和黄小桃,头领此刻既然下令,他们便更加有恃无恐,大步前。

在这时,汪然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女杀手前踢了她一脚,喝道:“死到临头,你笑什么。”汪然收敛笑容,冷冷地说道:“白痴,你们真正要找的那孩子现在已经逃出南江市了!”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