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杀手冷冷地说道:“哼,你以为我会相信?”汪然胸有成竹地撇撇嘴:“景王爷的‘孩子’是我的保命底牌,你觉得我会随随便便带在身边?不,我当然会把他藏好,这样你们才不敢动我,眼前这个男孩只是我找来的替身,你们仔细看看,他长得像

景王爷吗?”

少年突然吼道:“臭三八!你在这个时候出卖我,我真是瞎了狗眼才相信你,为了挣十万块把命搭进去真他妈不值。手机端 ”

女杀手的眉头拧到一起,她似乎已经有些动摇了,我对这对母子的演技和配合佩服得五体投地,不愧是资深骗子。

我不会白白浪费这个机会,趁杀手们的注意力被转移,我在身后的钢板边缘快速摩擦捆手的尼龙扎绳。

这对母子惟妙惟肖地吵了起来,女杀手恶狠狠地说道:“够了!”

她走到少年身边,突然狠狠踢了他一脚,眼睛却盯着汪然看,汪然却面无表情地说的:“你打死他吧,随便。”

“嘴硬!”女杀手狞笑一声,突然从后面抓住少年的手指,向后反折,把他提了起来。

少年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大喊:“妈,救命!我不演了,不演了。”

“瞧,露馅了吧,他果然是你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即便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十五年生活在一起,也……”

“哈哈!”汪然大笑着打断她,对儿子说道:“小赤佬,你少演戏了!难道你没看出他的诡计吗?他想冒充那个孩子才有机会活下来,但他并不是。”

少年歇斯底里地大喊:“有你这样的妈吗?你简直是禽兽,败类,人渣。”

汪然无动于衷地说道:“他不是我孩子,随便你们怎么折磨,我都无所谓!”

“妈,你太狠心了吧!”

女杀手显然被搞糊涂了,她气得脸颊抽动,突然大步流星地走过去,一把揪扯住汪然的头发,汪然的身体几乎被提了起来,发出一阵痛苦的闷哼。

我瞬间明白她的用意,她是想反过来看看少年的反应。

少年的反应果然没令她失望,他大喊:“不要动我妈,你们这帮畜牲!她再不好也是把我生下来的人。”

“看来你是个孝子,让你替她死,你愿意吗?”女杀手面孔狰狞地问道。

“愿……愿意。”少年结结巴巴地答道。

“好,我成全你!”女杀手撇下汪然,从腰间取下血滴子,朝半空一抛,血滴子滴溜溜地飞向少年的脑袋。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避开,在血滴子要落在他脑袋的瞬间,少年突然悲恸欲绝地大喊:“妈,来世再

见!”

女杀手迅速收手,把血滴子拽了回来,望着汪然道:“一个人死到临头的反应是最真实的,看来他没有撒谎!”

“哼,你真是蠢得不可救药,他不这样一口咬定,刚刚你的血滴子会摘了他的脑袋。”汪然轻蔑地说。

“那真正的克隆人在哪?”女杀手问道。

“我不会告诉你!除非你放我走,放我一个足够了!反正景王爷要的是那孩子,不是我。”汪然回答。

杀手们统统被搞糊涂了,一脸茫然,我注意到黄小桃在强忍着笑,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刻,任何一个反常的表情都会让这对母子的骗局被揭穿。

他们根本没有谈判的底牌,却伪装自己有,虚虚实实,搞得对手一头雾水。

女杀手突然说道:“你们在演戏,为了拖延时间等救援,我看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没人会找到这里。”

在这时,我的双手挣脱了,我心一阵狂喜,但眼下不能轻举妄动,我必须等待时机。

女杀手唤来一名手下,一指汪然:“这女人不老实,给她做个美甲,让她说实话!”

手下面无表情地点头,从腰间抽出一把细长的匕首,走过来拽起汪然的手,汪然慌乱地叫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那人将匕首插进了汪然的指甲,向一撬,一片完整的血淋淋指甲便飞了起来,落在地。汪然的身体缩成了一只大虾,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在手下折磨汪然的时候,女杀手仍在偷偷观察少年的表情。

这种残无人道的折磨,看得连我都觉得心悸不已,汪然全身哆哆嗦嗦地说道:“我发誓我没有骗你。”

“嘴硬,继续!”

这时黄小桃喊了一声:“对老百姓动手算什么,有种冲我们警察来!”

女杀手阴笑连连:“数你最不老实,好,我待会成交你,给你来个全身护理!继续。”手下准备继续折磨汪然,突然一辆面包车开进院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院子里放哨的几名杀手围了过去。车门打开,从面走下来一个穿着风衣的小个子男人,他右眼戴着一个独眼

眼罩,虽然他的相貌有很大变化,但我还是辨认了出来,不会错的,他是一年前那个内向胆小的物理老师,李佳的追求者——张硕!

张硕大步流星地走进来,不客气地说道:“五姐,有行动为什么不通知我,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这两个人要交给我处置。”说着他阴森地朝我和黄小桃望了一眼。

“不好意思,突然行动,没来及通知!”女杀手笑笑:“你来得正好,这个女人藏了一些情报,逼她说出来。”

张硕看了一眼汪然,摇摇头:“我对她没兴趣,我只想给佳报仇!”

“我提醒你,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你现在是一条为我们效命的狗,没有景王爷帮你,你早完蛋了……”张硕突然翻起眼罩,女杀手看见他眼睛的瞬间,突然不动了,手下们立即冲过来,掏出武器。张硕这才把眼罩放下,女杀手好像被解了定身法一样,惨叫一声后退,全身颤抖,咬牙切齿地说道:“混蛋

,你竟敢对我用这一招!”

张硕冷笑:“我是景王爷的座宾,你们最好客气一点,弄明白谁才是狗!”

女杀手气得咬牙切齿,这时张硕走到汪然面前,深吸一口气,把手放在了眼罩,我大喊:“快闭眼!”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张硕翻开眼罩,汪然便定住不动了。好像被催眠的兔子一样,张着嘴,口角流涎,迷迷登登地盯着那只诡异的红瞳,红瞳深处好像包裹着一团流动的鲜血,在不断变幻。

张硕盯了她一分钟,女杀手道:“可以了,不要把人弄疯了!”

张硕这才放下眼罩,汪然突然大口呕吐出来,倒在地好像被注射了过量的致-幻剂一样全身抽搐,口吐白沫,两眼无神。

这一幕我们都看不下去了,少年紧咬着嘴唇,眼睛里涌出泪花来,他挤了几下眼睛,强忍住泪。

女杀手俯下身子问道:“刚刚的幻觉之旅愉快吗?老实交代,景王爷的‘孩子’究竟在哪?”

“他……他……从来不存在!”汪然大瞪着眼睛,像机器人一样说话,这是受了过分恐惧之后的应激反应。

这是真话,但女杀手却不相信,喝道:“我真佩服你,都这样了还在撒谎,继续!”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警笛声……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