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把这个猜想告诉黄小桃,见王援朝双手揪起蒙面人的衣领,准备把他甩出去,黄小桃大喊一声:“够了!”

此时王援朝面颊微红,鼻孔翕动,瞳孔收缩,嘴角鼓着一段咬肌,分明是处在极度的愤怒之。他一把掀了蒙面人的头罩,吼道:“果然是你,你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吗?”

那个人王援朝年龄要大一些,身材壮硕,一身古铜色的皮肤,脸的皱纹像刀削斧凿的一般,鬓边有两道银发,给人一种硬朗的感觉。

因为刚刚被王援朝踹了一脚,他的脸颊肿起半边,不停地喘着粗气,瞪着王援朝不说话。

“说话啊!”王援朝又吼了一声。

王援朝这么激动,我还是头一次看到,黄小桃劝道:“老王,你先冷静一下,这人你认识吗?”

王援朝不开口,黄小桃对郑队长道:“麻烦你先把这个嫌疑人押回去。”

“好的!”

特警把嫌疑人带走了,黄小桃把王援朝叫到外面,避开了其它人,只有我们特案组成员在。王援朝这才开口,他说道:“他是我同期的兄弟——李晋丰。”

“什么。”黄小桃震惊道:“他是个警察?”

“曾经是,但自从他吸毒之后,不再是了……”王援朝神情黯淡地说道,他和李晋丰当年同在警校的时候,关系特别铁,一起喝过酒,一起打过架,一起追过校花。两人都特别喜欢拳脚功夫,警校教的那些满足不了他们,于是他们拜了同一个老师

学习格斗技巧。

王援朝会的一招一式,都曾经和李晋丰演练过,所以他一瞅这身法,立马猜到是此人,交手之后更是百分之百确定!

后来李晋丰被校方查出伪造了档案,说出来可能有点戏剧性,他父亲竟然是沿海地区一个黑道大佬的二把手,警校查出来这层家庭背景之后,便开除了他的学籍。这时有一名老警官找到了他,希望他去当卧底,并许诺等卧底回来让他当警察,这还是九几年的事情了,当时王援朝完全不知情,以为好兄弟真的混黑社会去了,两人还为此干了一架!直到十年后

,警方打黑档案解密,王援朝才知道内情,在那场打黑活动,李晋丰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是他最后还是没能回归警队,因为他卧底期间染了毒瘾,那名老警官送他进戒毒所,但他是戒不了,还从戒毒所逃了出来,在夜总会里为了抢别人的毒品打伤好几个人。

因为这事,他被送进监狱,蹲了两年大牢。王援朝曾去看过他,面对昔日兄弟的堕落,他心里很不是滋味,留下了身所有的钱,从此之后再没有联系过他。

王援朝攥紧拳头骂道:“我没想到他会投靠景王爷,我真看错他了!”

我说道:“事情还没有弄明白呢,也不能妄下结论。”

黄小桃道:“老王,审讯的事情我们来吧,你先回酒店休息。”

王援朝果断的摇头:“不,我要和他聊聊。”

黄小桃温和地说道:“你和他这么熟,自然得避嫌,这么原则性的问题你这个老警察还需要我说?孙冰心,你陪王叔一起回酒店歇着吧,等我们回来一起吃晚饭。”

孙冰心本来还不愿意,但这些天大家都严重睡眠不足,她脸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跟熊猫眼似的,所以没再坚持了,坐王援朝的车一起回酒店了。

我和黄小桃走进酒厂勘察了一下,种种线索证明,这里确实是歹徒的临时窝点。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个发现,当我们走进一间仓库时,我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人的味道!

这里关押过大量的活人,但是已经被转移走了,我说道:“看来这是人贩子的一个临时窝点,外面是正常开工的酒作坊,后面是藏人的地方,真是藏得深。”

黄小桃道:“都是一根绳的蚂蚱,歹徒会呆在这里也不怪。”

郑队长进来问我们,现在回局里吗,我摆了摆手:“在这里审讯吧,有什么线索可以立马着手调查,你和聂警官如果有别的任务,可以先回去。”

郑队长笑道:“我们不要紧的。”

我们找了一个安静的房间,把李晋丰带了进来,拷在一把椅子,他开口第一句话是:“小兄弟,有酒吗?”

我不禁乐了,难怪这人和王援朝是昔日的兄弟,眼前坐的仿佛是另一个版本的王援朝,可是他怎么会堕落到成为人贩子的帮凶,未免跨度太大了吧。

“酒,拿你的证词来换吧!”黄小桃严厉的道。

李晋丰轻蔑一笑。

黄小桃一拍桌子:“你最好注意你的态度,你也受过警察的训练,你知道我们的原则。”

李晋丰不买帐,一言不发。

我开始提问,但无论我问什么,无论黄小桃怎么喝斥,他是一言不发,让我们十分头大。黄小桃急了,小声对我说道:“用点手段吧!”

我身没带入梦散一类的药物,无奈的叹口气:“把人先带回去吧!”

我们打道回府,到达市局的时候已经是晚六点,晚一起吃火锅的时候,王援朝问道:“他撂了吗?”

黄小桃叹息一声:“你这个同学嘴太硬,什么也不肯说。”

孙冰心怪的道:“你们不觉得怪吗?大家冲进去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场,这帮人贩子为什么撤离的时候丢下他,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我沉吟道:“这一点我也考虑过,我觉得他是不是嫌犯,最好不要先入为主。”

黄小桃道:“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不是嫌犯,难不成是警方的人?”

这句无心的话倒提醒了我,搞不好真有可能,我立即给聂警官打电话,叫他查一下此人的档案。然后对埋头大吃羊肉的老幺道:“老幺,你也帮忙查一下这个人!”

“卧槽,重复劳动啊,你都叫公安部的大叔去查了,还叫我查干嘛。”老幺说着又从锅里夹了一块肉。

“因为我更相信你查到的。”

我这一句话,叫老幺眉开眼笑,还把晚餐的帐给结了。黄小桃夸我说这是我人生最有情商的一次表现,可惜对象居然是老幺,这实在让我有点无语。

隔日一早,聂警官告诉我们,公安系统调出的档案显示,李晋丰早在99年被开除警籍,后来蹲了两年大牢。令人震惊的是,他出狱之后竟然又当黑社会,还被刑拘过几次,可谓劣迹斑斑。

老幺这边没查到什么新内容,但是他从其它角度找到了一条情报!

李晋丰在02年和杨雪儿结婚,育有一女,杨雪儿在一家夜店工作,12年杨雪儿死于一场枪战,广东警方竟秘密地为她举办了一场葬礼,为一个夜店女老板。我突然间有了一个猜想,李晋丰会不会仍然是一位人民警察,他一直都在当卧底?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章节目录

阴间神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道门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道门老九并收藏阴间神探最新章节