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桃问我这是什么,我解释道:“是冰……”

才说了一个字,嫌疑人立马安静了下来,像饿狗盯着肉骨头一样,盯着我手里的袋子。刚刚他昏迷的时候,我拿听骨木听了一下他的胸口。发现他的肺里有杂音,呼吸紊乱,肝脏也不太好,而且面黄肌瘦,我怀疑是长期吸食某种固定毒品所致,叫局长给我搞来一袋前两天缴获的冰-毒

果不其然,他是个瘾君子,这真是太方便了。

我把冰-毒扔在桌,说道:“把你知道的一切统统招出来,我让你嗨个够。”

嫌疑人冒着冷汗,贪婪地舔了一下嘴唇,眼神充满犹豫,他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没有这种权力。”

“我当然有种权力,我们是特案组,不必向当地警方请示。”我倒出一点冰-毒,拿茶杯底子碾成粉末,撕了一张纸兜在面,拿到他面前。虽然以前在影视作品见过不少瘾君子的形象,但真实的瘾君子还是令我大感震惊,那种贪婪而露骨的眼神,眼除了毒

品什么也没有,难怪吸毒的人毫无尊严。

我走到他面前,他拼命伸着脖子,鼻孔翕动,我谆谆善诱道:“谁指使你们来袭击的,说出一个名字,让你吸一口。”

“景……”

“景什么?”

“景……”

他的额头迅速沁出豆大的汗珠,可是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完整的名字。我把那些毒品全部倒在地,拿鞋底搓没了,他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

我冷冷地说道:“我们没时间和你耗,老实交代,趁你还有利用价值!”

“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黄小桃一拍桌子:“持枪袭警,你的罪行少说也得判无期,有什么不能说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景王爷的集团已经快要覆灭了,他威胁不了你!”

“不,你们不知道他的可怕,我死也不能说。”嫌疑人突然鼓起腮帮子,从嘴角漫出一道鲜血。我们都惊呆了,我迅速过去捏开他的嘴,一截红红的舌头掉在地弹跳了一下。他的嘴里全是鲜血,实际咬舌自尽并不会马死,割腕死得还要慢,但那画面实在是令人发怵,连我都有点招架

不住。

我们赶紧叫人进来,把嫌疑人送到医务室抢救,审讯失败让我很气馁,黄小桃疑惑道:“景王爷到底有什么手段,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个都守口如瓶,死都不出卖他?”

我叹了口气:“大概是某种恐怖手段吧,对了,咱们去看看尸体!”

“尸体?”黄小桃有些纳闷。

“刚刚不是被击毙了几名歹徒嘛!”我说道。

活人开不了口,那试试让死人开口。那些歹徒的尸体被装进尸袋,扔在院子里,准备一会送往火葬场,我叫孙冰心带解剖的家伙过来。

这次不同于以往,我们要找的是他们曾经呆过的地方,我让孙冰心直接剖开他们的肚子看胃容物,而我则仔细检查他们身的蛛丝马迹。

他们的衣服沾了一些不明纤维,沾了一些浮尘,我在几个人的裤子发现了粘粘的类似糖浆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最重要的是鞋子,我拿起他们的鞋子,对着沾满泥土的泥底使劲嗅了嗅,各种气味里,有一种特别清晰,我叫道:“是酒糟!我明白了,他们裤子沾的是酿酒原浆,谷物发酵之后会分解出类似麦芽糖

的粘粘的东西。”

黄小桃说道:“扶风人特别爱喝酒,这里的酒厂可不少哦!”

我问孙冰心有什么发现,她小心翼翼剖开死者的胃袋,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弄出来,是一些未消化的食物,有馒头、蔬菜,还有一种肉,我拿在手里撕扯着,又闻了一下道:“是狗肉!”

我们又打开几具尸体的胃袋,发现他们都吃了狗肉,食物大约消化了三个小时左右。

我们把这个情况告诉聂允忠警官,在电脑一查,全市既有酿酒厂又有狗肉馆子的地址只有一个:广泰路,而且那里到这里差不多有三个小时车程。

聂警官和郑队长当即组织一批人,我们火速赶往那里。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来到广泰路一家老旧的酿酒作坊,警员们没有一下子全冲进去。经验老道的聂警官带了两名武警,便装走了进去,其它人在两百米外待命。

“作坊里面没有人,已经被废弃了……”

“我们现在去仓库看看。”

“一号仓库!”

“二号仓库!”

车载对讲机的公共频道,不断传来聂警官的声音,看来扑了个空。对此我没有感到太失望,距离歹徒袭击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这帮人又不是傻子,还呆在这里等着被抓。

突然对讲机里传来一阵厉喝:“站住,不许动!”

然后是一声惨叫,我们错愕交换了一下眼神,那头好像是打起来了,打得很凶,郑队长过来请示我们:“特案组的同志,我们现在冲进去吗?”

黄小桃看看我,我叫道:“冲!”然后补充一句:“尽量抓活的。”郑队长整编队伍,不到半分钟,训练有素的特警便鱼贯而入,我们跟在后面,赶到出事的地点。只见聂警官正在和一个蒙面人交手,两名武警倒在地不住"shenyin",聂警官的身手自然不必多说,可是蒙

面人好像更胜一筹,我虽然不懂什么武术,但看得多的也能瞧出一些端倪,我发现这个蒙面人稳扎稳打的架势怎么有点像王援朝?

蒙面人一个侧身踹把聂警官踢开,他并不恋战,而是转身跳一个箱子,准备从面的通风口逃跑。

这时一个身影突然跳去,一记鞭腿,蒙面人双拳-交叉一挡,拳脚相碰竟发出噼啪一声脆响。箱子本来狭窄,蒙面人向后一趔趄,顺势一个后空翻落回地面。

跳出来截杀的人正是王援朝,王援朝趁胜追击,直接飞起来用膝盖朝蒙面人头砸,这一招太狠了,是军体拳里的杀人技!蒙面人吓得向后一退,等王援朝落地,突然一个扫堂腿攻他的下盘。

王援朝早有防备,腾跃起来一脚踢那人的脸,蒙面人便打着转儿摔飞出去,把墙边堆的一堆酒坛子稀里哗啦地摔个粉碎。在场的特警顿时为王援朝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喝彩声。

黄小桃自言自语道:“招招杀人,老王今天怎么有点冲动!他不会喝酒了吧?”

我摇摇头:“我没见王援朝真正喝醉过,况且他是开车来的,他开车从不喝酒。”我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是王援朝认识此人?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